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醒風流 第 9 頁


」徐魁道:「先老爺忘身為國,難道我徐魁捐軀救不得主人麼?相公只要尋一個藏蹤安身的所在,待得朝廷清正,自有出頭的日子。事不宜遲。」連忙卸下自身的衣帽,去解梅公子的衣帽穿好了。只聽得外
作者:待考 / 頁數:(9 / 54)

」徐魁道:「先老爺忘身為國,難道我徐魁捐軀救不得主人麼?相公只要尋一個藏蹤安身的所在,待得朝廷清正,自有出頭的日子。事不宜遲。」連忙卸下自身的衣帽,去解梅公子的衣帽穿好了。只聽得外面一片聲喧嚷,打將進來,要捉梅公子。時尚書屋

徐魁推梅公子躲在牀下,挺身而出。時尚書屋
卻說徐魁的紀,與梅公子相彷彿,面龐亦不俗。一走出去,差人便認是真梅公子,就把鏈子鎖了。徐魁口中又句句是梅公子口氣,再無人疑惑到假替的地位,一夥蜂擁而去。有一首《鷓鴣天》詞,單道徐魁的好處。時尚書屋
歷盡風波血淚淋,
無端又被惡風侵。時尚書屋
捐軀替主千秋義,
愧殺當今惜命人。時尚書屋
霜雪操,鬼神驚,
忠臣門內出忠臣。時尚書屋
但求真主終無恙,
做個承祧後代身。時尚書屋
梅公子與園覺,嚇得獃了半晌,不知此禍從何而起,不敢高聲,只好暗暗傷痛,尋思安身的計策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徐魁被差人鎖了,帶到縣裡,知縣申文書解府。府裡點了長解,押送京中。一路上,解子道是韓府欽犯,干係非淺,好不小心禁防。徐魁情願撇身代死,倒不十分悲痛。時尚書屋
只是思量着主人前番被難,尚有我作伴伏侍。今番庵內畢竟安身不牢,瞭然一身,何處藏蹤避跡。又未知何日裡才能個出頭,不勝淒楚,暗暗流了多少眼淚。不一日到了京中,解進韓府來。時尚書屋

韓f定冑親自問道:「你是梅挺庵之子麼?」徐魁跪下道;「是。」韓侂冑道:「你父親獲罪聖上,自取殺身之禍,為何反怨恨我?發憤讀書,傷痛父親,思量報仇麼?」徐魁答道:「父親直言抗諫,冒瀆聖上,君賜臣死,理之當然,何以歸怨大人?至于憤志讀書,乃秀才本分,思念雙親,人子天性之常。大人豈可誤聽匪言,致陷無辜。」韓侂冑沉吟了半晌,欲要殺他,又無罪狀可按,只得發向天牢監候。時尚書屋
徐魁拘囚異鄉,並無親戚看顧,虧了獄官,姓李名燦號煥文,是一個賢人而隱于此做好事的。那獄中打掃得潔淨,並無穢之氣。不許禁子們毆罵罪犯,紮詐使用。凡遇冤陷官吏,雖不能替他伸冤理枉,卻十分周濟,所以監內罪犯,個個受他恩惠。時尚書屋
像當初于公之治獄,後來也興駟馬之門,這是後話。時尚書屋
且說李煥文看見韓府發下梅公子,明知無辜被陷,況欽敬他父親梅挺庵是盡忠死的,愈加看顧,那衣食二字,虧他周濟,自不必說。所以徐魁在監,並不曾吃苦。只是梅公子又到何處安身,後來如何?要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哭窮途遁跡灌園 得樂地權時作仆
長松徑折小溪頭。時尚書屋
班鹿胎中自布裘。時尚書屋
藥圃茶園為產業,
野麋林鶴是交遊。時尚書屋
雲生澗戶衣裳潤,
嵐隱山廚火燭幽。時尚書屋
最愛一泉新引得,
清冷屈曲遞增流。時尚書屋
話說梅公子,孤孤淒淒,弄得無處藏身:思量起前日程松請見,託疾拒他,畢竟為此起的禍端。雖虧徐魁挺身代去,但庵內如今棲依不得,倘被人覷破,遺累非淺。園覺勸他披剃出家,隨我們出去唸經拜懺,又無人認得,倒可安身度日。梅公子心中想道,「舍入空門,乃男子的盡頭路,四大皆空,五藴非有。時尚書屋
我這一腔憤憾,教我一時怎能解脫?若多像我之志灰意冷,則從來英雄困迪,豈終身湮沒而不彰,奸豪逞肆,豈奕世長享而不敗耶。天道福善禍淫,自然不爽,必無一往而不返之理。還是尋個所在,變姓易名,另圖個出身日子。」左思右,忽唸著趙汝愚,一向虧他周濟,莫若通個消息與他知,或有救我之策。時尚書屋
於是連夜修書,央求園覺送去。園覺正懷着鬼胎,巴不得梅公子別尋頭路,連忙動身到趙家來。門上進去報道:「嘉興萬壽庵師父求見。」趙汝愚知是梅公子那邊來的,忙出相見,揖過遜位坐定。時尚書屋
趙汝愚道:「敝年侄連遭顛沛,多蒙師父照拂,老夫深感五內,敝年侄近日起居好麼?」園覺道:「有要言奉告,容到密室書齋,方好具陳。」趙汝愚引園覺到書房內,吩咐家人備素飯伺候,有事呼喚方許進來。遂掩上了門,二人坐定。園覺將程松請見,梅公子託疾拒他,以至行文書提解,虧徐魁捐軀代去的話,細細述了一遍。時尚書屋
然後將梅公子來書送上。趙汝愚聽了,嚇得面如土色。大驚道:「不意又遭此奇禍,難得徐魁這樣義仆,忠義出在一門,真千古僅見。」於是拆開來書,看罷,道:「我這裡是住不得,走漏風聲,連老夫也不便,如之奈何?」躊躇了半晌道:「為今之計,只好改名換姓,潛隱他鄉,再作區處。時尚書屋
老夫有一個敝連襟,住在揚州鈔關門外,姓馮,表字樂天,曾做過刑部尚書。因見朝廷多事,見機隱去。造一個好園亭,朝夕談道捧經,真個靜以自娛。待我寫一封薦書去。」
趙汝愚說到此處,住了口,又作躊躇。園覺道:「老爺為何不說了?」趙汝愚道:「想來我認他甚麼人好,認了門生故舊,彼處賓朋往來,不免窺破。莫若將梅公子認為我家義男,他自然收用,權充灑掃之役,暫避目下之厄。望得朝廷清正,撥雲見日,那時便可脫穎囊中,自有個顯志立功日子,如此方為萬全。時尚書屋
但是他少年心性,只恐耐不得。」園覺道:「老爺計策固是妙極,但梅公子為人,素性高傲,即今之禍事,也從傲上宋的。一個按台老爺,尚以為奸黨不屑就見,如何肯俯充奴僕下役。」趙汝愚道,「這個全賴師父,將吾言去開導他。時尚書屋
大凡士人立身處世,有個常變,有個經權,孰不知一言一動品行攸關。敝年侄之不屑老程松,看一時操守為重,而吉凶禍福,有所不討。那知就去見他原不妨的。陽貨權奸也,孔子未嘗不往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