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10 頁


」老朝奉仔細問其下落,並無一字回答。問及小郎,那小郎拿指頭指着道:「只去問他,我們一毫不知。」那老朝奉急得心躁,興哥且自意氣揚楊,指着前邊該造大廳,指着後邊該造大園,不痴不顛,說來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10 / 45)

」老朝奉仔細問其下落,並無一字回答。問及小郎,那小郎拿指頭指着道:「只去問他,我們一毫不知。」那老朝奉急得心躁,興哥且自意氣揚楊,指着前邊該造大廳,指着後邊該造大園,不痴不顛,說來的都是迂闊之論。老朝奉揪發亂打,興哥嘻嘻道:「不要難為了十萬貫的財主,且自耐煩到了明年此時,若無本利到家再吵再閙也未遲哩。」

老朝奉只索忍氣吞聲,且自排遣過去。』不覺倏忽已到次年二月初邊,老朝奉便要催他起身,興哥道:「不消早去,只要此月、此日、此夜到那此地便了。」果然俟到邊際,興哥束裝前往。先一日已到彼處,暫借僧房歇下。時尚書屋
到那晚上,依舊單身坐在釣鰲磯上。黃昏已過,二更悄然,將及三更,那樹影裡果見一人大踏步走上磯來,叫道:「思兄何在?」興哥向前相見,把臂道:「真信人也!去年所事如何?」那漢道:「多承恩兄慷慨施助,將這五萬銀子即在沿海地方分頭糴得糧食,接濟六郡義師,方無脫巾之變。幸叨天庇,自去年四月起兵,所到之處,猶如破竹。今總計之,閩粵以及浙西已得三十郡縣,那海中倭夷島寇歸併百十餘處,令海中所稱海東天子劉琮即弟也。時尚書屋
去年潛身上普陀窺探,亦因營中缺乏糧食,欲向洛迦僧房借些佈施,不料大大叢林也就荒涼這個模樣。敢問恩兄高姓大名?」興哥道:「山野鄙人,毫無施展,留此姓名為何?」劉琮道:「一言相許,五萬銜恩,屍以祝之,猶難為報。何姓名之見吝也?」興哥遂將姓名、住居一一道破。不料從旁扈從的人早已聞報,一面將十萬金錢差人送至徽州汪宅去矣。時尚書屋
興哥一些不知,這是後話未題。且說劉琮邀了興哥,搬了行李,到得河口,艤舟相待。不一時間,到了大港,卻有數十彩鷁鱗次而集,旗幟央央,就有許多披甲荷戈的,整齊環列。時尚書屋
劉琮扶了興哥過船,便令發擂鳴金,掛帆理幟,出洋而去。未及五更,大洋中數萬艨艟巨艦,桅燈炮火震地驚天,到了大船即喚出許多宮妝姬嬪,匍伏艙板之上,齊稱恩主,不減山呼。時尚書屋
興哥也不自覺,如在雲夢之際。一面開筵設席,極盡水陸珍饈;一面列伍排營,曲盡威嚴陣勢。異方音樂,隊隊爭先;海外奇珍,時時奏獻。興哥整整住了十餘日,即欲辭歸。時尚書屋

那劉琮苦苦相留,情難被袂,心知興哥不能再住,一邊備了船隻,逐程相送;一邊捧出蓋世奇寶,舉以相贈。興哥眼也不看,一概固辭。劉琮道:「此非酬報恩兄之物,聊伸萬一之敬。今既不受,弟有錦囊三個,異日要緊之際開看便得。時尚書屋
此時未可預泄其機也。」興哥再拜,受之而別。一路歸家,也不知劉琮將錢十萬早已送到家下,不題老朝奉喜得不了。』且說興哥依舊瀟瀟散散而回。時尚書屋
老朝奉聞得興哥回來,舉家迎接。一門勢利都來道喜。興哥心已知之,絶不露一毫于顏色。時尚書屋
那些積年夥計俱來備席接風,興哥也一家不領,每人卻送青蚨五萬文,以償日來相與之意。卻在後園造起百尺高台,做那觀星望氣的勾當。耳邊廂聽得道路傳聞,說海東天子占了某州某縣,漸漸逼近徽州,人頭上荒荒亂亂,俱作逃竄之計。興哥道:「此時事勢已急。」
開一錦囊看時,如此如此。彼時隋朝既滅,唐主登基。興哥即便具了一道章疏投在節度使李冕衙門,求其代為申奏。自認團練義兵三千,不費朝廷一文一粒,保障一方,直待平定之後方受朝廷封賞。時尚書屋
李節度正在求賢枯渴之際,得此一疏,即便轉奏,奉了唐皇新旨,暫授南路總管之職,聽其便宜行事。興哥整師振旅,即使起行,駐師溫、睦之間。那些倭夷島寇不奉正朔,聽得義師初集,即便整兵秣馬,一擁前來,把那興哥全營密密層層圍得鐵桶相似。正在危急,再拆一個錦囊看時,他便營中立起十丈高竿一面黃旗,上書「海東十三路水陸全師都總管汪」。時尚書屋
外邊這些島夷看見旗號,許多頭領即便把旗從左一招,兵分四路,左右前後屯紮住了。不多時西南角上一隊兵馬約有百十餘人,牽着白馬一匹,飛星相似,直奔前來。一人口稱「奉海東天子命令,特送白馬奉還恩主汪老爺的」。營中接應報去,即令先鋒出來接了來書,驗看明白,果是當初之馬。時尚書屋
此馬渾身雪白,背上前後卻有黑斑二十四點,喚名葡萄雪,乃是一匹龍馬。始初當在鋪中,興哥原是愛上他的,卻叫不出他的名色。自從劉琮借去,一到海濱如魚得水,劉琮騎了他,到處成功。海東一帶地方都認得一條白龍現世,不但人人畏懼,就是萬馬見了亦個個攢蹄委鼠,無不懾服他的。時尚書屋
興哥騎了此馬,那沿海地方都認做劉老爺領兵到來,處處擺圍迎接,俱應殷懃,不煩一矢,俱已貼然歸順。始初止得義兵三千,不及一載已就招徠有五萬之眾。俱是劉琮有令在先,要讓漳南十鎮報他做個絶世奇功。不料第3年間,天時亢旱,師次建南,米價騰湧,至六兩一擔。時尚書屋
人民洶洶,軍士嗷嗷,朝暮將有不測之變。興哥心急,又將一個錦囊拆看,卻也正為此着。時尚書屋
即傳令沿海烽台俱將白帶號旗掛起。海上哨探小卒不日報知劉琮,即便傳令速備糧米五百萬石,沿海前來接濟。軍民歡聲振地,一路太平。兵馬已抵漳南大鎮,建牙開府,大布雄威。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