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肉蒲團 第 12 頁


焉用何郎肌肉,介肥瘦之間,妙在瘦不可增,肥不可減。妝束居濃淡之際,妙在濃似乎淺,而淡似乎深。所可憐者,幽情鬱而未舒,似常開不開之菡萏。心事含而莫吐,怠未謝愁謝之芳菲。所貴與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8)

焉用何郎肌肉,介肥瘦之間,妙在瘦不可增,肥不可減。妝束居濃淡

之際,妙在濃似乎淺,而淡似乎深。所可憐者,幽情鬱而未舒,似常
開不開之菡萏。心事含而莫吐,怠未謝愁謝之芳菲。所貴與前,並壓
群芳,同稱國色者也俟!

面 試 後 再 定 元 魁

批評已畢,心上又想到,那個半老佳人也不減少年風致。別的且不要說,只是
那雙眼睛或如一件至寶了。他起先丟上許多眼色,我只因注意那兩個,不曾回他一
眼。如今想來甚不過意,況且與標緻婦人同行,不是妯娌定是親戚,也就要看標緻
的分上寬待他幾分了。他又肯幫情湊趣,引那兩個顧眄我,分明是個解人。我若尋
得他,何愁那兩個不入鵠中?我今也把他寫在冊上,加一個好批評。一來報他牽卷
之情,二來若尋着的時節就把這冊子送與他看,先把他奉承到了,不愁他不替我做
事。就提起筆來,把國色二名的「二」字改作「三」字。因他穿服是玄衣,再添一
名道[
玄色美人一名。年疑四九,姿同二八。觀其體態,似欲事書疏而情甚熾者。時尚書屋
批[
此婦幽情勃動,逸興湍飛。腰肢比少婦雖實,眉黛與新人競曲。腮紅
不減桃花,肌瑩如同玉潤。最銷魂者,雙星不動而眼波自流,閃爍如
同崖下電。寸步未移而身容忽轉,輕飄酷似嶺頭雲。即與二美鼎足奚
多讓焉!
寫完,每一個名字上圈了三圈,依舊藏在夾袋中。時尚書屋
從這一日起,那張仙殿上去也得,不去也得。進來的婦人看也可,不看也可。時尚書屋
只把這三個佳人時刻放在心上,終日帶了這個本子沿街去撞。再不見一毫蹤影,心

上想道,賽崑崙見識最高,路數又熟,為甚麼不去問他?只是一件,他原許我尋一
個,這幾日不見,想是去尋了。我若對他說,他只道我有中意的,倒把這擔子丟開
了。況且沒名沒姓,教他哪裡去查?我且放在肚裡,再等幾日他或許尋一個來報我
也不可知,別的東西怕多,標緻婦人也不怕多了。時尚書屋
自此以後,每日起來不是出門問撞,就是在家死等。一日,在街上遇著賽崑崙
,就扯住問道:「大哥,嚮日所許的事為何不見回音?莫非忘記了?」賽崑崙道:
「時刻在心,怎麼會忘記。只是平常的多,絶色的少。近日才尋着,正要來報你,恰好撞着。」未央生聽了,滿臉堆下笑來道:“既然如此,請到敝寓去講。時尚書屋

兩人偕

手而行,一同入寓。把家童打發出去了,兩個關了房門商量好事。時尚書屋
不知是哪一家婦人造化,遇著這會幹的男子,又不知是哪一家丈夫晦氣,惹着
這作孽的姦夫?看官不用猜疑,自有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卷之一

終】

第 六 回

飾短才漫誇長技 現小物怡笑大方
詩曰[
不是房中作幹才,
休將末技惹愁胎。時尚書屋
暗中誰見潘安貌,
陣上難施子建才。時尚書屋
既返迷魂歸楚國,
問伊何事到陽台。時尚書屋
生時欲帶風流具,
尺寸還須自剪裁。時尚書屋
賽崑崙坐下先問未央生道:「賢弟這一向可曾有甚麼奇遇麼?」未央生怕他要
卸擔,只回沒有。介面就問道:「長兄方纔所說的是哪一家?住在哪一處?多少年紀?怎麼樣姿色?」賽崑崙道:「我如今尋着的不止一個,一共有三個,只許你揀擇一個。你不要貪心不足都想要,做起來這就成不得了。」
未央生心上疑惑道,我心上有三個,他口裡也說三個,莫非是日前見的不成?時尚書屋
若果然是,只要弄得一個上手,那兩個自然會來,何須要他幫助?就回覆道:「豈有此理!只要有一個也就夠得緊了,怎敢做那貪得無厭之事!」賽崑崙道:「這等才好。我且問你,你還是喜肥的還是喜瘦的?」未央生道:「婦人家的身體肥有肥的妙處,瘦有瘦的妙處。但是肥不可勝衣,瘦不可露骨。只要肥瘦得宜就好了。」
賽崑崙道:「這等說來三個都合著你意思。我再問你,你還是喜風流的喜老實的?」未央生道:「自然是風流的好。老實婦人睡在身邊,一些興趣也沒有,倒不如獨宿的乾淨。」
賽崑崙搖頭道:「這等說來,三個都不是你的對頭。」未央生道:「怎見得那婦人老實?」賽崑崙道:「那三個婦人皆是一般家數,若論姿色,倒有十二分,只是『風流』二字不十分在行。」未央生道:“這個不妨。婦人家的風情態度可以教
導得來。不瞞長兄說,弟婦初來的時節也是個老實頭,被小弟用幾日工夫把他淘熔
出來,如今竟風流不過了。只要那三個婦人姿色好,就老實些小弟自有變化之法。”
賽崑崙道:「這也罷了。我再問你,你還是一見了面就要到手,還是肯熬幾月工夫,慢慢伺候到手?」未央生道:“不瞞長兄說,小弟平日慾火極盛,三五夜不
同婦人睡就要夢遺。如今離家日久,這點欲心慌得緊了。遇不着標緻女子還可以勉
強支持,若遇著了,只怕就涵養不住了。”賽崑崙道:“這等,丟了那兩個,單說
這一個罷。那兩個是富貴人家女子,一時難到手。這一個是窮漢老婆,容易設法。時尚書屋
我因許你這樁事,時時刻刻放在心頭,遇了婦人定要仔細看看。那一日,偶從街上
走過,看見這個婦人坐在門裡,門外掛着一條竹簾。雖然隔着帘子看不明白,只覺
得面龐之上紅光灼灼,白焰騰騰,竟象珍珠寶貝,有一段光芒從裡面射出來一般。時尚書屋
再看他渾身態度,只像一幅美人圖掛在帘子裡面隨風吹動一般。我走過去那門對面
立了一會,只見一個男子從裡面出來,生得粗粗笨笨,衣服襤褸,背一捆絲到市上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