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23 頁


蒼頭聽罷,急的跺腳,說道:「神仙爺,別錯了主意。這並不是我們少奶奶,這就是纏迷人的妖怪。快些動手罷!」王半仙道:「你敢做主麼?」蒼頭道:「有了錯處,老奴擔當。」王半仙道:「你既然敢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23 / 42)

蒼頭聽罷,急的跺腳,說道:「神仙爺,別錯了主意。這並不是我們少奶奶,這就是纏迷人的妖怪。快些動手罷!」王半仙道:「你敢做主麼?」蒼頭道:「有了錯處,老奴擔當。」王半仙道:「你既然敢承當,瞅我的罷!」於是,將他那沒鋒刃的寶劍用手插在背後,又把他戴的那油紙如土似的道冠往上挺了兩挺,腦門子上拍了三巴掌,又向東噴了一口氣,便直着身子站在書齋門外,口中咕咕噥噥的唸誦道:「天黃黃,地黃黃,靈符一道吐霞光。時尚書屋

二十八宿齊下降,六丁六甲眾天罡,快把妖精來擒去,從今後,再不許他們進書房。我奉太上老君命,急如律令敕。」念罷,又要拿符往門框上去貼。時尚書屋
玉面狐便暗用他那細細的一根荊條,輕輕向王半仙手內將那符一挑,往地下一撂。這新刷麵糊的黃紙如何不沾了好些沙土?王半仙一見,知是不妥,遂故意嚷道:「你看如何?我這符咒極是靈的,凡是妖精一聽見我唸咒貼符,早躲的無形無影。就是怕逢陰人孕婦,一沖了這符便貼不住。我說的話,你一點又不聽,只顧拿我取笑兒,把你們帶肚兒的少奶奶告訴我是妖精。時尚書屋
你瞅瞅,這符貼不上咧。你快叫他們小男婦女的躲開罷。」蒼頭此刻又是怕,又是急,忙道:「我的神仙爺,你老莫錯認是取笑兒。他是千真萬真的妖怪,我們公子尚未娶親,那裡能有少奶奶?你老只管向着妖精耍戲,可就誤了我們小主人的命了。時尚書屋
雖說有你老在此,妖精不敢狠閙,也不如快用現成的寶劍將他殺了,除了根。」王半仙道:「你也真說的容易。你看看,他長的這等細皮白肉兒,畫兒畫的這等好看。連我修煉了多少年的道行,心裡還覺動火哪,怎好一寶劍將他斬了呢?少不得你們公子叫他閙的成了虛癆。時尚書屋
再者,我要將他殺錯了,公子不依,誰給償命?」蒼頭道:「你老殺了,老奴情願償命。」王半仙將嘴一撇,說道:「這麼著,我給你個便宜,你殺了他,我償命,好不好呢?」蒼頭着急說道:「你老既稱神仙,是有法力的。老奴若能殺他,豈肯用千金謝禮奉請有道術的高人呢?你老速用寶劍斬他罷。事後謝儀,毫釐不敢缺少。時尚書屋
有了錯誤,不幹你老之事。」

這王半仙有心再推辭,因聽著千金禮物,又覺動心。旁邊蒼頭又直逼迫,只得無計奈何,輓了輓破道袍袖,抽出那沒刃帶銹的劍來,假裝怒氣沖沖,吹着鬍子,鼓着兩腮,青筋疊露,咬牙切齒的瞪着兩隻紅眼,嚷道:「你們閒人快要躲開,我可要擒妖精咧!這是真殺真砍,別當我是老謡。這劍上可沒有眼睛,碰着可不是玩的。」這王半仙一面瞎詐着刺,一面便舞那卷刃不磨的寶劍,去玉狐要動粗魯。時尚書屋
且說玉狐先前見王半仙這等搗鬼,又是暗笑,又覺暗恨。今又見他要來動手,不免微微的一笑,故意的輕移蓮步,往後倒退,慢轉柳腰,假做驚慌,說道:「你是那裡來的野牛鼻子?難道你不知王法?青天白日入人宅院,拿刀弄杖,威嚇婦人。大約你要想行兇謀害,訛詐錢財呀!我實對你說罷,你這是困了。你在我跟前,閙這個緣故,豈不是班門弄斧,不知自量?」說著,暗運了丹田一股妖氣,照王老道面上一直噴去。時尚書屋
王老道覺着難以禁受,「哎喲」了一聲,便跌了個倒仰。於是,撂下那寶劍,急忙爬起身來,欲要跑時,卻被妖氣迷漫,不得能夠,遂睜着兩個爛紅眼,把腦袋往牆上撞,不防備去天靈蓋上又碰了個大紫包。自己摸了摸,也不敢嚷疼。無計奈何,只得上前抓着蒼頭說道:「這個黃毛兒丫頭真正厲害,你快領着我出去換那鋒快的刀去。時尚書屋
回來我一定將他剁的煮餑餑餡是的,方出我氣。你快找着門,同我走呀。」
說罷,拉著蒼頭,剛要邁步,此時玉狐那裡肯放,只聽呼哨了一聲,眾妖烘然而至,玉狐便吩咐道:「這樣無知野道實在可惱。眾姊妹同來收拾這雜毛兒,別要輕饒恕他,免的他常管閒事,誆騙愚民。」眾妖答應一聲,齊現了一樣的面目形容,打扮的俱是百蝶穿花粉紅袍兒,長短、肥瘦一般無二。王半仙一見,唬的就似土塊擦屁股,迷了門了,真是:上天找不着路,入地摸不着門,迷離迷糊,站在那裡與燈謎一般,貼牆而立,等着挨打。時尚書屋
眾妖全是滿臉怒色,各持一根荊條。玉面狐上前,用手一指,說道:「你別裝憨咧,你也閙夠了,也該我們收拾收拾你咧。」
說罷走過去,便先扯住道袍大領兒。王老道以抵對不敢支持,指望趁勢一躺,將妖精撞個跟頭,誰知妖精身體靈便,往後一閃,倒把自己摔了個仰八腳子。眾妖見他跌倒在地,便去揪鬍子的,撕嘴的,捏鼻子的,扯視的,先揉搓了一頓。然後拿起荊棍,一齊向他下半截「刷」、「刷」猶如雨點似的一般亂抽混打。時尚書屋
王老道伏在地,四肢朝天,滿口裡破米糟糠只是亂罵。他見打的不甚很重,愈發不以為事,便放出來那光棍無賴調兒,說道:「我把你們這些粉面油頭,偷漢子的狐媚子,你們今兒既動了我王老頭兒,咱爺們準準的是場官司。先前我看著你們是些女孩兒,嫩皮嫩肉兒,細腰小腳兒,常言說'男不與女鬥',所以我不肯奈何你們。那知你們竟是些臭婆娘淫娃子,大亢的真鷄屎呢。時尚書屋
這可真是陰盛陽衰咧。你們生敢成群搭夥玩弄我王半仙。簡直的說罷,既要打,可別心虛,絶沒有哼哈字。我王老頭兒再也不能不是個東西。時尚書屋
若不信只管問去。幼年間沒有底真,亂兒闖過多哩。愛招事,無人敢比。跌倒了,仍爬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