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7 頁


愚姐從此見機而作可也。」說罷,仍又酌酒談笑。飲至夕陽將落,鳳簫道:「攪擾了眾姐妹多時,日色沉西,小妹已該回洞了。」玉狐答道:「知心姐妹,何必客套?不知賢妹此去,何日再會?如見雲羅賢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7 / 42)

愚姐從此見機而作可也。」說罷,仍又酌酒談笑。飲至夕陽將落,鳳簫道:「攪擾了眾姐妹多時,日色沉西,小妹已該回洞了。」玉狐答道:「知心姐妹,何必客套?不知賢妹此去,何日再會?如見雲羅賢妹,可代愚姐問候。時尚書屋

賢妹若再來時,祈轉請雲妹一同到此,咱麼大家說笑一日,豈不甚妙。」鳳簫道:「謹遵姐姐之命。」言罷告辭,乘風而去。時尚書屋
話說玉狐自與周公子相遇,夜夜得遂淫情,今聽鳳簫公主之言,欲待不往,心中着實的委決不下。況又被酒所困,事思雲雨之情,無計奈何,早將適纔所說禁慾之話撇至九霄雲外。這也是樂極悲生,循環至理,萬不能免去禍患。你看他仍舊幻化的秀雅娉婷,打扮的清奇俏麗,身駕妖雲直奔周公子的書室。時尚書屋
來在窗外,向裡窺視,甚是寂靜。案上殘燈半明,公子尚臥羅幃。玉狐一見,回想初來此處,公子何等精神!書齋何等齊整!今日一看,與先前大不相同。妖狐思及于此,未免嘆氣自忖,然亦無可如何,只得掀簾進去,樂一日是一日罷了。時尚書屋
妖狐走進書齋,輕輕將公子喚醒。時尚書屋
不知二人說些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第4回
 玉面狐興心食童男 小延壽摘果妖喪命

詩曰:

色作船頭氣作艄,中間財酒兩相交。
勸君休在船中坐,四面殺人俱是刀。時尚書屋

話說周公子正在夢寐之間,忽聽有人聲喚,一睜二目,見是胡小姐,便急忙起身說道:「敢則賢妹到來,有失迎迓。」言罷,同攜素手,挨肩坐下。常言說「酒是色媒人」,玉狐酒興尚濃,未免春心搖蕩,恨不即刻貼胸交股,共效于飛。所以二人並不閒話,即攜手入幃,滋情取樂,至五更方止。時尚書屋
一宿晚景不必細言。時尚書屋
且說老蒼頭自從清明之後,因公子吩咐,不奉呼喚不許來進書院。他想:「公子必定趁着守孝,要專心誦讀。」心中甚喜,故每日只令延壽兒詢問,送茶送飯,也就不在其意。乃至日久,不但說未見遊山訪友,連前面院內也不見出來,且又從未聽得讀書之聲。時尚書屋
雖然甚疑,又不敢到書房察問探詢。延壽兒說:「咱公子終朝不是悶坐,便是睡臥。先前還在書院踱來踱去,這些日子,我見臉面尖瘦,氣喘吁吁,總沒見他看文章。聽他念詩賦似先前那聲韻兒,怪好聽的。時尚書屋
不知道晚上作些甚麼,日色老早的便囑咐我'不必'再來伺候,遂將書院前邊這門拴上。你們想想,這可是何緣故呢?」
老蒼頭聽罷延壽兒之話,心中甚是驚疑不定,細思:「公子這等形容,必定有由而起。莫非書室有人與他作些勾當不成?然此村中未聞有這等風聲婦女。即或清明祭掃之時,有女子與他說話,卻又離此甚遠,亦難輕易至此。」思來想去,竟揣摸不出頭緒。時尚書屋
盤算多會,忽然生出個主意來:「現在時屆中秋,果品已熟,過一兩日走到書齋作為請公子到墳祭祀,到那時看他形景如何,再作道理。」遂囑咐延壽兒:「不可竟去貪玩,須用心服侍公子。」言罷,老蒼頭又去查看地畝場園去了。時尚書屋
哪知公子之病,尚未至極重,其中便又生出禍來。這周公子自從被色迷住,凡宅中大小之事,不但不管,連問也不問,晝則眠思夢想,夜則倚翠偎紅。日久天長,那禁得淫慾無度?未免堪堪身形憔悴,神氣恍惚,便覺有病入膏肓的樣子。然而病至如此,猶不自悟。時尚書屋
即偶爾想著禁情節慾、靜養幾日,及至胡小姐一到,見其湘裙下金蓮瘦小,鴛袖下玉筍尖長,綽約艷麗,絶世風姿,情慾便陡然而起,仍然共枕同衾。況妖狐淫蕩已極,來必陽台三赴。所以這病只有日添,沒有日減之理。時尚書屋
話說此時節近中秋,這周宅後面園內有許多果樹,枝上果子大半皆熟。這日周公子自覺形體枯槁,心中火熱,忽然想著吃幾個果品。可巧延壽兒正來送茶,便急忙叫派人摘了送來。公子自用幾枚,餘剩的賞了延壽兒。時尚書屋
那知延壽兒早就想到園裡偷摘果子,因老蒼頭吩咐過,說:「這果子雖然已熟,公子尚未到墳上進鮮致祭,斷不准令別人先採摘。」故此令人看守甚嚴,專候公子吩咐采鮮祭祀。豈知公子被妖所纏,一靈真性迷亂,竟將秋季上墳之事忘了。老蒼頭候了兩日,並無動靜。時尚書屋
又因聽了延壽兒所說之話,不曉公子是何緣故,遂將那看守果品的心意就冷淡了。這延壽兒因先前不得下手,也就罷了。今忽嘗着甜頭,又見有機會,便想去偷吃。況且這孩子極是嘴饞淘氣,天生的愛上樹登高。時尚書屋
誰知這一摘食果子大不要緊,便從此將小命廢去。有《延壽兒贊》可以為證:
小延壽,生來是下流,不因孝母去把果偷。這孩子年紀幼,他的父是蒼頭,因無娘管教不周,才慣成為王不怕的跳鑽猴。而且是模樣醜,長了個連本兒不夠。小辮頂輓了個鬏花兒,攪的頭髮往回裡勾。時尚書屋
那腦袋似蠶豆,頂門兒上觚觚頭,雖下雨淋不透。兩個眼往裹瞘,木兒耳相配着前廊後廈的奔婁。眵目糊眼角留;牙焦黃口味臭;清鼻涕向下流,不搽不省常往裡抽。滿臉上生橫肉,不愛洗,泥多厚。時尚書屋
有傷痕疤瘌湊,更兼挫腳石一般的麻子是醬稠。短裌襖汗塌透,扯去了兩管袖,露兩支胳膊肘。老鸛爪兩隻手。敞着懷,鈕不扣。時尚書屋
褲兒破腿肚子露,因何撕?為招狗。他那足下鞋,穿著一雙踢死牛。真個是生成的姥姥不疼,舅舅不愛。若說起醃臟之人,屬他打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