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二十四尊得道羅漢傳 第 9 頁


尊者答曰:「大邦有此勝地,私心甚願居之,況國之儲君能重吾道,能下吾居,上有勸首,國人不虞不矜式矣。吾道之行,詎不一大幸哉。」遂如太子命,徑往石室中演教。登山數里,逢一蟒蛇,其大數圍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9)

尊者答曰:「大邦有此勝地,私心甚願居之,況國之儲君能重吾道,能下吾居,上有勸首,國人不虞不矜式矣。吾道之行,詎不一大幸哉。」遂如太子命,徑往石室中演教。登山數里,逢一蟒蛇,其大數圍,其長數丈,頭角肖龍,但未得脫化,迢迤前來,將尊者之身纏繞數匝。時尚書屋

見者萬夫闢易,三千從游徒眾亦為卻步。尊者神色自若,玩弄之若家中豢豚,從容謂眾人曰:「此魔也,為獲罪淪落在此。今知我能轉法輪,故先來迎我,求解脫,非肆螫毒。汝等何憂何懼?謂予不信,但看吾為彼設法,彼即自解散逃去。」
尊者即從途中為大蟒授三歸依法,云:
不從三心亂,無由一念迷,有無俱盡處,那裡是菩提。時尚書屋
何處入頭,三千功行九年機,八萬塵囂一筆揮。時尚書屋
「汝省得麼?汝省得麼?」其蟒聽訖,即奔逃草中,逃去。眾人驚心始安。有詩為證:
大邦既有此名山,願入其中講涅槃。時尚書屋
路上蟒纏求解脫,皈依散去等閒間。時尚書屋
尊者又行數里,將至石室,又遇一老人合掌前來訊問尊者姓名。先直告曰:「愚老原系某處人氏,昔曾入沙門皈依佛法,為比丘善人,因五藴未空,煩惱猶在,某年時分,嗔恨懷私,遇觸忤之人,妄為生滅,造下欺心罪孽。前之惡貫既滿,後之修省難償,上帝見責,故墮落此山為蟒耳。自失人身為蟒以來,住是窟中,今已千年,不能脫化轉還原身。時尚書屋
上聖見責之時曾有遺言曰,『業障恨嗔,墮為蟒身。令汝伏氣,不令俱生。欲轉為人,迦毗誦經,千年限滿,復作原僧。』某在此適滿千年,昨山神報我雲,明日迦毗禪師來此講經設法。時尚書屋
愚老聞尊者名,適符了迦毗誦經之記,故遠來迎接,懇求脫化。承尊者為我受三皈依法戒,得返為人,故復來相謝耳。」尊者曰:「我眾徒為妝闢易,我明知汝為淪落,此來為求解脫耳。今既獲轉為人,已後煩惱業障悉宜除之。」

老者曰:「受尊者法戒,日夜修省克責,再不敢為嗔恨事矣。」有詩為證:
墮身為蟒已千年,解脫皈依幸有緣。時尚書屋
嗔恨未除煩惱障,明師法戒鬥山懸。時尚書屋
尊者又問曰:「此山附近更有何人在此棲止?」老者曰:「北去十里,有大樹龍王聚徒五百,嘗在大樹蔭覆之下,為眾龍說法。此山附近棲止,惟有此人。」尊者聞老人言,未入石室,托老人為導引,謁見大樹龍王。老人曰:「禪師新來,有賓道也,大樹龍王經年在此,主道也,待波先來相拜,然後答禮。」
尊者曰:「子聞之也,舍館定然後求見長者乎?」老人曰:「禪師既急親賢,容某先去投刺,公輩緩緩而來可也。」尊者曰:「汝只管前去,我自有分曉。」老人領刺去見大樹龍王,龍王見刺問曰:「此人行館未定,先來見我,莫非欲圖我所居耶?」老人曰:「雲太子請彼演教石室,未入舍館,先拜閣下,禮之盛耶,閣下何為出此言也。」
龍王曰:「子為誰?」老人曰:「墮落山中蟒也。」龍王曰:「何人為轉法輪,俾得復為人耶?」老者曰:「承此師解脫。」龍王曰:「汝得此師解救,無以為謝,故將我所居之地獻耶?」老者曰:「尊者之來為傳道計也,萌奪地之心,太子不與友矣。利己而非濟人,豈釋家法器。」
龍王曰:「聆子之談,悟超上乘,昔日不墮為蟒矣。」老者曰:「亦為有閣下嗔恨之心故也。」龍王曰:「予痼疾,無人針砭,今謝教矣。」復曰:「吾亦欲印正于有道之門,第所因貴得可宗之友,吾且試之,倘服得予心,甘心北面,不得予心,各立門戶可也,子不必覆命。」
龍王遂展其所長,飛騰空中,繞樹數匝,轉回本位。時尚書屋
初疑來此為爭山,疑什優將技演搬。時尚書屋
總見龍王嗔恨在,老人勘破此機關。時尚書屋
尊者見之,謂三千弟子曰:「此魔也,有疑而未釋,有技而思逞也。」
眾弟子曰:「懷疑則不必見,挾技則不當見,吾師何術以降之?」尊者曰:「吾昔馬鳴尊者之前,獨不逞此技耶?」當時尊者惟靜坐以待之,未聞麾之門牆之外不與見也。不候老人覆命,自同三千弟子來見龍王。龍王此時自恃其尊,見尊者來,不為降階一接引,與尊者見,不為謙卑一遜讓。偃蹇倨傲,明示己為堂上人,顯待尊者為堂下人矣。時尚書屋
且默默不交一言,只心念曰:「此師得決定性明道眼否?是大聖繼真乘否?」蓋疑尊者藩籬未剖,不足與上下其議論也。尊者應龍王曰:「汝雖心語,吾已意知,但辨出家,何憂不聖。」
倨做龍王少養涵,何須心上問行藏。時尚書屋
心聲已入高人耳,勘破機關腆自顏。時尚書屋
尊者數言,如見龍王肺肝,龍王至是知尊音是超悟上乘,為我所受教者也,非堂下弟子為我所教者也。遂降階拜首悔謝前失:「待師長以倨傲之禮,徒為自閉之門,甘處于宮牆之外也,真自絶長者,非長者絶我矣,其罪將焉逃之。」遂與五百龍眾齋戒沐浴,羅拜經筵,願附三千弟子之未,以受戒命。時尚書屋
尊者以龍王前雖倨而後則恭,始雖妄誕而終能悔悟,憤排有機而啟發可通矣,遂納為門下。弟子問曰:「龍王驕矜難禦,吾師只兩言服之,何也?」尊者曰:「彼恃所見,窺我藩籬,我從彼所見處一針砭之,自然心服,此至誠如神之道,得之馬祖者也,汝自不覺爾。」弟子貼服。龍王自從游,尊者凡有言論指示,徒俱通曉,尊者知是法器,為說偈云:
非隱非顯法,說是真實際。時尚書屋
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