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第 12 頁


看見是個獃子,豈肯眼前增一個厭物。畏天倒也安心放膽,私心算計道:「馮氏族中,只有我們父子二人,田園房產,日後總是我們的,誰敢動得一毫,何必過門繼嗣才為的當。」故此後來把立嗣一說也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54)

看見是個獃子,豈肯眼前增一個厭物。畏天倒也安心放膽,私心算計道:「馮氏族中,只有我們父子二人,田園房產,日後總是我們的,誰敢動得一毫,何必過門繼嗣才為的當。」故此後來把立嗣一說也不提起,只等樂天去世就一鼓而擒。這也是他的造化。時尚書屋

正是[
痴人自有痴福,
泥神自有瓦屋。時尚書屋
且說樂天因暮年無子,轉着後事,未免唏噓慨嘆。一日對著夫人道:「我與你年俱六旬,孤力無助,只有一個兄弟,又是謀為不軌,品行欠端,後日必遭奇禍。指望侄兒成人,承嗣宗祧,又是一個蠢然無知的廢物。便是閨英女兒,頗覺靈敏出眾,才識超群,又是一個株守閨中的女子。時尚書屋
造物之顛顛倒倒,缺陷不平,真令人解說不出。我今意欲擇一佳婿,以完女兒終身,我與你也得半子相依,不憂無靠。但少年子弟,不失于粗俗,便失于輕佻。要個才德兼優能得吾意者,百不一見,又是一樁難事。時尚書屋
莫若使女兒,親自出個限韻詩題,索人酬和,播揚出去,那才學淺陋的自然不敢前來呈醜,必有英才佳土踴躍獻長。倘文口選中,待我再親自面試。若果然內外如一者,取為東牀,庶不誤女兒終身,而爾我亦倚托有人矣。夫人意下何如?」夫人尚在沉吟不語。時尚書屋
那時閨英侍坐,立起身來從容答道:「雙親膝下無人,孩兒終鮮兄弟,正可權做個不出門的男子,晨昏定省,怙恃終身,固孩兒之素願也。婚姻大事,數由前定,豈容人揀擇得的。況閨中題詠,事屬不經。倘俚詞鄙句,播揚開去,那些膏粱子弟,輕佻惡少,視為奇貨,或冒名借色,或倚勢強求,種種惡態,不可盡述。時尚書屋

那時父親卻之反多周折,就之又失擇配本懷,添出一番是非,徒增煩惱。」樂天點頭道;「孩兒之言,深為有理,只是我此一舉,亦出於不得已。男大須婚,女大須嫁。汝今年已及笄,不為早矣。」
閨英介面道:「孩兒粗知禮義,父親只管放心過去,自然有個天數,何必作此多方憂慮。」馮公夫婦俱讚歎不已。於是把擇婿的念頭,且歇息了。外人並不知閨英小姐具這般才貌,即有求親的來,馮公不中意就回了,因此姻事蹉跎不題。時尚書屋
再表梅公子,自到園內,暗喜藏身得所,又感馮公加意看顧。清晨起來,灌理花木,服役之暇,偷空便去讀書,夜間每讀到更盡漏澈。正是:
受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時尚書屋
話說馮公的書房,與梅公子的房相隔不遠。梅公子初時誦讀,留心收斂,不敢高聲。以後漸漸慣了,讀到忘懷處,便高聲朗誦起來。一夜馮公睡醒,忽聽得書聲朗朗,驚駭道:「怪哉,此處何得有書聲入耳?」仔細聽時,愈覺聲音悲切,不禁披衣起坐。時尚書屋
再聽時,那書聲竟從木榮房裡來的,不勝駭異。遂緩緩啟扉,一路步到木榮房邊。但見月明如水,樹影橫空,吟唔之聲與風聲上下,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宛如孤鶴唳空,幽閨泣婦,書聲中又帶有淒楚之意。回到房中想道:「我暮年不得一個接續書香的子嗣,不意木榮倒具此一種志氣。時尚書屋
我一向原有些疑惑,』他並不像個下人的行止。由今看來,莫不是去國懷仇,含冤隱跡的奇士?然我與趙連襟,志同道合,意氣相投,即有親友隱情,也該與我說明,何必如此喬裝,連我也瞞着?」挨至明日,梅公子並不知夜間被馮公窺聽讀書。那馮公存心要稽查他的來歷,朝晨看他揩檯抹凳,伏侍件件停當。馮公着意看他,愈覺有一種俊雅藹藹吉士的氣象。時尚書屋
暗想道:「我若平常這樣問他,決不肯實說真情。待我生個計較,探其口氣,看他如何?」待得飯後,馮公獨坐書齋,梅公子走來侍立在傍。樂天道:「木榮你曾吃飯否?速去收拾行李,我打發你原到趙老爺那邊去罷!」梅公子吃了一驚,跪下說道:「啟老爺,倘小的有冒犯差失處,情願受責。蒙老爺大恩抬舉,正當服役左右,老爺何出此言?」馮公扶起說道:「不是有甚麼過失,只是你有天大一樁禍事,關係非淺,在我這裡也未免有些不便,你休要瞞我。」
卻說馮公原不知情,故意設此恐嚇之計試他,不覺果然觸着真情,梅公子嚇得面如土色。撲簌簌掉下淚來道c「求老爺救小的則個。」馮公道:「你有甚事?細訴我知道方好救你。」梅公子想來,亭到其間,不得不實訴真情。時尚書屋
四顧無人,把書房門拽上,將父親盡忠而死,又被回祿,虧萬壽庵園覺僧收留讀書,拒見程鬆起禍,又虧徐魁代往,趙汝愚教他隱姓埋名,投這裡藏身的情由,細細說罷。放聲大哭道:「我以為棲身得所,不料被誰覷破,又有什麼禍事,今番必死無疑。」馮公聽到此處,獃了半晌。肅然起敬道:「原來就是梅年兄的令郎,趙連襟何必瞞我,深為可笑。」
梅公子道:「這是趙年伯救小侄之熱腸,只得假裝托跡,但老爺剛纔所說禍事,不知可再救得小的否?」樂天帶笑說道:「只因賢侄瞞我,我心上有些疑惑,故設此恐嚇之言,果然不出我料。」梅公子有如得了恩赦-般,一個驚心塊不知撇向東洋大海去了。樂天道:「從今後只好照舊行藏,我自暗加優待,連老荊不必與他說明。賢侄自去安心讀書,以俟際遇。」
梅公子再三致謝感激。馮公看見他人才俊雅,晶志不群,暗想道:「我為女兒姻事,無處覓一佳婿,不期家中倒有一個東牀坦腹,但此事且藏而不露。」故此在夫人,閨英面前,並不提起,但心中藏之而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