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第 10 頁


今敝年侄遭此陷害,只辱其身,未嘗虧其行,不過一時之浮雲蔽日耳。日後之干功立業,正在於此。古來徐孺子磨鏡南州,伍子胥乞蕭吳市,後來複仇報怨,耐得一時權變,方不失千古經常。居常守經,遇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4)

今敝年侄遭此陷害,只辱其身,未嘗虧其行,不過一時之浮雲蔽日耳。日後之干功立業,正在於此。古來徐孺子磨鏡南州,伍子胥乞蕭吳市,後來複仇報怨,耐得一時權變,方不失千古經常。居常守經,遇變行權,千古聖賢所不免也。時尚書屋

今日敝年侄處變自當行權,若以前日不屑見程松之傲氣移于今日,惜小恥而誤大事,此拘儒之見,豈大丈夫所為哉。」園覺聽了這一番議論,大喜道:「原來三教中,推儒教為首尊,實實有驚天動地的經濟,不像釋教一味幻空,所以忠孝節義的大道理,全賴正人君子主持于天地之間。前日梅公子不肯去見程老爺,貧僧怪他年幼不諳時勢,深為嘆惜,今因此招禍,愈覺不平。誰知若無梅公子耿介之操,而綱常名教幾希絶矣。時尚書屋
聞老爺之言,頓開茅塞。梅公子得老爺的書,貧僧再將老爺之言細述與梅公子聽著,必然守經行權,隱跡埋名,做出經天緯地的事業出來。」正說話間,趙汝愚叫家人排着素飯道,「老夫要去寫書,不得奉陪,師父自用罷。」趙汝愚寫完了書封好,又送梅公子盤費數金,遞與園覺道:「致意敝年侄,這是英雄困厄,自古皆然,此去當小心隱忍,自有否極泰來的日子。時尚書屋
我這裡不便差人送去,敝年侄自持此書去投,他決收用。朝夕或可偷閒私自讀書,且挨去再圖機會。」於是園覺別了趙汝愚,不一日到了庵中,將趙汝愚薦書做仆的話,細細述了一遍。梅公子不覺撲漱漱下淚來道:「父親也是當朝名宦,我如今做起臧獲的勾當,豈不可恥,倒不如尋個自盡,還可見先人于地下。時尚書屋
復轉念道,“這是父親忠烈蓋世,遺名千載,以至有此。今日又不是我不肖,匪為作歹,玷辱祖宗。男兒既具大志,辱身賤行,當何所而不為,豈可作此匹夫匹婦,自經溝瀆之量。也罷,不要負了趙年伯一段美情。」
遂立起身來,對大士像拜禱道:「弟子梅馥被難,多蒙園覺師父收留,得以朝暮頂禮,不意又遭奇禍。保佑此去,並無阻隔災異。倘得日後如願,那時塑金身,煥新廟宇,也不枉在此讀書一番苦志。」拜禱畢,又對園覺拜謝道:「蒙師父收留,思同再造,指望棲身得所,圖望功名,或報答于萬一。時尚書屋
不期我生不辰,逢此多難,反連累庵內擔驚受伯。此恩此德,未知何日圖報。」說到此處,痛苦之極,噎噎咽咽,話也說不出了。園覺含淚道:「相公才高志廣,品行卓越,豈是久居人下的。時尚書屋
想前生夙孽未完,該當受此多方磨折,吉人自有天相。但恨荒庵是十方所在,往來嘈雜,不便藏蹤避跡,令相公遠投異鄉,旅食他家,使貧僧衷腸割裂。」二人悲傷了一回,看看日落西山,至黃昏時分,園覺攜了行囊,送梅公子上了夜船,各依依不捨,灑淚而別。園覺自回庵中。時尚書屋
梅公子趁了夜船至揚州,投馮府來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馮樂天,名又玄,官拜刑部尚書:夫人李氏,與趙汝愚夫人系嫡親姊妹。年俱望六,並無子嗣。只生一個小姐名淑,字閨英,年方二八。不但容貌艷麗非常,更兼才識卓絶。時尚書屋

曾有一詩,讚那馮小姐的好處道:
不愛花容不愛妝,
天生慧質閫流芳。時尚書屋
心知富貴神靈鏡,
眼識奸雄日月光。時尚書屋
才思只堪雪作侶,
性情應倩玉為妝。時尚書屋
風流不比尋常艷,
未許輕狂漫斷腸。時尚書屋
話說同一個女子,而獨稱為絶代佳人,千載以後或見之簡冊,或傳之話言,尚且心怡神往,而況宗炙之者乎。佳人乃天地山川秀氣所鍾,有十分姿色,十分聰明,更有十分風流。十分姿色者,謂之美人,十分聰明者,謂之才女,十分風流者,謂之情種。人都說三者之中,有一不具,便不謂之佳人。時尚書屋
在下看來,總三者兼備,又必有如馮小姐的知窮通、辨貞奸的一副靈心慧眼,方叫是真正佳人。時尚書屋
看官,何以見得?閨英小姐于三者之外,更有出人頭地處。說起來他平日間評史淪之得失,鑒古蹟之興亡,文人學士,尚有不及他的手眼哩。當時馮樂天做刑部時,閨英隨父在京。那時韓侂冑爵位甚小,不過主事之職。時尚書屋
一日,忽來拜望馮樂天,一個主事見了大堂,好不深恭卑禮。閨英偶出來閒步,聽得堂上有客,在屏縫裡看了一回。韓侂冑去了,馮樂天進來。閨英接着問道:「適纔爹爹與他閒話的卻是何人?現居何職?」樂天道:「姓韓,名侂冑,現做禮部主事。」
閨英道:「孩兒觀此人龍腰虎背,必定官高爵顯,只是兩腮腦見,雙珠赤露,心懷叵險,後來必為權奸邪佞,將不利於社稷而有害于國士。爹爹須要存心待他,若疏失怠慢恐成仇隙,若與親近綢繆,有虧品行。」馮樂天略點點頭,不在心上。時尚書屋
不一年間,韓侂冑專一逢迎諂諛,聖上得意,竟升他登了相位,.實時權柄悉歸韓侂冑,朝政日非,小人昌熾。馮樂天暗暗讚服閨英的見識不爽。一日,馮樂天退朝,悶悶不悅,坐在書房中。閨英走來問道:「爹爹今日面帶憂容,卻為何事?」樂天道:「就是為韓侂冑那廝,侮弄朝綱,將朱先生一班道學君子,俱黜革遷徙,我恨不能處置他。」
閨英道:「人臣食祿皇家,固宜靖恭爾位,豈可因人成事,伴食朝堂。但相時度勢,見時勢之不可為而不為,則是明哲保身之道也。據孩兒看起來,爹爹莫若上一辭本,隱歸林下,以待天年,豈不是好。」樂天看見閨英每每料事多中,便依了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