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4 頁


此是石奶奶偶然赴會他出,不及堤防,錯失的事。那知這婦人意氣揚揚,走到廟裡賣嘴弄唇,說道:『石奶奶如今也不靈了,我如此打扮,端的平安過了渡來。』說未畢口,那班手下的幫妒將帥火速報知,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4 / 45)

此是石奶奶偶然赴會他出,不及堤防,錯失的事。那知這婦人意氣揚揚,走到廟裡賣嘴弄唇,說道:『石奶奶如今也不靈了,我如此打扮,端的平安過了渡來。』說未畢口,那班手下的幫妒將帥火速報知,一霎時狂風大作,把那婦人平空吹入水裡淹死了。查得當日立廟時節,之推夫婦原是衣冠齊楚並肩坐的,為因這事平空把之推塑像忽然改向朝着左側坐了。時尚書屋

地方不安,改塑正了,不久就坍。如今地方上人理會奶奶意思,故意塑了這個模樣。此段說話,卻不是成了神還要妒的故事麼?時尚書屋
至今那一鄉女人氣性極是粗暴,男人個個守法,不敢放肆一些。時尚書屋
凡到津口,只見陰風慘慘,恨霧漫漫,都是石奶奶狠毒英靈障蔽定的。唐時有人到那裡送行吟詩,有『無將故人酒,不及石尤風』之句,也就是個證了。那幾個後生聽了嚷道:『大奇!
大奇!方纔那首「青竹蛇兒」的詩可見說得不差,不差。』又有一個說道:『今日搭個豆棚,到是我們一個講學書院,天色將晚,各各回家,老丈明日倘再肯賜教,千萬早臨。晚生們當備壺酒相候,不似今日草草一茶已也。』
總評《太平廣記》云:『婦人屬金,男子屬木,金克木,故男受制於女也。』然則女妒男懼,乃先天稟來,不在化誨條例矣。時尚書屋
雖然,子即以生剋推之,木生火,火能克金;金生水,水又生木。則相剋相濟,又是男可制女妙事。故天下分受其氣,所以『妒』、『懼』得半,而理勢常平。艾衲道人《閒話》第1則就把『妒』字闡發,須知不是左袒婦人,為他增焰也。時尚書屋
妒可名津,美婦易貌;鬱結成塊,後宮參差。此一種可鄙可惡景象,縷縷言之,人人切齒傷心,猶之經史中『內君子,外小人』。時尚書屋

揣摩小人處,十分荼毒氣概;揣摩君子處,十分狼狽情形。究竟正氣常存,奇衷終餒,是良史先賢之一番大補救也。知此則《閒話》第1及妒婦,所謂詩首《關罘,書稱『矨降』可也。時尚書屋

第2則 范少伯水葬西施

范少伯水葬西施俗語云:『酒逢知己千鍾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可見飲酒也要知己。若遇著不知己的,就是半杯也飲不下去;說話也怕不投機,若遇著投機,隨你說千說萬,都是耳躲順聽、心上喜歡,還只恐那個人三言兩語說完就掃興了。時尚書屋
大凡有意思的高人,彼此相遇,說理談玄,一問一答,娓娓不倦;假使對著沒意思的,就如滿頭澆慄,一句也不入耳。倒是那四方怪事、日用常情,後生小子聞所未聞,最是投機的了。時尚書屋
昨日新搭的豆棚雖有些根苗枝葉長將起來,那豆藤還未延得滿,棚上尚有許多空處,日色曬將下來,就如說故事的,說到要緊中間尚未說完,剩了許多空隙,終不爽快。如今不要把話說得煩了。再說那些後生,自昨日聽得許多妒話在肚裡,到家燈下紛紛的又向家人父子重說一遍。有的道是說評話造出來的,未肯真信,也有通道古來有這樣狠妒的婦人,也有半信半疑的,尚要處處問人,各自窮究。時尚書屋
弄得幾個後生心窩潭裡、夢寐之中,顛顛倒倒,只等天亮就要往豆棚下聽說古話。時尚書屋
那日色正中,人頭上還未走動。直待日色蹉西,有在市上做生意回來的,有在田地上做工閒空的,漸漸走到豆棚下,各占一個空處坐下。不多時,老者也笑嘻嘻的走來,說道:『眾位哥哥卻早在此,想是昨日約下,今朝又要說甚麼古話了。』
後生俱欣欣然道:『老伯伯!昨日原許下的,我們今日備了酒餚,要聽你說好些話哩。但今日不要說那妒婦,弄得我們後生輩面上沒甚光輝,卻要說個女人才色兼全,又有德性,好好收成結果的,也讓我們男人燥一燥皮胃。』那老者把頭側了一側,說道:『天地間也沒有這十全的事,紅顏薄命,自古皆然。或者有色的未必有才,有才的未必有色,有色有才的未必有德,即使有才、有色、有德的,後來也未必就有好的結局。時尚書屋
三皇以前遠不可考,只就三代夏、商、周而言,當在興時,看來雖有幾個賢聖之後,那纔、貌、德、色也不聞有全備之稱。及至亡國之時,每代出了個妖物,倒是纔色兼備的。』眾後生說:『那興夏禹王的是那一個?』老者道:『待我慢慢想來。記得禹王之父,名叫伯鯀,娶了有莘氏的女,名叫修己。時尚書屋
看見天上流星貫昴,感孕而生了禹王于道之石紐鄉。那時洪水滔天,禹王娶了涂山氏做親,方得四日,因其父親治水無功,堯帝把他殺在羽山。虞舜保奏禹王纔能堪以治水,即便出門。在外過了一十三年,自家門首走過三次,並不道是家裏邊,進去看看妻子。時尚書屋
那涂山氏也曉得丈夫之性孤古乖怪,也並不出門外來看看丈夫。時尚書屋
不幾年間,洪水平定,堯帝賜禹王玄圭,告成其功。後來虞舜把天下亦讓與他,涂山氏做了皇后,豈不是個有才有德的?但當日也不曾有人說他怎的標緻,此正是賢聖之君在德不在貌也。時尚書屋
後來傳了十六、七代,傳到履癸,是為帝桀。平生好勇,力敵萬人,兩手能伸鐵鉤;貪虐荒淫,傷害百姓。曾去伐那諸侯。時尚書屋
有施氏見桀王無道,無計可施,止有一女,名為妹喜,生得十分美貌,多才多技,堪以進獻。那桀王果然一見魂迷,無事不從,無言不聽。把百姓之財盡數搜索攏來,如水用去;將那珍饈百味堆將起來,肉山相似。造下許多美酒,傾在池中,可通船隻往來;兩邊的酒糟迭起成堤,人到上面可望十里。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