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8 頁


且說延壽兒見他父親看守果品之意鬆了許多,便留心想著去偷摘。這日天色未明,他便醒來,起身溜下床來,輕輕的撬開門,一直奔了後宅果園。此刻,太陽尚未發紅,他便順着樹爬上牆頭,用手去摘那果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8 / 42)

且說延壽兒見他父親看守果品之意鬆了許多,便留心想著去偷摘。這日天色未明,他便醒來,起身溜下床來,輕輕的撬開門,一直奔了後宅果園。此刻,太陽尚未發紅,他便順着樹爬上牆頭,用手去摘那果子。時尚書屋

誰知書室的妖狐,此刻也要起身,正欲披衣下床,公子也要隨着起來。妖狐急忙攔阻,說道:「你這幾日身體不爽,須溫存將養方好。這外邊風寒露冷,欠安的身體恐難禁受。再者天光尚暗,我去後,公子正好錦被高臥,安心穩睡,俟晚間再圖歡聚。」
公子此時正在睏倦,樂得臥而不起。今聞胡小姐之言,點頭說道:「多蒙小姐體諒,敢不從命!」言罷,玉狐輕輕將門開放,出了書齋。他見四面無人,便在院中款款而行,一面走一面低頭打算。看官,你猜玉狐打算甚麼?他原想:「當初與公子相交,一者為竊采元陽,煉他的金丹;二者公子年少風流,正可常常貪歡取樂。時尚書屋
此乃一舉兩得方遂心願。」今見公子未及一載體就受傷,交歡之際少氣無力,覺得不能滿其所欲。因此,心內甚是不悅。他不想公子病由何起,反恨他:「太生的虛弱無用,不足耐久,半途而廢,枉費了一片心機。時尚書屋
世間男子若皆如此,凡我採補者流,幾時方到成仙之位?」可見妖精禽獸不與人同,不但不知自反,而且多無惻隱之心。所以妖狐盤算的,是公子既已得病,大略難得痊癒。此刻想將他撇開,再覓相與,又無其人;欲再與他相纏,又不能如意。自忖多會,忽生了個主意,說:「有了,我何不在郊原曠野尋兩個童男,暫且吃了,以補眼前缺陷。時尚書屋
候着此生:或是好了,或是死了,再作計較。」
玉狐想罷,走到書院門邊,將要啟拴開門,忽聽有人拉的樹枝響聲,他當是有人來查他們的行跡,未免吃了一驚。便忙抬頭仔細一看,乃是一個小孩子,不覺心中甚喜,想:「適纔我欲吃童男,不意未曾尋覓便即撞見,豈非造化?趁着此處無人,將他誆下樹來,引到暗處飽餐一頓。」妖狐剛要用計招呼,忽又自忖:「想這孩子,並非別人,定是老蒼頭之子小延壽兒。這孩子生的有些機靈,又系伺候書齋的小廝,倘若將他吃了,老蒼頭必不幹休。時尚書屋

那時吵嚷起來,公子必定生疑。不如不睬他,作為未見,我走我的路便了。」那知不巧不成話,小延壽兒應遭此禍。這玉狐用手一扯門拴,偏又響動一聲,延壽兒以為看果子的到來,几乎不曾唬的掉下樹來。時尚書屋
他便手扶樹枝,站在牆頭,低着腦袋,向四面細看。妖狐此刻正恐怕人看見,聽門拴一響,不免也就迴首。時尚書屋
他見延壽兒已經瞧見,知道欲進不便,欲退不可。你看他柳眉一蹙,計上心來,裊裊娜娜,走至牆下,悄聲說道:「你這孩子,還不速速下來!登梯爬高,嫩骨嫩肉要跌着了怎麼好?也不怕你們家大人看見。快下來罷!若不聽我說,我便告訴你們公子,重重的責你。那時,你可別怨我不好。」
這延壽兒正是一心高興扳枝摘果,惟恐看園的撞見。忽聽門拴一響,唬了一跳,低頭看去,並不是宅裡的人,倒是一個絶色女子,立在牆根之下。只見他顰眉未畫,亂輓青絲,彷彿乍睡足的海棠一般。小延壽將要發話詢問,忽見款步向前,反吆喝了他幾句。時尚書屋
此時日色未出,小延壽未曾看得親切,不知是誰。今相離較近,看見面目似曾相識,又想不起來在何處見過。今聽他說話,猛然醒悟,說:「是了,清明祭掃,與我們公子私自說話的,豈不是這個姑娘麼?怨不的公子這等虛弱,必是被這姑娘纏住了。我父親正察不着這個原由咧!他撞見我,不說安安靜靜的藏避,反倒拿話嚇叱我,豈非自找羞辱嗎?」主
小延壽想罷,將小臉一綳,說道:「你這姑娘真不識羞!大清早起你有甚麼事情?門尚未啟,你怎麼進來的?我想你必是昨晚來了,跟我們公子書房睡的。你打量我不認得?今年清明佳節,我們到墳前祭祀去,你和我們公子在花園太湖石旁,眉來眼去,悄語低言,閙了好大工夫。那時我瞧著你們就有些緣故,因礙着我們公子,不肯給你吵嚷。倘若我與你揚說出去,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必定好說不好聽的。時尚書屋
你也應該自己想想,改了這行徑才是。誰知你們倒敞開臉皮閙到我們院裡來了。我且問你,離着好幾里路是誰送你來的?還是我們公子接你來的?你是初次到此還是來過幾次?我想你必是跟我們公子睡了,必定不止來過三五次。你偷着神不知鬼不覺悄不聲的走了回去,豈不完了?今兒遇著我,反老着臉,管我上樹偷果子吃!難道你偷着跟我們公子勾搭上,就算你是誰的少奶奶,這果子許你管着不成?我是不怕你對我們公子說了呵叱我的。時尚書屋
我若惱一惱兒給你喊叫起,驚動出我們宅裡的人來,我看你年輕輕的姑娘臉上羞也不羞!」說罷,向着妖狐問道:「我說的是也不是?」
看官,你論延壽兒這孩子,外面雖生的不大夠本,卻是外濁內秀。他竟有這一番思忖,有這麼幾句話語!那周公子乃是斯文秀士,竟一味的與胡小姐偷香竊玉,論愛說恩,忘了嚴親的服制,不詳妖媚行蹤。較論起來,尚不如延壽有些見識呢。時尚書屋
延壽兒一見是個女子,便思想怎麼輕易來在書院之內?事有可疑。無奈,終是未經過事的頑童,雖然猜疑,卻未疑到這女子即是妖怪。他想著說些厲害話,先放他走了,慢慢的再對宅裡人說明,設法禁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