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5 頁


這裡剩他一人踱來踱去,順着書院,繞到跨所門邊,將門啟放,向青石山望了一回,尚無蹤影。復又回至書室坐著納悶,恨不能一刻太陽西墜。又恐黑夜之間,蒼苔露冷,鞋弓襪小,難以行走;又恐其老母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5 / 42)

這裡剩他一人踱來踱去,順着書院,繞到跨所門邊,將門啟放,向青石山望了一回,尚無蹤影。復又回至書室坐著納悶,恨不能一刻太陽西墜。又恐黑夜之間,蒼苔露冷,鞋弓襪小,難以行走;又恐其老母未寢,阻住無由脫身。心中無限狐疑,搔首踟躕,無聊之至。時尚書屋

思慮盼望,好容易挨至初更之後,仍無人影。無奈何,自己點上銀燭,倚靠書案,獃獃的在那裡相待。正自發悶,忽聽有人咳嗽一聲,悄低低的說道:「有勞相公久候,恕奴來遲,萬勿見怪。」此時周信正在渴想之際,猛聽這一派鶯聲俏語,猶如得了異寶一般。時尚書屋
況且,周信又是乍逢美色,其心中之喜真是:
勝似洞房花燭夜,強如金榜掛名時。時尚書屋
不知周公子與胡小姐二人果能可成恩愛不能,且聽下回分解。
第3回
 玉面狐采陽補陰 周公子貪歡致病

詩曰:

窗明几淨讀書堂,斗轉星移漏正長。
獨坐含情懷彼美,相思有約賦高唐。

從來國色多憐愛,況遇佳人巧飾裝。
莫怪妖狐惑周子,嫦娥且愛年少郎。時尚書屋
話說周公子一聞胡小姐的聲音,不覺心中大悅,急忙離坐,開簾迎接,含笑說道:「小姐真乃仙人,小生有何德能,風寒月暗,敢勞仙人下降?」玉狐故裝體倦身慵,嬌模嬌樣的答道:「身在閨中,視一里為遙。今乃奔馳五六里,實在怠惰之甚。」公子一見小姐,此時心內以為天下未有之喜,忙將湘簾打起,說道:「書室並無他人,請小姐速進,歇息玉體。」玉狐款動金蓮,走入書室,見其中粉飾精工,擺設的諸般齊整,便對著公子福了一福,說:「恕奴僭坐。」
即在綉帳之內靠床坐定,反裝出許多嬌羞的樣子,不言不語。公子此刻不敢遽然相近,偷眼觀瞧。常言道「燈下看美人」,見其打扮的衣服華麗,借燈光一看,較花園乍見時倍添了幾分風韻,真是:巧輓烏雲天然俊俏,淡施脂粉絶世姿容。更兼假裝走的香汗津津,帶出嬌懶之態,更覺嫵媚可愛。時尚書屋
此皆妖狐作就的幻術迷人,豈知他自山洞之中,原是披毛的畜類,未從欲到何處,駕起妖雲,將身一晃比電還快,頃刻之間能行千里,何況太平莊五六里之遙,便覺不勝受累之理?所以裝作這樣情形者,恐人看出他的破綻,心生猜疑,便難盜周公子的真元至寶了。時尚書屋
那知周公子貪其美貌,並不究其來由,一見這樣光景,憐他走路奔波,心中甚覺不忍,反暗想:「胡小姐弱質纖腰,自有生以來,定未受過這等辛苦。而今為我相會,反瞞他老母,悄地而來,更深路遠,獨自出門,為我用的這等苦心,實在難得。況且月夜之間,倘遇輕薄歹人,不但難免失節受辱,還怕因而廢命傷身。如此擔驚冒險,真是令人過意不去。」
常言說:「時來逢益友,運蹇遇佳人。」況周生自與玉狐相遇,已被他幻術攏住,莫說無人指破,即此有人說他是個妖精,見此等美貌多情,公子亦不相信。故此一心迷住,並不察問如何找到此處,由何處進入,一概不提。他見玉狐香汗淋漓,就如桃花帶雨一般,連忙深深打了一躬,說是:「小姐如此多情,小生將來何以補報?」妖狐聞聽,故做戚容,說道:「哎喲,我的相公,我母女背井離鄉,舉目無倚,久仰公子端方樸厚,文雅風流,天幸在園巧遇,得睹尊顏。時尚書屋
今夕奴家特來相會,以求公子日後照拂我母女,別無他意。望祈正眼相看,勿為桑中之約,目作淫奔之女,使奴家赧顏一世。不過暫敘片刻之談,以全園中之信,奴家便告辭。」
公子聽罷,不禁心內着急,說道:「感蒙小姐光降敝齋,足征雅愛。不意小姐如此說來,想是以小生為不情之人,無義之輩,恐日後忘情負義,有玷小姐,故小姐拒絶如此。倘小姐心中疑慮,我周信情願對燈盟誓。」妖狐聞言,含笑說道:「奴家非不欲與公子相交,特恐公子不能做主,日後倡揚出去,眾人見疑,倒覺公子許多不便。時尚書屋
況奴觀自古男女私約,起初如膠似漆,何等綢繆。及至日久生厭,或一時復有外遇,或父母逼迫結親,到那時,便將從前之人置之度外。縱有盟誓,無非虛設。倒莫若撇卻床笫之交,結作談文之友,比那終日被情慾所纏之人,豈不更有些意味?適纔公子所說對天盟誓,亦無非哄愚人的牙疼咒兒,勸公子不必如此。時尚書屋
請公子或是吟詩,或是著棋。奴雖不甚通文,頗願學之。」
周生此時一派欲意,忽聽這些言語,不知妖狐是欲就反推,他便認起真來,說:「小姐既然如此,莫若兩不相識。難道叫小生剜出心來不成?此時小生惟心可表,如恐日後見棄,小生自願對天設誓。聽與不聽,任憑小姐尊意。」妖狐見公子說出急話,知道絶不見疑,復又含笑說道:「公子果然見愛,奴家何敢自重其身?但日後休忘今夜之情便了。時尚書屋
何必如此着急?」公子見妖狐已有允意,將心放下,走到玉狐身邊說道:「小姐縱然相信,小生情願訴訴心懷。」言罷,用手將玉狐攙起,一拉縴腕,周生便先跪倒。玉狐趁着此勢,也就隨彎就彎的跪下。此刻正是夜深人靜,恰好海誓山盟。時尚書屋
公子對天達告已畢,二人攜手站起,並倚香肩坐在綉帳之內。款語溫存了多會,公子復又言道:「良夜迢迢,小姐必定行走勞乏。小生有備下的酒餚,請與小姐共酌,不知意下何如?」玉狐並不推辭,說道:「公子盛情,敢不承領」?言罷,二人便酌酒談笑,自在敘情。此時正是風聲瀟灑人聲寂,夜色深沉月色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