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12 頁


或者一大部幾十套的,先零落了幾套;幾十本的,先損壞了幾本。或者內庫纂修,或者手抄秘錄,人所不經見的,也當尋常《兔園冊》、雜字本兒一樣,值十兩的不上二三,值二三兩的不消三五錢,也就耗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12 / 45)

或者一大部幾十套的,先零落了幾套;幾十本的,先損壞了幾本。或者內庫纂修,或者手抄秘錄,人所不經見的,也當尋常《兔園冊》、雜字本兒一樣,值十兩的不上二三,值二三兩的不消三五錢,也就耗散去了。時尚書屋

又或被幫閒蔑片故意雜亂拆開,說道:「這書是不全的,只好做紙筋稱掉了。」他倒暗暗做幾遭收去,卻另輯成全部,賣了等段銀子。看將起來不惟不能讀,就是讀字半邊了,賣也未必能賣了。時尚書屋
故此溫公只要勸人積些陰德,在於人所不知不覺之處,那天地鬼神按着算子,壓着定盤星,分分厘厘,全然不爽,或於人身,或于子孫,一代享用不盡的再及一代,十代享用不盡的再及生生世世,不斷頭的。只要看那積的陰鯫厚薄何如,再不錯了一人、誤了一人。此事向人如何說得明白?連自己也全然不知,或一代就有報應的,或有十餘代方有效驗的。總之冥冥中自成悠遠,不是那電光池影,霎時便過的事也。時尚書屋
話亦不要說得長了,在下去年往北生意,行至山東青州府臨朐縣地方,信着牲口走到個村落去處。只見灌木叢陰之中,峻宇如雲,巍牆似雪,飛甍畫棟,峭閣危樓,連着碧沼清池,雕欄曲檻,令人應接不暇。那周圍膏腴千頃,牲畜成群,也都沒有數目。時尚書屋
此時在下也因日色正中,炎暑酷烈,就在近處一個施茶庵內憩息片時。問着一個憎人:「此是何宅?」那僧人笑了一笑,兩頭看見沒人,答道:「此是敝檀越閻痴之宅。這些光景都是痴子自掙來的。」我道:「既痴怎能到這地位?」僧人道:「這話長哩。時尚書屋
居士要知,請進裏邊坐下,吃些素齋,從容說來,倒也是一段佳活。」在下隨着長老進了齋堂,重複問訊,敘坐一回。奉茶將罷,僧人指着佛前疏頭,道:“此疏就是檀越大諱,姓閻名顯,今年五十三歲了。他父親名光鬥,是萬曆初年進士,少年科第,初為崑山知縣,行取吏科給事。時尚書屋
資性敏捷,未經行取時節,做官倒也公道。自到了吏科,入于朋黨,挺身出頭,連上了兩三個利害本章。皇帝只將本章留中不發。那在外官兒人人懼怕,不論在朝在家,天下的貪酷官員送他書帕,一日不知多少。時尚書屋

到後來年例轉了浙江方伯,放手一做,扣克錢糧,一年又不知多少。朝中也有看不過的,參了一本。他就瀟瀟灑灑回來林下。初時無子,也還有鬆動所在。時尚書屋
自從得了痴子,只道掙的家當付託有人,那刻薄尖酸一日一日越發緊了。每日糾集許多游手好閒之徒,逐家打算。早早的起身到那田頭地腦,查理牛羊馬匹、地土工程。拿了一把小傘,立於要路所在,見有鄉間財主、放蕩兒郎,慌忙堆落笑容,溫存問候,邀人莊上吃頓小飯,就要送些銀子生放利息,或連疆接界的田地就要送價與他。時尚書屋
莊客一面騙他寫了賣契,一文不與,日後遇著,早早避進去了。不五六年,地土房產添其十倍。公子到得十歲,那方伯公一朝仙逝去了。留的家當都是管家平分的平分、克落的竟克落了。時尚書屋
平素那些親眷都是被他斲削的,在旁冷眼相覷,並無一人來管着他。夫人請了一位先生教他讀書,指望他進學,也好保守家當。那知文理不通,連那縣考也不能取一名。公子一般也曉得榮辱所關,拿了幾兩銀子央人送考,那親眷朋友正欲哄他,那有一人幫襯?不覺已到十七八歲,自己也覺有些忿悶。時尚書屋

一日改換衣裳,直到五六十里之外,仔細探聽自的家世如何如何。卻見三四人坐在樹下,一人嚷道:『閻布政這樣聲勢,如今卻也報應了!』公子聽聞此言,也就挨身坐在旁邊,徐徐問道:『閻鄉宦住在那裡?』那人道:『住在城裡。』公子道:『他家做官的雖死,卻也無甚報應去處。』那人道:『你年小不知。時尚書屋

把當初吞占的聲勢、騙哄的局面、盤算的計較,每人說了許多。時尚書屋
臨後一人說到傷心之處,恨不在地下挖那做官的起來,象伍子胥把那楚平王鞭屍三百纔快心滿意哩。那公子驚得心瞪目獃,往家急走。嘆氣道:『我父親如此為人,我輩將來無噍類矣!』
一面喚了幾個管家,一面喚了許多莊頭,將那地土字型大小人戶一一開出,照名檢了文契,喚了一個蒼頭,自家騎匹蹇驢,挨家訪問,將文契一一交還,那人感謝不荊不半年,還人地土也就十分中去了五分。那些年遠無人的依舊留下。無心讀書,日逐就有許多幫閒篾片看得公子好着那一件,就着意逢迎個不了。時尚書屋
一年之間,門下食客就有百餘人。跟隨莊戶拿鷹逐犬、打彈踢球、舞槍使棒的,不下二三百。一日天雨,在家無事,喚一評話先兒到來,叩了一首,手中擎着一尾鮫魚上獻,公子喚廚司收去不在話下。彼時五月天氣,東海鮫魚卻是時物,每一尾值錢千文。時尚書屋
那先兒虔心覓得,指望打一個大大抽豐。卻見公子全不介意,心中十分委決不下,說得幾句,便道:『公子,小人所奉之魚卻是致心覓來,此時趁鮮餐用方好。』公子又不理論,先兒又勉強說了幾句,又把那魚提起。公子即便封銀五兩賞賜先兒,又着人捧着一個大盒,叫那先兒且去。時尚書屋
出門看時,卻有十餘尾鮫魚在內,纔見他家動用,不是小人意見度量得的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