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豆棚閒話 第 8 頁


卻說汪華未生時節,父親汪彥是個世代老實百姓,十五六歲跟了夥計學習江湖販賣生意。徽州風俗,原世樸實,往往來來只是布衣草履,徒步肩挑,真個是一文不捨,一文不用。做到十餘年,刻苦艱辛,也
作者:聖水艾衲居士編 / 頁數:(8 / 45)

卻說汪華未生時節,父親汪彥是個世代老實百姓,十五六歲跟了夥計學習江湖販賣生意。徽州風俗,原世樸實,往往來來只是布衣草履,徒步肩挑,真個是一文不捨,一文不用。做到十餘年,刻苦艱辛,也就積攢了數千兩本錢。到了五旬前後,把家貲打總盤算,不覺有了二十餘萬,大小伙計就有百十餘人。時尚書屋

算帳完了,始初喜喜歡歡,舉杯把盞,飲至半酣,忽然淚下。時尚書屋
眾夥計問其原故,那汪彥道:「我也不為著別的,只因嚮日無子,從南海普陀洛迦山求得一子,叫名興哥。看來面方耳大,也成個人形,其如獃獃痴痴,到了十五歲,格格喇喇指天劃地,一句說話也不明白,卻似啞子一般。遇著飲食,不論多少,好像肚內有熱爐熱灶,無有不納,豈不是個焦員外的令郎、胡永兒的丈夫?雖掙了潑天家俬,也是一盤瞎帳。」說畢便淒淒慘慘、嗚嗚咽咽哭將起來。時尚書屋
夥計中有那當心的上前勸慰寬心,有勸到揚州、蘇州再娶一妾,另生幾個好的;有拿酒復來相勸,猜拳行令的,都也不在話下。臨了來有個老成的夥計,走近前來,說道:「老朝奉,不消着忙,明年小主十六歲了。徽州俗例,人到十六歲就要出門學做生意。我看小主雖則不大言語,心中也還有靈機,面貌上也有些福氣,不若撥出多少本錢,待我幫他出門學學乖,待他歷練幾年就不難了。」
一面就與興哥說知,興哥也就把頭點了幾點。眾夥計盡道:「小朝奉心裡是明白的,不難!不難!」俱各散訖。』到了次年正月初一日,眾夥計會同拜年吃酒,中間老成的夥計也就說起小朝奉生意的事。時尚書屋
汪彥道:「他年小性痴,且把三千兩到下路開個小典,教他坐在那裡看看罷了。」約定二月起身。時尚書屋
言之未已,那興哥斯斯文文立起身來,卻明明白白說道:「我偌大家俬,唯我一個承載,怎麼止把三千兩與我,就要叫找出門?卻是不夠!」眾盡駭異。連那老朝奉聽了也不覺快活起來,介面連聲說道:「果然奇了,也說的話公然不差!想是福至心靈了。」滿堂人俱各稱羡,只待二月初頭整備行李,拜別父母起身。汪彥占卜得往平江下路去好。時尚書屋

那平江是個貨物馬頭,市井熱閙,人煙湊集,開典鋪的甚多,那三千兩那裡得夠?時尚書屋
興哥開口說:「須得萬金方行,不然我依舊閉着口,坐在家裡。」那老朝奉也道:”他說得有理。”就湊足了一萬兩。未免照例備了些醃菜乾、豬油罐、炒豆瓶子,歡歡喜喜出了門。時尚書屋
那老夥計已預先託人把鋪面房屋、招牌、架子、傢伙什物俱已停當,揀了黃道吉日開張,掛得一面招牌。就有一個人拿着十個盒子進來,說道:「賀喜!賀喜!願小朝奉開典鋪,就趁了十對盒利錢,權且當銀十兩做個采頭。」小朝奉聽見說得快活,他道:「我也不要你的盒子,送你二十兩,酬你這個好意。」那夥計道:「小朝奉不可聽他!這是從來市井光棍打抽豐、討采頭,都是套子,不可與他!」小朝奉道:「第1次也讓我一個順利。」
夥計就閉口了。不多時,又見一夥衣冠濟楚,捧着表禮走將進來,看名帖上整齊數來四十位,道是上下排鄰,聞得朝奉開當,各人備了一兩分資外,又添出五分,備了花紅糕酒,都來賀喜。時尚書屋
那夥計們少不得請出興哥來做主人,眾鄰舍俱各唱喏稱賀,分賓坐了,奉茶而別。興哥迴轉身,欣欣喜色,對眾夥計道:「怪不得老朝奉卜得此地開典好,就是這鄰舍高情卻難得的。」一面就把那封的分資扯開兩個,眾夥計上前把手按住道:「這是套禮,收不得的。過日備戲設席請他後就返璧了。」
興哥道:「方纔二十兩出門,今就有四十兩進門,就是對合利錢佳兆,如何方纔當盒子的不要賞他!」說畢,仍舊把眾分一卷拿了進去。急得眾夥計沒些布擺,只是叫苦。少刻,喚一個小郎進去,興哥打開銀庫,揀出十兩一錠的銀子,齊齊整整封作四十封,一面換了衣服,備了名帖,走出鋪中,說:「我如今要答拜了。」眾道:「四十封銀為何?」興哥道:「陌生所在,難得他們盛意,備禮答他。」
眾夥計道:「只消費二十兩一席戲足夠了,如何要這許多?」興哥道:「你們只曉得小家子局面,既在他地方開舖賺錢,就要結識地鄰,日後有些事情也得便宜。自古道,他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這十兩頭也只照歷來規例,亦未見得從厚。」言畢徑出門去,各家一一送了。時尚書屋
那些鄰舍個個喜歡,人人快活,稱道:「小朝奉是個大方。」那些夥計齊齊嘆氣跌腳,只好付之無可奈何。興哥拜完客,回到鋪中坐著,忽見一人牽着匹馬進門道:「在下是個馬販子,販了二十匹馬來,馬價都是百金一匹的。遇著行情遲鈍,眾馬嗷嗷,只得將一匹來寶鋪,當五十兩買料。時尚書屋
賣出依舊加利奉贖。」興哥心中愛着駿馬,一眼看了就笑起來,那夥計道:「開口貨從來不當,出去!出去!」興哥道:「省會地面馬也是要用的,若不當與他,那四十九匹都餓死了,豈不可憐!」說畢就進裏邊去。那夥計越發回他,那馬販蜘躕半晌,只要候小朝奉出來討個下落。那知不多時,興哥捧出元寶兩錠,就招馬販進中門遞與他。時尚書屋
馬販說:「當一錠夠了。」興哥說:「你辛苦來此,須要趁錢方好。如何百金的價止當五十兩?卻不折了本麼。快去!快去!」那馬販倒地四拜,稱謝恩主而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