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5 頁


凡遊覽至此,上邊打一聲鼓,下邊人低頭叩到池中飲酒,就像牛吃水的相似,叫做牛飲,不下有三千餘人,妹喜方以為樂。如此淫縱,萬民嗟怨,虧殺成湯皇帝出來,把妹喜殺了,桀王放於南巢。如今江南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5 / 45)

凡遊覽至此,上邊打一聲鼓,下邊人低頭叩到池中飲酒,就像牛吃水的相似,叫做牛飲,不下有三千餘人,妹喜方以為樂。如此淫縱,萬民嗟怨,虧殺成湯皇帝出來,把妹喜殺了,桀王放於南巢。如今江南廬州府巢縣地方,就是那無道之君結果處了。此是第1個女中妖物也。時尚書屋

『夏王的天下傳到商時,商朝代代也有賢聖之後,只是平平常常,也無才德之顯。直傳到二十八代,生一個紂王出來。時尚書屋
他天性聰明,作事敏捷,力氣勇猛可以抵對猛獸。說來的話都是意想不到的,如有人欲諫止他,就先曉得把言語搪塞在先,人卻開口不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他卻有無數巧言搪塞過了。時尚書屋
終日興工動作,做那輿馬宮室之類,件件窮工極巧。就愛上一個諸侯有蘇氏之女,名喚妲己。寵幸異常,惟其所好,無不依從。當初夏桀無道做下的酒池肉林也就摹仿他做將起來。時尚書屋
又叫宮中男女赤體而行淫污之事,隨地而做,也不怕觸犯天帝。宮中開了九市,長夜酣歌,沈湎不散,朝政不理,四方怨望。妲已看見人民恨他,威令不行,乃重為刑闢,以火燒紅熨斗叫人拿着,手就爛了;更立一銅柱,炭火逼紅,叫人抱柱,立刻焦枯,名為炮烙之刑。還有許多慘刻刑罰,卻難盡說。時尚書屋
那紂王只要妲己喜歡,那裡顧得後來?武王興兵伐紂,紂王自焚而死。時尚書屋
假使妲己有這個美色,沒有這種惡纔,也不到得這地方,此又是一個有色有才的妖物證見了。那時武王之父文王是個聖人,就有一個母親后妃最是賢德。其纔又能內助,並無妒心。文王姬妾甚多,生了百子,果然千古難得的。時尚書屋
當日就有《關罘、《麟趾》之詩,誦他懿德。尚有人譏刺道:「此詩乃是周公所作,若是周婆決無此言。」這不是譏刺后妃,只為天下妒婦多了故作此語,越顯得后妃之賢不可及了。到後來周幽王時,又生出一個妖物,卻比夏商的更不相同,几乎把周家八百年的社稷一時斷送了。時尚書屋

這個妖物叫做褒姒。雖則是幽王之後,其來頭卻在五六百年前夏時就有種了。』眾後生道:『這個妖物果是奇怪,怎麼夏時就種這個禍胎在那裡呢?』老者道:『夏德衰了,褒姒之祖與夏同姓,那時變作二龍降于王庭,乃作人言,「我乃褒國之君也。」夏王怒而殺之,那龍口裡吐出些津沫來,就不見了。時尚書屋
臣子見是龍吐出的,卻為奇異,就盛在水桶之內,封錮在寶藏庫中。直到周厲王時,到庫中打開桶來看時,那津沫就地亂滾,直入宮中,撞到幼女身傍,就不見了。此女纔得十二三歲,有了娠孕。是時民間有個謡言道:『壓弧箕服,實亡周國。”
後來鄉間一個男子手拿山桑之弓,一個婦人手拿草結之衣,上街來賣,市人見他應着重謡,就要報官,二人慌忙逃竄。適然撞着有孕的童女,生下一個女兒,棄于道傍。那對夫婦憐憫他,收養在懷,逃入褒國。後值褒君有罪系于獄中,遂將此女獻上。時尚書屋
周王見他美貌,收在後官。舉止端莊,並不開口一笑。若論平常不肯笑的婦人,此是最尊重有德的了。那知這個不笑,卻是相關甚大,得他一笑,正是傾國傾城之笑,故此一時不能遽然啟齒。時尚書屋
周幽王千方百計引誘着他,褒姒全然不動。那時周王國中有令,凡有外寇之警,舉起烽台上號火為信,都來救應。幽王無端卻放一把空火,各路諸侯來時,卻無寇警。時尚書屋
褒姒見鬨動諸侯撲了一空,不覺啞然一笑。後來犬戎入犯,兵臨城下,幽王着急,燒盡了烽台上火,那諸侯只當戲耍,都不來了。幽王遂被犬戎所殺。卻不又是一個亡國的妖物麼?如此看來,纔全德備的婦人委實不大見有。時尚書屋
』眾少年介面道:『亡國之妖顛倒朝綱,窮奢極欲,至今人說將來,個個痛恨,人人都是曉得的。昨日前村中做戲,我看了一本《浣紗記》,做出西施住居薴蘿山下,范大夫前訪後訪,內中唱出一句,說「江東百姓,全是賴卿卿」。可見越國復得興霸,那些文官武將全然無用,那西施倒是第1個功臣。後來看到同范大夫兩個泛湖而去,人都說他俱成了神仙。時尚書屋
這個卻不是纔色俱備、又成功業、又有好好結果的麼?』老者道:『戲文雖則如此說,人卻另有一個意思。看見多少功成名遂的人遇著猜忌之王,不肯見機而去,如文種大夫,畢竟為勾踐所殺。故此假說他成仙,不過要打動天地間富貴功名的人,處在盛滿之地,做個急流勇退的樣子,那有真正成仙的道理?我在一本野史上看見的卻又不同。時尚書屋
說這西子住居若耶溪畔,本是一個村莊女子。那范大夫看見富貴家女人打扮,調脂弄粉,高髻宮妝,委實平時看得厭了。一日山行,忽然遇著淡雅新妝波俏女子,就道標緻之極。其實也只平常。時尚書屋
又見他小門深巷許多醜頭怪腦的東施圍聚左右,獨有他年紀不大不小,舉止閒雅,又曉得幾句在行說話,怎麼范大夫不就動心?那曾見未室人的閨女就曉得與人施禮、與人說話?時尚書屋
說得投機,就分一縷所浣之紗贈作表記?又曉得甚麼惹害相思等語?一別三年,在別人也丟在腦後多時了,那知人也不去娶他,他也不曾嫁人,心裡遂害了一個痴心痛玻及至相逢,話到那國勢傾頽,靠他做事,他也就獃獃的跟他走了。可見平日他在山裡住着,原沒甚麼父母拘管得他,要與沒識熟的男子說話就說幾句,要隨沒下落的男子走路也就走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