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第 11 頁


遂上一年邁不堪的病本,幸就準了,挈了家眷,回至家中,修整園亭,心托煙霞。或談禪講道,或飲酒賦詩,甚是逍遙快樂。一應府縣事情,概不預聞。圖書名帖,隻字不肯輕入公堂之上,所以一時稱讚馮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4)

遂上一年邁不堪的病本,幸就準了,挈了家眷,回至家中,修整園亭,心托煙霞。或談禪講道,或飲酒賦詩,甚是逍遙快樂。一應府縣事情,概不預聞。圖書名帖,隻字不肯輕入公堂之上,所以一時稱讚馮公的說道:

投紱歸山倚翠屏,
優閒甘老少微星。時尚書屋
園林遺美留三徑,
閨淑傳芳教一經。時尚書屋
幽樹玉樓消歲月,
名花金谷傲王庭。時尚書屋
莫嫌謝傳貪岑寂,
別院笙歌未忍聽。時尚書屋
一日,馮樂天正與夫人、閨英小姐同在房中閒話,忽見家人進來稟道:「武林趙老爺差人送書在外。」樂天步出前廳,梅公子只得下個大禮,站起來將書雙手遞上。樂天道;「我正在此想念你們老爺,要差人來問候,老爺一向起居好麼?在家作何消遣?」梅公子從容答道:「老爺喜得加餐自愛,托賴納福,自投簪守璞,樂志丘園。小的愚昧不能窺識,但見讀書豪飲,觸景成吟。時尚書屋
水流心不競,雲在意俱遲。詩酒之外,俱作身外浮雲耳。」樂天點頭微笑道:「我與你們老爺,雖暌隔兩地,喜得志同道合,處今之世,陶情詩酒,倒是明哲保身的妙策。」一頭說,一頭拆開書來看道:
別時甫草青也,今則又觱發矣。遙思金谷佳境,幽鳥名花,宛若仙人淨廬。清水朗月之下,時時縈我夢懷。乃知高隱山林,雖萬戶侯不與易也。時尚書屋
緬懷芳躅,恨不能擁彗廡下,得以丐其餘輝耳。茲啟者,有一小童,系故仆之子,雖身出微賤,而氣質非俗。願奉灑掃,供應馳驅,鋤雨犁雲,剪松移竹,丘園經濟,固所優為也。幸收置左右,另目揮使,即與弟有榮施焉。時尚書屋

惠而好我,予日望之。時尚書屋
看罷,仔細把梅公子上下一看,看見人物俊雅,對答不俗。大喜道:「我園亭書房中,正缺一個灌花芟草添香換水的小童。向有個老蒼頭,龍鍾可厭,承你們老爺厚愛最妙的了。」正說時,夫人道是趙家來人,姊妹至親,也出來探問信消。時尚書屋
樂天將書內話,述與夫人聽了。夫人看著梅公子,歡喜道:「倒生得文雅,若要尋這樣的在左右伏侍,甚為難得。老爺得此俊仆,可喜可賀。」梅公子道:「老爺致意,小的粗蠢,不諳規矩,倘有冒犯處,乞老爺夫人量情恕宥。」
樂天道:「趙者爺那邊薦來的,我自然另眼看顧,只是你自要小心謹慎。」夫人間道:「你今年幾歲了?」梅公子道:「今年十六歲。」又問他姓甚名誰。梅公子將梅字去了每字,改了姓木,名馥。時尚書屋
樂天道:「姓不須改,只改了名字,取名榮,遂叫了木榮罷。」引到花園中,與他一間房安頓。真個好花園也,但見:
石勢玲瓏,花坡紆折。青波沼畔,跨着曲橋。苑轉綠蔭叢中,峙見畫閣參差。春有百花廳,杏疏雨,柳搖風,無非紅紫芳菲,百舌巧,鶯語嬌,好似笙簧迭奏。時尚書屋
夏有晚晴居,八窗洞達,閒看蕉綠侵書,一枕清涼,喜得花香撲硯。秋有賽蟾宮,丹桂軒,幽亭廣榭,曲徑高台,金風拂兮蕭瑟,天香浮兮馥郁。冬有漱雪齋、暖香閣,梅花甫綻,新月初升,低枝覆石,孤干繞溪崖;漠漠幽香,逐輕風而入幕,維維倩影,攜素月以窺窗。四時佳景,難以備述。時尚書屋
梅公子在園內,細細賞玩了一回。走到馮公書房內,擺着許多骨董玩器,名人詩畫,卻不在心上。見了滿架書史,暗自歡喜不盡。於是修原書版缺約六十字左右時尚書屋
第6回
詢根由隱情直訴 避嫌疑着意嚴防
綠梧軒,閒花地,秋色盈眸,一望寒煙翠。山帶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不管人憔悴。黯銷魂,追往事,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時尚書屋
明月高樓難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右調《蘇幕遮》
話說馮樂天有一個嫡弟,表字畏天,倒生一個兒子,只是有些獃氣,人取他一個渾名,叫做憨哥。那畏天是一個吃白食管閒事的生員。昔日樂天做官時,儼然是一個公弟二爺,書帖往來,包攬詞訟,好不熱閙。那些府縣,雖厭他歪纏,只因假着樂天圖書名帖,不好怠慢,只得依允。時尚書屋
以後漸漸的衙門情熟,廣交結納。此時樂天致仕在家,他也用不着依傍了。坐在家中,竟有人來尋他,包訟處和,俱少他不得。樂天再三勸阻道;「吾弟身列儒林,系名教中人,當自立品望。時尚書屋
吾蒙叨帝眷,謬登仕宦,除了年節慶賀,從不肯輕易趨揖公庭。總有切己的事情,只得隱忍丟開,不去計較。看得天下事,利之所在,害必隨之。有利而無害者惟書。時尚書屋
當杜門高堂,謝絶閒事,娛情詩酒間。盡可悠優取樂。何苦日與奸胥滑吏,趨走險道。竊謂吾弟所不取也。」
畏天道:「原非做兄弟的本懷,要是這樣忙碌碌,巴不得個焚香煮茗,論道講學,受一刻的清福。只因這些人敲門打戶,應接不暇。或倚強欺弱,恃富欺貧。我那時不知不覺動了個惻隱之心,只得與他伸冤理枉,排難解紛,保全兩造的身家。時尚書屋
處得事體停妥,那杯酒須些小事,即受他酬勞的幾兩銀子,也是理上應該的,不為罪過。據我看起來,誦經把素,是後世邈茫的事,抑強扶弱,倒是現在的功德。」樂天聽了他這一番花言巧語,不好與他爭論是非,只得點頭微笑而已。正是:
酒逢知己幹杯少,
話不投機半句多。時尚書屋
馮公兄弟二人,作事天壤之隔,因此不甚和睦。那畏天心裡暗喜樂天並無子嗣,只得一個女兒,少不得要嫁出的。時常對樂天說,要把憨哥過門立嗣。樂天不得侄兒長進,撫養讀書,接續宗。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