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2 頁


山背後,狐精偷眼看:只見那主僕三人走荒郊,後面僕人分老少,馬上的郎君比女子姣。美丰姿,貌端莊。地閣圓,天庭飽。鼻方正,梁骨高。清而秀,一對眉毛。相襯那如漆的眸子,更帶著兩耳垂稍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2 / 42)

山背後,狐精偷眼看:只見那主僕三人走荒郊,後面僕人分老少,馬上的郎君比女子姣。美丰姿,貌端莊。地閣圓,天庭飽。鼻方正,梁骨高。時尚書屋

清而秀,一對眉毛。相襯那如漆的眸子,更帶著兩耳垂稍。先天足,根基妙;看後天,栽培好。似傅粉,顏色姣。時尚書屋
那一團足壯的精神,在皮肉裹包。青簇簇方巾小,青帶兒在腦後飄,緊緊的把頭皮兒罩。頂門上嵌一塊無瑕美玉,吐放光毫。玉色藍素羅袍,青圓領在上面罩,系一條灰色縧。時尚書屋
打扮得,淡而不艷,素裡藏嬌。方頭靴時樣好,端正正把金鐙挑。細篆底,用氈包,粉溶溶無點塵泥,不厚也不薄。提絲繮舉鞭稍,指甲長天然俏,銀合馬把素尾搖,穩坐在馬鞍橋。時尚書屋
一步步不緊不慢,走的逍遙。二僕人,跟着跑,一個老,一個少。老年人彎着腰,挎了個紙錢包,為利便,把衣襟兒弔,雖然是步下跑,汗淋漓偏帶笑,抖精神不服老,走的他吁吁帶喘汗透了上黃袍;小兒童多輕妙,抖機靈顛又跑,稱頑皮躥又跳,肩頭上把祭禮挑,他還學那慣挑擔子的人兒,叉着那腰。主僕三人來祭掃,想不到九尾玄狐默地裡偷瞧。時尚書屋
且說周公子主僕三人,不多一時早到了那陰宅門首。這些守墓的園丁,已在那裡迎接伺候,將公子攙下坐驥,將馬系在樹上,便讓主僕三人到房內。吃茶淨面已畢,然後轉到陰宅,陳設祭品,供在石桌之上。老蒼頭劃了紙錢,堆上金銀錁子。時尚書屋
公子跪倒拜墓,用火將紙焚化,不禁兩淚交流。思念先人癖好山水,一旦天祿不永故于此處,甚覺可慘可悲,不由愈哭愈慟。蒼頭與園丁勸解須時,方止住悲聲。站起身來,還是抽抽咽咽,向墳頭髮怔。時尚書屋
眾人見公子如此,急忙勸往陽宅而去。時尚書屋
誰知這裡玉面狐將公子看了個意滿心足,乃自忖道:「瞧這公子,不惟相貌超群,而且更兼純孝。大約是珠璣滿腹,五內玲瓏,日後必然名登金榜,為國棟樑。況且年少英華,定是精神百倍。目如秋水,臉似銀盆,足見元陽充足。」
這妖狐正看到性至精微之際,主僕與園丁已從面前過去,猶自二目痴獃。直看著公子步入陽宅方轉睛,自己嘆道:「我自居此洞,也時常出來消遣散悶,雖然也見些人物,不是精神暗昧,便是氣濁志昏,哪有這出類拔萃之品,溫雅齊全之士?倘若與這樣人結成恩愛,必定是惜玉憐香。」妖狐想至此處,不禁躍然而動,心旌搖搖,淫情汲汲,遂將數千年修煉之功,一旦付之東洋大海,安心要引誘周信。時尚書屋

你看他做出千般裊娜,萬種風流,竟往園中等候。大約這周公子與妖狐合該前生有一段姻緣,事不可解,偏偏周信用飯之後,見天時尚早,又兼愛慕青石山的景緻,他便獨自一人,步入陰宅後面園內閒玩。但見起造的月牙河石橋似玉,修理的玲瓏塔遠映明堂;一帶長溪四圍環繞;兩旁大樹柳綠松青。樹前列石人石馬,墳後靠峻嶺青山。時尚書屋
東有來龍應風水,南風吹送野花香,石牌樓鎮西來白虎,內有碑銘,字文俱佳;北有瀑布清泉,水響音清,芳草遍綠。遙看峰巒聳翠,雲影徘徊,遠黛含煙,樹木密密,真是天然入畫,景緻非常。公子游夠多時,順步行來,忽見太湖石旁恍惚有人弄影。緊走幾步仔細一看,乃是個絶色女子。時尚書屋
公子一見,不覺吃了一驚,以為深山窮谷乃有如此佳人,真乃是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容。何以見之,有贊為證:
周公子寧神仔細觀,真個是麗麗娉婷女嬌娥。好風流,真俊俏:鬢兒蓬烏雲兒繞,元寶式把兩頭翹;雙鳳釵金絲繞,排珠翠帶昭君套,對金龍在左右靠,正中間嵌一塊明珠放光毫。碧玉環墜耳稍,遠黛含新月曉,又宜嗔又宜笑,黑白分明星照。水靈靈好一雙杏眼,細彎彎似柳葉的眉毛。時尚書屋
截筒般雙孔小,如懸膽正且高,相襯那有稜角涂朱似的小櫻桃。榴紅衫花樣巧,三山式把羅裙兒罩。雲肩佩穗子飄。春日暖翠袖薄,纖纖玉指把春扇輕搖。時尚書屋
體輕盈千般妙,迎風舞楊柳腰。步相沉金蓮小,就是那巧筆丹青難畫也難描。變化得神形巧,仙家術天然的妙。一任你慧目靈心,也難辨他是個狐妖。時尚書屋
卻說周公子看罷妖狐,不覺心猿動轉,便生憐愛之情。這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時尚書屋
不知周信與玉面狐如何接談,且聽下回分解。 
第2回
 玉面狐幻化胡小姐 痴公子書室候佳期
詞曰[
天上鳥飛兔走,人間古往今來,沉吟屈指數英才,許多是非成敗,禍福由人取,信邪反正堪哀。少年遇色須戒哉,有過切勿憚改。時尚書屋
話說周公子正自散悶,以解余悲,不期偶然遇一個美人立在太湖石側,手執紈扇,意靜神遐,若有所思的樣兒。看來真是翩若驚鴻,宛若游龍。又搭着這有情有趣的時光,無垢無塵的境界,越顯得佳人體態風流。時尚書屋
當此之際,就是銅鑄的金剛、鐵打的羅漢,也便情不自禁,而況周公子正在英年,才情無限,知識已開,未免有嘲風弄月之襟懷,惹草拈花的心性。他便笑吟吟理正衣冠,緊行幾步,來至玉狐切近,深深打了一躬,說道:「荒園小榭,唐突西施,幸蒙青睞,草木增光。甚愧點,不堪玷辱佳人賞鑒。」玉狐聞言,故作吃驚之態,羞怯之形,用春扇遮面,將身倒退兩步,方啟朱唇,低聲答道:「奴家偶爾綉慵,偷閒出戶,貪看姣花嫩柳,不覺信步行來。時尚書屋
得入芳園,眺覽美景,幸遇主人,有失迴避。今蒙不施叱逐,為幸多矣。」說罷,站在一旁,用杏眼偷看周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