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7 頁


正在訪問,那知走出一個鄉老來,說得極妙:「你道西子是個國色天香,當初乃是敝地一個老大嫁不出門的滯貨,偶然成了虛名。若果然絶色奇姿,怎麼肯送到你下路受用!」那士夫一個沒趣,即刻起身去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7 / 45)

正在訪問,那知走出一個鄉老來,說得極妙:「你道西子是個國色天香,當初乃是敝地一個老大嫁不出門的滯貨,偶然成了虛名。若果然絶色奇姿,怎麼肯送到你下路受用!」那士夫一個沒趣,即刻起身去了。』眾後生拍手笑道:『這老老,倒有志氣占高地步,也省得蘇州人譏笑不了。』

正待走動,欲將蔬酒排下,吃個盡興。抬頭忽見天上烏雲西墜,似有『山雨欲來』之狀,俱各搶地拱手,稱謝而散。時尚書屋
總評人知小說昉于唐人,不知其于漆園莊子、龍門史遷也。時尚書屋
《莊子》一書寓言十九,大至鵾鵬,小及鶯鳩、鷦鷯之屬,散木鳴雁,可喻養生;解牛賙輪,無非妙義。甚至詼諧賢聖,談笑帝王,此漆園小說也。史遷刑腐著書,其中《本紀》、《世家》、《表》、《書》、《列傳》,固多正言宏論,燦若日星,大如江海,而內亦有遇物悲喜、調笑呻吟,不獨滑稽一傳也。如《封禪》,如《平準》,如《酷吏》、《遊俠》等篇,或為諷譏,或為嘲謔,令人肝脾、眉頰之間別有相入相化而不覺。時尚書屋
蓋其心先以正史讀之,而不敢以小說加焉也。即竇田之相軋,何異傳奇?而《句踐世家》後,附一段陶朱;莊生入楚喪子之事,明明小說耳。故曰小說不昉于唐人也。艾衲道人《閒話》二則日『水葬西施』,此真真唐突西施矣!然玩其序三代事,皆讀史者所習曉,卻蒼茫花簇,象新聞而不像舊本。時尚書屋
至于西施正傳,乃不徑接着褒姒,反從他人說浣紗讚美西施,無心襯人,覼覼縷縷,將一千古美姝說得如鄉裡村婦,絶世謀士,說得如積年教唆。三層翻駁,俱別起波紋,不似他則一口說竟。解『鴟夷』、解『夷光』、注西湖詩、談選女事,皆絶新絶奇,極靈極警,開人智蕊,發人慧光。雖漆園、龍門,何以如此!唐人不得而比之。時尚書屋

第3則 朝奉郎揮金倡霸

朝奉郎揮金倡霸自那日風雨忽來,凝陰不散,落落停停,約有十來日纔見青天爽朗。那個種豆的人家走到棚下一看,卻見豆藤驟長,枝葉蓬鬆,細細將苗頭一一理直,都順着繩子,聽他向上而去,葉下有許多蚊蟲,也一一搜剔乾淨。那些鄰舍人家都在門外張張望望,嚷道:『天色纔晴就有人在豆棚下等說古話哩,我們就去。』不多時就有許多坐下,卻不見那說故事的老者。時尚書屋

眾人道:『此老胸中卻也有限,想是沒得說了,趁着天陰下雨,今日未必來也。』內中一人道:『我昨日在一舍親處聽得一個故事,倒也好聽,只怕今日說了,你們明日又要我說。我沒得說了,你們就要把今日說那老者的說著我也。』
眾人道:『也不必拘,只要肚裡有的便說,如當日東坡學士無事在家,逢人便要問些新聞,說些鬼話,明知是人說的謊話,他也當着謊話聽。不過養得自家心境靈變,其實不在人的說話也。』那人遂介面道:『我正說的就是蘇東坡。他生在宋朝仁宗時,做了龍圖閣學士,自小聰明過人,凡觀古今書史,一目瞭然。時尚書屋
看見時事紛更,權奸當道--如王安石「青苗」等事,也不嘗要把話譏刺他或做詩打動他。聰明尖酸處固自占了先頭,那身家性命卻干係在九分九厘之上。倒不如嘿嘿痴痴、隨行逐隊依着仕路上畫個葫蘆,倒得個一路功名,前程遠大,順溜到底。可見蘇東坡只為這口不謹慎,受了許多波吒。時尚書屋
一日在家困頓無聊之極,卻向壁上題下一首詩來,說道:「人家生子要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但願吾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就是這四句詩也是譏嘲當道公卿的話,卻是老蘇的舊病,不在話下。後來又有個老先生於仕途上不肯通融,屢遭罷斥,看見那聰明伶俐的做了大官,占了便宜,也向壁上學那東坡題下四句道:「只因資稟欠聰明,卻被衣冠誤此生。時尚書屋
但願我兒伶且俐,鑽天驀地到公卿。」此一首詩似與坡公翻案,然而譏誚當道亦與坡老相同,只好當個戲言。難道人家生的兒子聰明伶俐就是好的不成?也有生來不聰不竣不伶不俐,起初看來是個泥團肉塊,後來交了時運,一朝發作起來,做了掀天揭地事業、拜將封侯的。譬如三國時有個孔文舉,年方十歲,隨着父親到洛陽任所。時尚書屋
那時有個司隷校尉李元禮,極有名頭,大官府要去見他,無論本官尊重,那門吏也十分裝腔作勢,一時難得通報。時尚書屋
彼時文舉乃十歲小兒,大模大樣持了通家稱呼的名帖,來到李府門上,說道:「我是李府通家。」門吏看見小小聰俊孩兒,即與通報。後來李公接見,問道:「足下與我那裡通家?」那孔文舉不慌不忙,從容對道:「昔先人仲尼與尊公伯陽有師友相資之誼,在下與老先生就是奕世通家也。」許多賓客在座聽了,各各稱奇。時尚書屋
彼時座中有個陳建,最後方來,李元禮將此言說與陳建,陳建便道:「小時雖則聰明,無不了了,大來未必果佳。」文舉應聲說道:「看來老丈小時定是聰明,無不了了的了。」滿座之人俱各笑將起來,稱道:「如此聰明,異日不知至何地位!」那知這張利嘴人人忌刻,後因父親朋黨之禍,畢竟剪草除根了。時尚書屋
可見小時聰明太露,乃是第1不妙的事。』如今再說一個小時懵懵懂懂,後來做出極大的功業,封了極大的爵位,纔是奇哩!
此人出在隋末唐初,正當四海鼎沸之際,姓汪名華。初時無名,只有小字興哥。祖居新安郡--如今叫做徽州府--績溪縣樂義鄉居祝彼處富家甚多,先朝有幾個財主,助餉十萬,朝廷封他為朝奉郎,故此相敬,俱稱朝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