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24 頁


誰要同我爭鬥,我便敢與他拚命用刀劈。紅通條都不懼,黑鞭子當兒戲,劈柴棍是常挨的,一咬牙便挺過去。不動窩從早晨能罵到日平西。有朋友,就完事,從不會鬥經紀。說不了,打官司,衙門口去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24 / 42)

誰要同我爭鬥,我便敢與他拚命用刀劈。紅通條都不懼,黑鞭子當兒戲,劈柴棍是常挨的,一咬牙便挺過去。不動窩從早晨能罵到日平西。有朋友,就完事,從不會鬥經紀。時尚書屋

說不了,打官司,衙門口去相抵。真無理,攪出理。四角台上,從來沒有受過委屈。到今日,學老實不潑皮,或占卦,或行醫,除妖怪,救人迷,迎喜觀把身棲。時尚書屋
為傳名,不需利,我王半仙一生忠厚,倒被你們欺。這撣癢癢的荊條算甚事,指望着有人來勸就算完哩?既打我,咱們已是一場子亂兒事。說不得你們這些臭骨頭,直不直?」
且說王老道罵的都是些市俗之話,說的都是些無賴子匪言。眾妖一概不懂,只知他是罵人,便又把荊條加上力,掄圓了,沒死活只是胡亂抽打。王老道只道先前荊條兒無甚力量,不大理論,所以還能夠亂罵。次後覺着有些重勢,那兩條老腿,便不似起先那樣四平八穩在地下放著不動咧,荊棍抽在身上一次,不是蜷回,就是伸去,不是旁閃,就是暗躲,堪堪的擎受不起,意思欲要告饒,又覺難以出口。時尚書屋
因抬頭瞅了瞅,老蒼頭一旁站着,離的甚遠。只得老着臉說道:「你們這些姑娘,難道真把王老頭兒打禿了嗎?」玉狐聽得此話,知他已是禁架不住,遂冷笑說道:「你這打不死的雜毛老道,你不孤立了,你來這裡治病,哄人錢財,尚還可恕。你又賣弄會捉妖。你看看這裡誰是妖精?如今你既然怕打,暫且饒過你去。時尚書屋
倘若仍然不改,再犯到我的手裡,我也不費這個事打你,我叫我那些眾妹子揪你這老雜毛的鬍子。」
玉狐一句一句的數落了他半天,王老道一聲也不敢言語。只聽玉狐又吩咐道:「眾姊妹,咱們也將野道打乏了,咱們暫且回去歇息歇息,明日再來理論。」言罷,各將手帕一抖,展眼間俱都不見。時尚書屋
不知王老道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10三回 群狐大閙撕神像 老祖令召呂真人

詞曰:

幾個雌狐便逞雄,無端作亂弄神通。
可憐眾道難降伏,枉費蒼頭為主忠。時尚書屋
話說眾道齊至周宅,令人在法台設了五個香案,桌兒正當中掛上老君、元始、通天三清神像。案上鋪的俱是紅氈,圓桌俱是黃緞。擺上爐瓶三式,備下香燭,列上諸天總聖牌位。法台四面懸起三教降世原流畫軸,與那六丁、六甲、二十八宿、十二元辰、五雷、四帥、白虎、青龍、天蓬、黑煞、喪門、弔客許多的凶星惡像。時尚書屋
又拉上綵綢,掛一百單八對旗旛。所用祭品俱擺在一張潔淨桌上。台正中設下一張正印掌教的八寶如意床。床前桌上,放定牒文、敕旨、令牌、寶劍、九環銅鈴、三廂手磬、硃筆、黃箋、施食、法水。時尚書屋
兩旁排開兩行桌椅,桌上設放鐃、鈸、鐘、鼓、笙、管、笛、簫。台上左右角兒,也擺兩個桌兒,一邊放著個黃布包裹,乃是《道德天罡》經卷,一邊放著許多應用物件。這放黃包袱的桌旁坐位,是王道查閲眾道念的是不是對的坐兒。從來僧道門中,大凡應事的攬頭,就是這個坐位,只在上坐著看經,最是個清閒事兒。時尚書屋
且說伙居道士擺畢,這些眾道俱大擺的先進了大廳,並不拘泥,一齊就位而坐。老蒼頭下拜見禮,泡茶飲畢,王半仙便說道:「咱們先響響法器,通知通知妖怪。咱大家回來吃了齋,再去念先師的真經。」
說罷,王道先穿了法衣,領着眾道冉冉的上了法台,一齊按位坐定,各就所長,將樂器拿起,便吹的吹打的打,猶如唸經一樣排場。將音樂吹打了幾下,王老道便持起銅鈴,嘩啷聲一響,眾道一同止住樂器。於是王道寬了法衣,率領眾道下了法台,連忙來至大廳,仍然歸坐。時尚書屋
老蒼頭急忙派了廚役,排開桌椅,擺上酒席。眾道此時聞着,真是撲鼻噴香,饞的暗暗流涎,恨不能一時到口。正擺齊備,老蒼頭忙來相讓。王半仙道:「你不必來讓。時尚書屋
眾道友全是知己,同沒講究,絶不能作客的。」老蒼頭去後,眾道指望任性飽餐,吃個不亦樂乎,那知玉面狐自從將王半仙辱打之後,便歸洞去歇息。及至王道叫搭台備酒席之際,玉狐早又派小妖兒巡了風去。所以,眾道士響法器時,他早也就率領群狐而來,藏在暗處了。時尚書屋
今見眾道見了齋這等不堪,實在忍耐不住,便一團火性陡然而起,說道:「眾姊妹,你們瞧這伙誆嘴吃的雜毛野道真乃不知自羞,令人看著實不可容。」眾狐說道:「仙姑不要着急。等他們將酒菜吃上兩嘴,嘗着甜頭,咱們再大展法力,閙他個望影而逃。叫這些饞癆道士酒不得飲,菜不得吃,干去難受。」
玉狐聽罷,說道:「這等收拾他們,甚為痛快。」眾妖計議已定,各用隱身法遮住身形,等候眾道赴席飲酒。時尚書屋
且說眾道俱各謙讓了半天,方排定坐位,將拿起箸來,夾了菜,喝了兩口酒,忽然見一陣旋風,捲土揚沙,刮的天昏地暗。眾道士美酒佳餚將到口,一陣風沙起的甚邪:
法台中香燭滅,法器飛,旗旛裂,眾神牌全折截。神像兒刮翻元始天尊掌教的老爺。桌椅歪,香案踅,飄硃筆,撕疏牒,箸與杯,滿地撇。酒菜中,多塵屑,那飯內泥土更刮了好些。時尚書屋
眾道士,心膽怕,戰兢兢,暗氣噎,立不牢,腳趔趄,一個個皺眉登目,似傻如獃。道院飯,粗而劣,早就想,把饞解。這機會,得意愜,為甚麼大風颳的這樣各別?真是個,活冤孽,眼睜睜,難飽飠亞不亞,一如把命劫。這等摔碎了海碗冰盤,力白矣不。時尚書屋
眾道正然心痛恨,玉面狐已將神像扯了個盡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