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肉蒲團 第 13 頁


去賣。我就去問他,鄰居說他姓權,為人老實,人就因此叫他做『權老實』。那婦人就是他妻子。“我恐隔着帘子看不仔細,過了幾日又從門首經過。他又坐在裡面。我心生一計,掀開帘子闖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48)

去賣。我就去問他,鄰居說他姓權,為人老實,人就因此叫他做『權老實』。那婦

人就是他妻子。時尚書屋
“我恐隔着帘子看不仔細,過了幾日又從門首經過。他又坐在裡面。我心生一
計,掀開帘子闖進去,只說尋他丈夫買絲。他說男人不在家,若要買絲家裡盡有,
取出來看就是。說罷回身取絲出來。我見他十個指頭就如藕芽一般,一雙小腳還沒
有三寸。手腳雖然看見了,還有身上的肌肉不能看見,未知黑白何如。我又生個法
子,見他架子頂上還有一捆絲,就對他道:‘這些都不好。那架子頂上的拿來看看
何如?’他答應了,就擎起手臂來去拿。你曉得,此時熱天,他身上穿的是單紗衫
子,擎起手來的時節,那兩雙大袖直褪到肩頭上面,不但一雙手臂全然現出,連胸
前的兩乳也隱隱躍躍露出些影子出來。真是雪一般白,鏡一般光。我生平所見的婦
人這就是第1了。我因勞他半日,不好意思,只得買了一捆絲出來。請問賢弟,這
婦人你是要不要?”
未央生道:「這等說來竟是個十全的了,有甚麼不要?只是這個婦人怎麼就能勾見面,見了面就能勾到手?」賽崑崙道:“不難。我如今就同你拿些銀子去伺候
,等他丈夫出門,依舊用前面的法闖進去買絲。你中意不中意一見就決了。我想他
終日對著那個粗笨丈夫老老實實,一些情趣也沒有。忽見了你豈不動心?你略做些
勾引他的光景,他若當面不惱,我回來就替你商量做事。管取三日之內定然到手。時尚書屋
若要做長遠夫妻,也都在我身上。”
未央生道:“若得如此,感恩不淺。只是一件,你既有神出鬼沒的計較,又有
飛牆走壁的神通,天下的事必沒有難做的了。為甚麼這一個就做得來,那兩個全不

說起?畢竟是窮漢好欺負,富貴人家不敢去惹他!?”賽崑崙道:「天下事都是窮漢好欺負,富貴人家難惹,只有偷婦人一節,倒是富貴人家好欺負,窮漢難惹。」
未央生道:「這是何故?」賽崑崙道:“富貴人家定有三妻四妾,丈夫睡了一個,
定有幾個守空房。自古道飽暖思淫慾。那婦人飽食暖衣,終日無聊,單單想著這件
事。到沒奈何的時節,若有男子鑽進被去,他還求之不得,豈肯推了出來?就是丈
夫走來撞見,若是要捉住送官,又怕壞了富貴體面,若是要一齊殺死,又捨不得那
樣標緻婦人。婦人捨不得,豈有獨殺姦夫之理?所以忍氣吞聲,放條生路讓他走了
。那窮漢之家只有一個妻子,夜夜同睡,莫說那婦人饑寒勞苦不起淫心,就有淫心
與男子幹事,萬一被丈夫撞見,那貧窮之人不顧體面,不是拿住送官,就是一同殺
死。所以窮漢難惹,富貴人家好欺負。”
未央生道:「既然如此,你今日所說的事又與這議論相反?」賽崑崙道:“不
是我做的事與說的話相反,只因這一個人家與那兩個人家的地位恰好相反。所以這
一家好設法,那兩個婦人難以到手。”未央生道:「如今小弟心上已注意在這一邊了,只是那兩個婦人何妨也說一說,等小弟知道長兄的盛意,為我這樣費心。」 賽
崑崙道:“那兩個婦人一個有二十多歲,一個有十六七歲。他兩個在娘家是嫡堂姐
妹,在夫家又是姻親妯娌。夫家世代做官,只有他兩人的丈夫是個秀才。哥哥叫做
『臥雲生』,與那二十多歲婦人做親四五年了。兄弟叫做『倚雲生』,與那十六七
歲的婦人成親不上三月。兩人的姿色也與方纔說的婦人一般。只是一樣的老實,干
事的時節身也不動,口也不開,看他意思竟象不喜干的光景。婦人又不好淫,丈夫
又沒有三妻四妾,夜夜同睡,難以算計。你除非千方百計引動他淫心,又要嗣候他
丈夫不在,方纔可以下手。這不是有幾月工夫?不如賣絲的婦人,丈夫常不在家,
容易設法。”
未央生見他說那兩個與婦人與日前所見之人有些相似,心上還捨不得丟開。又
對他道:“長兄的主意雖不差,只是還有見不到處。你說那兩個婦人老實沒有淫心
,必是他丈夫本錢細微,精力短少,幹得他不快活,所以如此。若還遇了小弟,只
怕那老實的也會不老實起來。”賽崑崙道:“我看那兩個男子本錢也不細微,精力
也不短少。只是比了極粗大長遠的稍遜他。我且問你,你的本錢有多少大?精力有
幾時長?也要見教一見教,使我知道你伎倆的深淺,好放心替你做事。”未央生欣
然道:「這個不勞長兄掛念,小弟的本錢精力也算得來。隨你甚麼大量婦人,定要請他吃個醉飽,方纔散席。決不象酸子請客,到把飽的吃饑,醉的吃醒了。」
賽崑崙道:「這等就好。只是略說一說也不妨,賢弟往常與婦人幹事大約有多少提方纔得泄?」未央生道:「小弟與婦人幹事沒有甚麼規矩,只請他吃一個無算數就罷了。那裡記得數目。」賽崑崙道:「數目記不出,時刻是記得出的。時尚書屋
大約耐得幾更天氣?」原來未央生的本事只有半更,因要賽崑崙替他做事,恐怕說少了他
要藉端推諉,只得加上半更。就答應道:「小弟的力量足足支持得一更!」塞崑崙
道:「這等說來也是平常的精力,不叫做高強。若是夫婦幹事,有這本領也就好了。若要隔家過捨去做偷菅劫寨的事,只怕不是平等力量可以做得來的。」
未央生道:“長兄不消過慮。小弟前日買得有絶好的春方在那邊,如今正為沒
有婦人使英雄無用武之地。只要好事做得成,到臨時用些搽抹的功夫,不怕他不久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