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11 頁


節度藩鎮屢屢奏有奇功,不時頒有欽賞,官爵加封至吳國公,袞衣玉帶,賜尚方劍,便宜行事,不啻天子行為。正在熱閙之際,一日劉琮連宗千號,直進南海小洋,要與吳國公相會。吳國公開營列隊,倍加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11 / 45)

節度藩鎮屢屢奏有奇功,不時頒有欽賞,官爵加封至吳國公,袞衣玉帶,賜尚方劍,便宜行事,不啻天子行為。正在熱閙之際,一日劉琮連宗千號,直進南海小洋,要與吳國公相會。吳國公開營列隊,倍加整肅威嚴,一如前日劉琮相見故事。酒至三巡,劉琮即問:「恩兄自前歲出山,聞得尚未娶有尊嫂。時尚書屋

若不相棄,舍妹年已及笄,情願送來,以備箕帚。」吳國公見說,遜謝不敢。劉琮決意再三,吳國公道:「婚姻大事,在家入告父母,身在海外當奏明朝廷方敢應允。但弟又有一說,既與吾兄結為姻親,方今聖天子正位之初,四海聞風向化。時尚書屋
吾兄與其寄身海外,孰若歸奉王朔?在內不失純臣之節,在外不損薄海之威。朝廷不疑,海邦安枕,此亦立身揚名之大節也。」劉琮連聲允諾。即日齊集兩邊營內頭目,設備太牢大禮,歃血盟心,一面賫修降表,一面保奏投誠。時尚書屋
此時正是大唐武德四年,天子禦覽奏章,龍顏大喜,特旨差內翰官一員沿海宣揚德化,大頒欽賞,進爵封為越王,賜名汪華,命欽天監擇日完姻。劉氏封為安海郡君,金書鐵券世襲王爵,追封五世。劉琮賜爵為平海王,永鎮海東。汪劉兩家世世婚姻不絶,直終唐代,克盡臣節,以為千秋美談。時尚書屋
』眾人道:『今日這位朋友說這故事,更比尋常好聽。不意豆棚之下卻又添了一位談今說古、有意思的人也。』
那人道:『在下幼年不曾讀書,也是道聽途說。遠年故事,其間朝代、官銜、地名、稱呼,不過隨口揪着,只要一時大家耳朵裡轟轟的好聽,若比那尋了幾個難字、一一盤駁鄉館先生,明日便不敢來奉教了。』眾人道:『太謙,太謙!尊兄口比懸河,言同勒石,胸中必多異聞異見,正要拱聽。』各各稱謝而去。時尚書屋
總評讀此一則者,不可將愚魯、伶俐錯會意了,就把汪興哥看作兩截人。其所以獃痴啞巴,萬金散盡,正其所以保五州、封越國根基作用也。天下奇材大俠,胸徹萬有,心中具不可窺測之思,觀人出尋常百倍之眼。一言一動,色色不欲猶人,況區區守錢之虜、賣菜之傭,錙銖討好,尤其所鄙薄而誹笑之也久矣。時尚書屋

如隋末兵亂,世事可知,不能為唐太宗,則為錢武肅。時尚書屋
若虯髯海外,又是一着妙棋,彼固不屑為北面事人之輩者也。時尚書屋
處此亂世,倘不克藏身,露出奇材大俠,非惟無可見長,抑且招禍。即五代歙人汪台符,博學能文章。時尚書屋
徐知誥出鎮建業,台符上書陳利病,知誥奇之,宋齊丘嫉其纔,遣人誘台符痛飲,推石城蚵皮磯下而死。此不能獃痴啞巴之驗也。篇中摹寫興哥舉動,極豪興、極快心之事,俱庸俗人所為懮愁嘆息焉者。孰知汪君等算然,掀天揭地,已如龜卜而燭照之矣。時尚書屋
錦囊一段波瀾,固是著書人寬展機法耳。此則該演一部傳奇,以開世人盲眼,當拭目俟之。時尚書屋

第4則 藩伯子破產興家

『陶淵明詩云:「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希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不論甚麼豆子,但要種他,須先開墾一塊熟地,好好將種子下在裏邊。他得了地氣,自然發生茂盛。望他成熟,也須日日清晨起來,把他根邊野草芟除淨盡,在地下不占他的肥力,天上不遮他的雨露,那豆自然有收成結果。時尚書屋
譬如人生在襁褓中,要個正氣的父母教訓,沒有什麼忤逆不孝的樣子參雜他;稍長時,又要個正氣的弟兄扶持,也沒有什麼姦盜詐偽的引誘他,自然日漸只往那正路上做去。小時如此,大來必能成家立業,顯親揚名,一代如此,後來子孫必然悠久蕃盛,沒有起倒番覆,世世代代就稱為積善之家了。再沒有小時放闢邪侈,後來有收成結果的,也沒有祖宗行勢作惡,子孫得長遠受用的。時尚書屋
古語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分明見天地間陰陽造化俱有本根,積得一分陰鯫纔得一分享用,人若不說明白,那個曉得這個道理?今日大家閒聚在豆棚之下,也就不可把種豆的事等閒看過。』內中一人上前拱手道:『昨者尊兄說來的大有意思,今又說起,這般論頭也就不同了,請竟其說。』這位朋友反又謙讓一回,說道:『今日在下不說古的,倒說一回現在的,說過了也好等列位就近訪問,始知小弟之言不似那蘇東坡「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一類話也。時尚書屋
且將幾句名公現成格言說在前邊當個話柄,眾位聽來也有個頭緒。你道那格言是何人的?乃是宋朝一位宰相姓司馬,名光,封為溫國公,人俱稱他做司馬溫公。曾有幾句垂訓說道:「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于冥冥之中,以為子孫長久之計。」他這幾句不是等閒說得出的,俱是閲歷人情,透徹世故,隨你聰明伶俐的人,逃不出他這幾句言語。時尚書屋
譬如一個王孫公子,他家的金銀擁過北斗。後來子孫不知祖父創業艱難,只道家家都是有的,不當錢財,當費固費,不當費也費,繩鋸木斷,水滴石川,只自日漸消磨,不久散失,如何守得他定?「子孫未必能守」正謂此也。又道:錢財易於耗散,囤在那裡惹人看想。功名富貴都是書香一脈發出來的,不如積下些千古奇書,子孫看了,一朝發跡,依舊起家;倒不比那積金的,又悠久穩實些?那知富貴之家享用太過,生的子孫長短不齊,聰明的領會得來,依舊得那書的受用;那愚蠢的生來與書相忤,不要說不去讀他,看見在面前就如眼中之釘,急急拔去纔好。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