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跎全傳 第 6 頁


但見他家裡一團的鬼主意。鬼奶奶生得粗眉大眼睛,五色皮膚,一個鬼形:鬼頭、鬼腦、鬼手、鬼腳、鬼張、鬼勢、鬼頭日腦、鬼魂朝天、鬼扎眼、鬼扯腿。身穿一件胡打死人過界鬼衣裳,當中掛了一幅鬼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2)

但見他家裡一團的鬼主意。鬼奶奶生得粗眉大眼睛,五色皮膚,一個鬼形:鬼頭、鬼腦、鬼手、鬼腳、鬼張、鬼勢、鬼頭日腦、鬼魂朝天、鬼扎眼、鬼扯腿。身穿一件胡打死人過界鬼衣裳,當中掛了一幅鬼畫符的鬼胡話。因便又問道:「幾位令郎?令媳?令孫?」鬼奶奶道:「有兩個鬼小兒,大鬼兒名叫鬼入泥,替人家代放豬兒、代放羊;小鬼兒名鬼念松,在黑漆衙門裡當門戶,叫做公門內好修行,目下出了個彆腳票子順代寶應差去了。時尚書屋

大媳婦叫鬼榧子,是鬼門關上王三女兒;二媳婦叫鬼梅子,是打老樁鐵鬼子女兒。巧媳婦難煮無米之粥,到丑媳婦免不得見公婆的面。大媳婦養了個不肉疼的孩子,名叫鬼見識,又叫個小鬼兒。還有一女兒,叫個鬼見愁,如今回鬼娘家去了。時尚書屋
二媳婦現懷着鬼胎,在後邊鬼推磨去了。」
跎子又問:「鬼不答在哪裡?」鬼奶奶說:「他終日裡鬼打混,如今鬼也不答,他躲着自搗鬼,往鬼廟子裡哭去了。」鬼奶奶說完,將不哭的孩兒放在坐不穩板凳上,到後邊煮飯與跎子吃。點起一個鬼放火,到是不多一會,生米煮成熟飯。這才是一番生,兩番熟,那曉得老米飯都勒不成團。時尚書屋
鬼奶奶煮成了飯,走到天井裡,支架子上醬缸裡,茄子揀軟的捏了三四個,不意失手醬缸推倒,跎子慌忙幫他來扶。鬼奶奶道:「醬缸倒了不妨,到是不要倒架子。」跎子道:「雖然如此,也要顧個大題缸兒。」鬼奶奶盛了一碗飯,拿了一雙手尖眼快,跎子隔鍋飯兒香,吃着碗裡,望着鍋裡,三扒兩噎就吃完了。時尚書屋
鬼奶奶點了一張不省油的燈,請他安歇。跎子息了燈,將鬼奶奶望了幾眼,方纔睡下。鬼奶奶將鬼門關了,又上了鬼吹簫子,跎子一夜未曾闔眼。真真是睡不着,嫌床歪,借人的被蓋了自己腳。時尚書屋
次日起的到早,卻在被窩裡耽擱遲了。鬼奶奶早送進一碗鬼食,卻是定心圓子。跎子措手不及,吃了幾個,辭別鬼奶奶望大路而行。時尚書屋
走不數里已到鑽山,但見許多大樹,都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卻不是今日澆水明日長大了的。也有黃柏樹下彈琴的,也有樹葉子掉下來怕打破了頭的,也有石頭望山裡背的,也有大樹腳下好遮蔭的。人人有面,樹樹有皮。忽見一個樵子頭戴一頂愁帽子,身穿披一片掛一片,背上挑一個千斤擔兒,腰間別了把辣斧子。時尚書屋
跎子慌忙上前施禮,道:「尊姓大名?」那樵子道:「在下姓一名木皂,插號猛一沖,打柴為生。」跎子也自己通了姓名。猛一沖道:「原來就是跎翁,前面有個打洞甚是難過,你既是個有名人也,在下送你過去如何?」跎子大喜,便問:「長兄家住何處?」猛一沖道:「我家住在八鄉底里,鄉裡鼓兒鄉裡敲,隨鄉入鄉。」說著,不覺已到打洞,但見過街老鼠、蠻牛、假打虎、落腳兔、癩烏龍、懶蛇、大頭馬、死綿羊、石猴子、鬥敗了的鷄、花斑狗、走廊豬,許多異獸,望着跎子張牙舞爪,大虧猛一沖方過了打洞。時尚書屋

跎子別了猛一沖,非止一日,但見水阻去路,卻是沒奈河。跎子站在干崖上,垂頭喪膽想心事。正是:
一文逼死英雄漢,老不離家是貴人。時尚書屋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第6回
 鮑發戶勒馬造橋 秧窩子耕田指路
詩曰[
楊花入水化為萍,蚯蚓逢時便作鳴。腐草為螢蛇跌鱉,奇奇怪怪世間情。時尚書屋
且說跎子來到沒奈河邊,思想一會,無處作法。忽然大路旁來了幾匹雙頭馬,馬下掛滿了掩耳盜鈴。那馬上的人說道:「快快造出一座橋來,讓我們過去。」說罷便向跎子道:「台翁想必也是要過此沒奈河的,還沒請教尊姓大名?」跎子道:「正是要過此河。時尚書屋
在下姓石,名信,字不透。」那人聽了連忙下馬,滿面春風道:「失敬,失敬。在下叫鮑發戶。」跎子道:「有一位鮑新鮮,可是一家麼?」鮑發戶道:「那是族兄。」
跎子道:「尊府住在那裡?要往何方貴幹?」鮑發戶道:「舍下住在不老城,只因墳塋裡頭樹要大不得大,家裡堂客腳要小不得小,故此前去買松樹,找小腳。」跎子道:「尊府還有何人?」鮑發戶道:「還有小侄鮑當家,小兒鮑不熱、鮑為人。」
二人正在說閒話,有鮑發戶的家人皮臉精高叫道:「倪家莊上有人!我們鮑老爺要造橋了。」只見倪家莊上倪三走出,原來倪三插號叫個壁虎子,平日最會應酬鮑發戶,再者倪伏皮家管,當下聽了皮臉精之言,連慌取了篾片,搭起一座軟橋。鮑發戶同皮臉精逢橋須下馬,過了軟橋。跎子就跟着跳過來。時尚書屋
跎子別了鮑發戶起路而走,正走之間,只見東一塊西一塊,遠遠有一農夫,頭戴一頂舊氈帽,身穿一件短羅裡羅蓑,牽着一匹齊黃州的牛,在那塊耕田,牽着不走打着倒退。又聽他口中自言自語的說道:「不冷不熱五穀不結,常言耕田不離田頭,不要東一犁西一耙,不然犁也下水了,耙也下水了。須要下些好種,那時收割方有七籮八笆斗。若遇見軟敲硬地,用不得力氣,還要丟了耙兒弄掃帚。時尚書屋
晴天無力,切不可陰天馱稻草,越馱越重。」跎子慌上前施禮,那農夫放下臉來,一言不發。跎子道:「在下往逼上紅城,不知從何路而去。望農哥指明。」
那農夫道:「你原來是問路的,我只認你來借黃豆種的。我且問你,你往逼上紅城做甚事?」跎子道:「在下姓石,名信,字不透,往逼上紅城投師,想大大的發個廣東財。還未請教農哥尊姓大名?」那農夫道:「我姓土名叫老兒,插號秧窩子。既跎兄到此,請到我家坐坐,舍下就住在前頭獃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