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肉蒲團 第 2 頁


如此淫蕩之君,豈有不喪身亡國之理?他卻有個好色之法,使一國的男子都帶著婦人避難。太王與姜女行樂之時,一國的男女也在那邊行樂。這便是陽春有腳天地無私的主。化了誰人不感頌他,還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8)

如此淫蕩之君,豈有不喪身亡國之理?他卻有個好色之法,使一國的男子都帶著婦

人避難。太王與姜女行樂之時,一國的男女也在那邊行樂。這便是陽春有腳天地無
私的主。化了誰人不感頌他,還敢道他的不是?宣王聽到此處自然心安意肯去行王
政,不復再推「寡人有疾」矣。做這部小說的人得力就在於此。但願普天下的看官
買去當經史讀,不可作小說觀。凡遇叫「看官」處不是針砭之語,就是點化之言,
須要留心體認。其中形容交媾之情,摹寫房帷之樂,不無近於淫褻,總是要引人看
到收場處,才知結果識警戒。不然就是一部橄欖書,後來總有回味?其如入口酸嗇
,人不肯咀嚼何?我這翻形容摩寫之詞,只當把棗肉裹着橄欖,引他吃到回味處也
莫厭。 
攤頭絮繁,本事下回便見。時尚書屋

第 二 回

老頭陀空張皮布袋

小居士受坐

說話元朝至和年間,括蒼山中有一個頭陀,法名正一,道號孤峰。他原是處州
郡學一個有名諸生。只因性帶善根,當其在襁褓之中不住的咿咿晤晤就像學生背書
一般。父母不解其故。有個行腳僧上門抄化,見了鬟抱在手中,似啼非啼似笑非笑
。僧人聽之說他念的是《楞嚴大藏真經》,此子乃高僧轉世。就回他父母乞為弟子
。父母以為妖言,不信。大來教他讀書,過目成誦。但功名之事非其所願,屢次棄
儒學佛,被父母痛懲而止。不得已出來應試,垂髫就入泮,入泮就幫補。及至父母
亡後,他待二年服闕,將萬金家產盡散與族人。自己縫一個大皮袋,盛了木魚經藏
等物,落去頭髮,竟入山修行。知道者稱為孤峰長老,不知道的只叫他做皮布袋和
尚。與眾僧不同,不但酒肉淫邪之事戒得甚堅。就于僧家本等事業之中也有三戒。時尚書屋
那三戒是:不募緣,不講經,不住名山。人問他為什麼不募緣,他道:“學佛之事

大抵要從苦行入門。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使饑寒之慮日迫。饑寒之慮日迫則淫
欲之念不生,淫慾之念不生則穢濁日去,清靜日來。久之自然成佛。若還不耕而食
,不織而衣,終日靠着施主拿來供養。腹飽則思閒步,體暖則爰安眠。閒步而見可
欲,安眠即成夢想。無論學佛不成,種種入地獄之事不求而自至矣。我所以自食其
力,戒不募緣。”人問他為甚麼不講經,他道:“經懺上的言語是佛菩薩說出來的
,除非是佛菩薩才解得出。其餘俗口講經,尤如痴人說夢。昔陶淵明讀書不求甚解
。夫以中國之人讀中國之書,尚且不敢求甚解,況以中國之人讀外國之書,而再妄
加翻譯乎?我不敢求為菩薩之功臣,但免為佛菩薩之罪人而已。以此知愚守拙,戒
不講經。”人又問何不住名山,他道:“修行之人須要不見可欲,使心不亂。天下
可欲之事不獨聲色貨利。就是適體之清風,娛情之皎月,悅耳之禽鳥,可口之薇蕨
,一切可愛可戀者皆是可欲。一居勝地,便有山靈水怪引我尋詩,月姊風姨攪人入
定,所以如名山讀書者學業不成,如名山學道者名根難淨。況且哪一處名山沒有燒
香的女子隨喜的仕官?月明翠柳之事乃前車也。我所以撇了名剎來住荒山,不過要
使耳目之前無可沽滯的意思。”問者深服其言,以為從古高僧所未發。他因有此三
戒,不求名而名日彰。遠近之人發心皈依者甚眾,他卻不肯輕收弟子,要察他果有
善根絶無塵念者,方纔剃度。略有一毫信不過,便拒絶不收。所以出家多年,徒弟
甚少,獨自一個在山澗之旁構幾間第屋,耕田而食,吸泉而飲。時尚書屋
一日,秋風蕭瑟,木脫蟲吟。和尚清晨起來,掃了門前落葉,換了佛前淨水,
裝香已畢,放下蒲團,就在中堂打坐。忽有一少年書生,帶兩個家童走進門來。那
書生的儀表生得神如秋水,態若春雲。一對眼睛比他人更覺異樣光焰。大約不喜正
觀扁思邪視,別處用不着,唯有偷看女子極是專門。他又不消近身,隨你隔幾十丈
遠,只消把眼光一瞬,便知好醜。遇者好的就把眼色一丟。那婦人若是正氣的,低
頭而過,不着到他臉上來,這眼光就算是丟在空處了。若是那婦人與他一樣毛病的
,這邊丟去,那邊丟來,眼角上遞了情書,就開交不得了。所以不論男子婦人,但
生下這種眼睛就不是吉祥之兆,喪名敗節皆由於此。看官們的尊目若有類此的不可
不慎。彼時這書生走進來,對佛像拜了四拜,對和尚也拜了四拜,起來立在旁邊。時尚書屋
和尚起先在入定之時不便回禮,待完了工課方纔走下蒲團,也深深回了四拜。敘坐
已定,就問其姓名。書生道:「弟子乃遠方之人,游蘇浙中,別號『未央生』。聞師父乃一代高僧兩間活佛,故此齋戒前來,□仰說話。」
你道那和尚問其姓名他為何不稱名道姓,卻說起別號來?看官要曉得元來之時
士風詭異,凡是讀書人不喜稱名道姓俱以別號相呼。故士人都有個表德,有稱為「某生」,有稱為「某子」,有稱為「某道人」。大約少年者稱生,中年者稱子,老
年者稱道人。那表德的字眼也各有取義,或是情之所鍾,或是性之所近,隨取二字
以命名,只要自己明白,不必人人共曉。書生只因性耽女色,不善日而喜夜,又不
喜後半夜而喜前半夜,見《詩經》上有「夜未央」之句,故此斷章取意名為「未央生」。時尚書屋
當時和尚見他稱譽太過,愧不敢當,回了幾句謙遜的話。其時瓦鐺之中齋飯已
熟,和尚就留他吃了晨齋。兩個對坐談禪,機鋒甚合。原來未央生性極聰明,凡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