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狐狸緣全傳 第 9 頁


那知玉狐聽罷,覺着叫他問的無言可對,未免羞惱成怒,懷忌生恨。欲待駕雲逃走,恐怕露出行藏。秋波一轉,計上心來,想道:「我將他留下,定生枝節。莫若將他活活吞在腹內,卻倒去了後患。」
作者:清.醉月山人 / 頁數:(9 / 42)

那知玉狐聽罷,覺着叫他問的無言可對,未免羞惱成怒,懷忌生恨。欲待駕雲逃走,恐怕露出行藏。秋波一轉,計上心來,想道:「我將他留下,定生枝節。莫若將他活活吞在腹內,卻倒去了後患。」

遂笑吟吟對延壽說道:「好孩子,你別嚷。倘真有人來瞧見我,你叫我是活着,是死了呢?豈不叫我怪羞的。我煩你將門開了,我好趁早兒出去。才剛我同你說的是玩話,怕的是你跌下樹來摔着。時尚書屋
果然你要愛吃果子,今晚我給你帶些個來你吃。你可不要對人說就是了。」
從來小孩子愛戴高帽兒,吃軟不服硬。延壽兒見妖狐央及他,說的話又柔順可聽,他便信為真情,倒覺不好意思起來,說:「姑娘,你等我下去給你開門。」便連忙順着牆跳到平地。玉狐此刻不敢怠慢,陡起殘害狠毒之心,一恍身形,現出本相,趁勢一撲,延壽兒「哎喲」了一聲,早唬的魂飛魄散。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這玉面狐怎樣厲害?有贊為證:
這個物,生來的形想真難看,他與那別的走獸不合群。驢兒大,尾九節,身似墨,面如銀,最輕巧,賽猢猻,較比那虎豹豺狼靈透萬分。處穴洞,嘯古林,威假虎,善疑心,郊行見,日色昏,他單劫那小孩子是孤身。尖嘴岔,似血盆,牙若鋸齒兒勻。時尚書屋
物到口,不囫圇,能把那日月光華往腹裡吞。四隻爪,賽鋼針,曲如鈎,快若刃,抓着物,難逃遁。常在那月下傳丹,蜷而又伸。眼如燈,瞧著堪■,臊氣味,人怕聞。時尚書屋
多幻化,慣通神,他的那性情善媚還愛迷人。這才是:玉面狐一把原形現,可憐那小延壽命見閻君。時尚書屋
話說小延壽忽見九尾狐這等惡相,早嚇的真魂出竅,不省人事。玉狐就勢將他撲倒,看了看四面無人,連忙張開巨口,將頑童銜住,復一縱獸形,越過書院的牆垣,落在果木園內樹密林深之處,拋在地下,正要用爪去撕扯衣裳,小頑童甦醒過來,忽然「哎喲」一聲,便欲伏身而起。妖狐此時怎肯相容,仍又一伸脖子,在咽喉上就是一口。頑童一陣着疼,蹬踹了幾下,早就四肢不動,嗚乎哀哉。時尚書屋

諺云:「人不知死,車不知覆」,這延壽兒摘果來時,本是千伶百俐,滿心淘氣的孩子,今被妖狐一口咬死,扯去衣服,赤條條臥在平地,可憐連動也不動。有贊為證:古
這孩子生來特弔猴,險些兒氣壞了那老蒼頭。素昔頑皮淘氣的很,今朝被妖狐把小命兒休。逢異事,來相湊,冤家路,偏邂逅,災襯臨,難逃走。誰叫你無故瞞人來把果偷。時尚書屋
想方纔,在牆頭,逞多能把機靈抖。淫邪事,全說透,難免與妖狐結下冤仇。羞變惱,恨難拋,現原形,張巨口,咬咽喉,難禁受,只落得一派蹬踹緊閉了雙眸。赤着身,衣沒有,躺在地,無人救。時尚書屋
任妖精,吃個夠。他的那素日頑皮一旦盡收。魂渺渺,魄悠悠,遭慘死,有誰尤,無非是一堆白骨,血水紅流。時尚書屋
這妖狐見頑童已死,忙上前扯去衣裳,用鋼針似的利爪先刺破胸膛,然後將肋骨一分,現出了五臟。妖狐一見,滿心歡悅,伸進他那尖嘴,把熱血吸淨,又用兩爪捧出五臟,放在嘴岔子裡細嚼爛咽。吃罷,將二目鈎出,也吞在腹內。真是吃了個美味香。時尚書屋
不多一時,將上身食盡。抱著兩條小腿,在土坡下去啃。此話暫且不提。時尚書屋
且說老蒼頭自聽公子形容消瘦,幾次要到書齋探問,因場園禾稼忙冗無暇。又想著前些日令延壽代行問候,公子尚說過于瑣碎;若要親身找去說話,必定更不耐煩,所以遲滯下了。可巧這日早晨見延壽兒不在,便自己烹了一壺濃茶用茶盤托住,來至書院門側。復又自忖:「我自己送進書齋,公子不悅,未免招他勞碌、生氣。時尚書屋
莫若等他將息痊癒,再親身致問。」想罷,手擎茶盤,仍去找尋延壽兒。在宅裡喊叫兩次,不見蹤跡。忽然說:「是了,今日這孩子起的甚早,必定到園裡偷果子去了。時尚書屋
待我往樹上找找他去。」
老蒼頭一徑來至果園,揚着臉滿樹瞧看,並無蹤影。不知不覺來到土坡之下,忽然一陣風起,吹到鼻中一派腥血氣味,不禁低頭向地下一看,只見鮮血淋漓,白骨狼藉。猛一抬頭,忽見那土坡上面有一個驢兒大怪物,在那裡捧着人腿啃吃呢!老蒼頭一見,驚的失魂走魄,「哎喲」了一聲,身軀往後一仰,連茶盞一齊栽倒在地。時尚書屋
妖狐此刻正吃的高興,忽聽「咕咚」一聲,彷彿有人跌倒之音。忽往下一看,見是老蒼頭摔在地下。心內想道:「這老狗才真真可笑。大約來找他那嘴欠的孩子,見我在此吃了他,便嚇倒在地。時尚書屋
你偌大年紀,難道說還怕死不成!那知你仙姑不吃這乾柴似的老東西。有心將你咬死,於我也無益,不如趁着此時遁歸洞府,有誰得知?」他便搽了搽口嘴,抖了抖皮毛,仍駕妖雲而去。時尚書屋
這裡老蒼頭甦醒了多時,方緩過氣來,強扎掙了會子,好容易才坐起,尚覺骨軟筋麻。自己揉了揉昏花二目,復向草坡一望,見妖怪已去,這才略略將心放下。兩腿稍微的有了主脛骨兒咧,站將起來,慢慢走到血跡近前,可笑那條小腿尚未啃完。明知親生兒子被妖怪所害,不覺心中大痛,復又昏迷跌倒。時尚書屋
這也是命不該死終難絶氣,仍然緩夠多時,悠蕩過來。你看他如痴似醉,爬起身軀,望着剩下的殘骨號哭。時尚書屋
這蒼頭不由的一見白骨,心中慘慟,捶胸跺腳哭。代叨咕:「真可嘆,命運乖。從自幼,在周宅,到而今,年衰邁,未傷德,心不壞,不妄為,不貪財,不續絃,怕兒受害。非容易,才拉扯起我的小嬰孩。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