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3 頁


那知之推乃是個忠誠苦節之臣,隨了重耳四遠八方,艱難險阻,無不嘗遍。一日逃到深山,七日不得火食,重耳一病幾危。隨行者雖有五人,獨有之推將股上肉割將下來,煎湯進與重耳食之,救得性命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3 / 45)

那知之推乃是個忠誠苦節之臣,隨了重耳四遠八方,艱難險阻,無不嘗遍。一日逃到深山,七日不得火食,重耳一病幾危。時尚書屋

隨行者雖有五人,獨有之推將股上肉割將下來,煎湯進與重耳食之,救得性命。不覺荏荏苒苒過了一十九年,重耳方得歸國,立為文公,興起霸來。後來那四個從龍之臣都補了大官受了厚祿,獨之推一人當日身雖隨着文公周行,那依戀妻子的心腸端然如舊。一返故國便到家中訪問原妻石氏下落,十餘年前早已搬在那綿竹山中去了,之推即往山中探訪消息。時尚書屋
石氏方在家把泥塑一個丈夫,朝夕打罵得,不已,忽然相見,兩個顏色俱蒼,卻不認得,細說因由,方纔廝認,忽便震天動地假哭起來。之推把前情說了一番,那石氏便罵道:『負心賊!閃我多年,故把假言搪塞。』只是不信。少不得婦人家的舊規,手撾口咬、頭撞腳踢了一回。時尚書屋
弄得之推好像敗陣傷亡,垂頭喪氣,一言也不敢發,只指望待他氣過,溫存幾時,依舊要出山做官受職去的。那知石氏心毒得緊,原在家中整治得一條紅錦九股套索在衣箱內,取將出來,把之推扣頸縛住,頃刻不離,一毫展動不得。時尚書屋
說道:『我也不願金紫富貴,流浪天涯,只願在家兩兩相對,齏鹽苦守,還要補完我十九年的風流趣興,由那一班命運大的做官罷了。』之推既被拘繫,上不能具疏奏聞朝廷,下不能寫書邀人勸解,在晉文公也不知之推在於何處。倒是同難五人中一人不見之推出山,朝廷又不問他下落,私心十分想慕,不肯甘心,造下一首四言鄙俚之句,貼于宮門,暗暗打動文公意思。詩曰:『有龍矯矯,頓失其所。時尚書屋
五蛇從之,周流天下。時尚書屋
龍饑乏食,一蛇割股。龍返于淵,安其壤土。四蛇入穴,皆有處所。一蛇無穴,號于中野。時尚書屋
』一時間宮門傳誦,奏聞文公。時尚書屋

文公惶愧不已,遂喚魏鮤遍訪之推下落。之推身已被系,安得出來?魏鮤是個武夫,那裡耐煩終日各處搜求,況且綿竹之山七百里開闊,實難蹤跡。卻算計道:『我四下里放起火來,燒得急了,怕他不奔將出來!』此時乃是初春天氣,山上草木尚是乾枯的,順着風勢教人舉火,一霎時漫天漫地捲將起來。那知之推看見四下火起,心知魏鮤訪求蹤跡,爭奈做了個藤纏螃蟹、草縛團魚,一時出頭不得。時尚書屋
即使遇著魏鮤,磨滅得不成冠裳中人體面,一時忿恨在心,不如速死為快!因而乘着石氏睡熟,也就放一把無情火來。那火卻也利害,起初不過微煙裊裊,攪着石罅巒光,在山間住久的還不覺得。未幾,火勢透上樹枝,惹着松油柏節,因風煽火,火熾風狂,從空舒捲,就地亂滾將來。一霎時,百道金蛇昂頭擺尾,千群赤馬縱鬣長嘶。時尚書屋
四壁廂嗶嗶叭叭之聲勝似元宵爆竹,半天裡騰騰閃閃之焰不減三月咸陽。逃出來的狐狸,跳不動的麂鹿,都成肉爛皮焦;叫不響的鴉鷹,飛不動的鸞鶴,儘是毛摧羽爍。此時石氏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奔前不能,退後不得,漸漸四下緊逼將來,就把之推一把抱定說道:『此後再不妒了!』卻也悔之晚矣。那知石氏見火勢逼近,絶不着忙,只願與之推相抱相偎,毫無退悔,故此火勢雖狂,介子夫妻到底安然不動。時尚書屋
略不多時,之推與石氏俱成灰燼。後來魏鮤搜山,看見兩個燒死屍骸,方曉得之推夫婦已自盡了。正要收取骸骨,中間尚有一堆余火未熄。魏鮤仔細上前看時,卻又不青不紅,不紫不綠,一團鬼火相似,真也奇異。時尚書屋
忙教左右將那燒不過的樹枝撥開看時,乃是斗大一塊鵝卵石滾來滾去。那火光亦漸漸微了,石子中間卻又放出一道黑氣,上沖霄漢,風吹不斷。魏鮤同一夥人見得恁般作怪,即忙寫了一道本章,把此一塊寶貝進上文公,大略說之推高隱之士,不願公侯,自甘焚死。紀載他焚燒之時,正是清明節前一日。時尚書屋
文公心中惻然,即便遣官設祭一罈,望空遙奠,又命下國中,人家門首俱要插柳為記,不許舉火,只許吃些隔夜冷食。至今傳下一個禁菸寒食的故事。時尚書屋
那塊寶貝也只道甚麼活佛、神仙修煉成的金剛舍利子一樣,忙教後宮娘娘、妃嬪好好收藏。那知這物卻是禍胎,自從進宮之後,人人不睦,個個參差。後來文公省得此物在內作祟,無法解禳。時尚書屋
直到周天王老庫中,請出后妃傳下來百煉降魔破妒金剛寶錘,當中一下將來,打得粉花零碎,漫天塞地化作萬斛微塵,至今散在民間,這黑氣常時發現。此是外傳,不在話下。且說那石氏自經大火逼近之際,抱著耿耿英靈,從那烈焰之中一把扭定了介之推,走闖到上帝駕前,大聲訴說其從前心事。上帝心裡也曉得妒婦罪孽非輕,但守着丈夫一十九年,心頭積恨一時也便泯滅不得。時尚書屋
適值有一班散花仙女又在殿前,懼憐他兩個夫婦都有不得已一片血誠,在生不曾受得文公所封綿上之田,死後也教他夫妻受了綿地血食。但是妒心到底不化,凡有過水的婦人,都不容他畫眉搽粉、大袖長衫,俱要改換裝束。那男人到廟裡看的,也不許說石尤奶奶面目變得醜惡、生前過失。時尚書屋
但有奉承奶奶幾句、數落之推幾句的,路上俱得平安順利。時尚書屋
近日有個鄉間婦人,故意妝扮妖妖嬈嬈渡水而過,卻不見甚麼顯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