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肉蒲團 第 4 頁


不淫我婦。’這兩句是極平常的套話,只是世上貪淫之人不曾有一個脫得套去,淫人妻女,妻女亦為人所淫。若要脫套,除非不姦淫則已。若要姦淫,少不得要被套話說著。居士還是要脫套乎,要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8)

不淫我婦。’這兩句是極平常的套話,只是世上貪淫之人不曾有一個脫得套去,淫

人妻女,妻女亦為人所淫。若要脫套,除非不姦淫則已。若要姦淫,少不得要被套
話說著。居士還是要脫套乎,要入套乎?若要入套,只管去尋第1位佳人;若要脫
套,請收拈了妄念跟貧僧出家。”
未央生道:“師父所言講的樣樣透徹。只是為愚蒙者說法,不得不講個盡情,
使他聽得毛骨悚然,才知警戒。若對我輩說理亦未必如此。天公立法雖嚴,行法亦
未嘗不恕。姦淫必報者雖多,姦淫不報者亦未嘗不少。若挨家逐戶去訪緝姦淫,淫
人妻女者亦使其妻女償人淫債,則天公亦其褻矣!總之循環之道,報施天理,大概
不爽,為人不善者不可不知道,就是勸化的大題目了,何必如此納柱?”和尚道:
“照居士這等說來,世上的姦淫亦有不報的麼?只怕大公立法並不曾使人漏網。或
者居士忠厚,略有使人漏網處。據貧僧看來,淫人妻女而不報者古今並沒有一個。時尚書屋
書史所載,俗口相傳者,盈千累萬。居士請試想之,淫人妻女是得便宜的事,肯對
人說,故知道的多。妻女被淫是失便宜的事,不肯對人說,故知道的少內中還有妻
瞞其夫,女瞞其父,連自家也不知道,還說姦淫之報必無此事。直到蓋棺之後,方
信古語不誣,到那時節這了悟的話又對人說不出了。無論奸人的妻女,才以妻女償
人淫債。只姦淫之念一動,此時妻女之心不知不覺也就有許多忘了。譬如自家的妻
女生得醜陋,夜間與他交媾不十分起興,心上想著日間所見的標緻女子,把妻子權
當了他,自取其樂。焉知此時妻子心上不嫌丈夫醜陋,想著日間所見的標緻男子,
把丈夫權當了他,自取其樂?此等事人人有之,雖無損于冰霜之操,頗有傷于匪石
之心。亦男子好淫之報也。舉心動念尚且如此,何況身入其室,體壓其層而鬼神不
見,造物不嗔,使妻子為全節之婦乎!貧僧此言卻不是套話。居士以為然否?”未
央生道:“極講的入理,只是還要請問師父,妻女者淫了人的妻女還有妻女相報,

倘若無妻女者淫了人的妻女,把甚麼去還債?這大公的法度也就行不去了。還有一
說,一人之妻女有限,天下之女色無窮。譬如自家只有一兩個妻妾,一兩個兒女,
卻淫了天下無限的婦人,即使妻女壞事,也就本少利多了。天公將何以處之?”
和尚聽了,知他大塊頑石推移不動的人,就對他道:“居士談鋒甚利,貧僧就
不敢當。只是這種道理口說無憑,直待做出來方見明白。居士請自待娶了佳人之後
,從上參悟出來,方得實際。貧僧觀居士有超凡入聖之具,登岸造極之資,
實不忍舍萬一到豁然大悟之後,還要來見貧僧,商量歸路。貧僧從明日起終朝拭目
以待。”說罷,取出箋紙提起筆來,寫五言四句的一首偈道:
請拋皮布袋,
去坐。時尚書屋
須及生時悔,
休嗟已蓋棺。時尚書屋
和尚寫完遞與未央生道:「粗笨頭陀,不識忌諱,偈語雖然太激,實出一片婆心。屈居士留之,以為後日之驗。」說完立起身來,竟像要送他的意思。未央生知
道見絶,又念他是個高僧,不敢悖悖而去,只得低頭陪罪道:「弟子賦性愚頑,不受教誨,望師父海涵。他日重來,尚祈收納。」說罷依舊拜了四拜,和尚也一般回
禮送他出門,分別而去。那和尚的出處言之已盡,後面只說未央生迷戀女色事,不
復容敘孤峰,要知孤峰結果到末回始見。時尚書屋
評曰[
未央生是一本戲文的正生,孤峰乃末腳也。他人執筆,定將未央生
說起,引孤峰作過客。此獨敘孤峰,極其詳悉,使觀者疑孤峰後來
或有淫行,誰料卻又不然。直到打座參禪才露出正意來,使人捉摸
不定。此從來小說之變體,乃作者闢盡窠臼處。即使他人用此法必
至題旨錯亂,頭緒紛然,使觀者不辨誰賓誰主。此獨眉眼分明,使
人看到入題處俱自瞭然。末後數語又提清線路,不復難為觀者,真
老手也。時尚書屋

第 三 回

道學翁錯配風流婿 端莊女情移薄情郎
卻說未央生別了孤峰,一路嘰嘰噥噥的埋怨道,好沒來頭。我二十多歲的人,
一朵鮮花才開,就要教人削髮修行,去尋苦吃。世上那有這樣不情的人。我今日見
他不過是因他是由名士出家,胸中必有別樣見解,要領略他禪機,好助我的文思。時尚書屋
誰想竟受他許多怠慢,又做一首烏龜偈贈我,教我怎當得起?我一個昂藏的丈夫,
若做了官還要治天下,管萬民,難道自家妻子就管不下?我今遇著好婦人,偏不肯
當面錯過。略做幾樁風流罪犯,把自家閨門嚴謹,看有個男子來討得債去。況且有
婦人嫁我這樣標緻丈夫,就有別個男子來引誘他只怕也看不上眼。那失節之事料定
是沒有的。他方纔那一首偈,論理就該扯碎了丟還他。只是後來相見要塞他毒口沒
有憑據,我且留在身邊,看他後來見了悔過不悔過。思量已定就將偈語折好藏在衣
帶中。時尚書屋
回到家裡,分咐幾個伴當各路去傳諭媒婆,要尋世間第1位佳人。他原是個閥
閲之家,又兼才貌雙全,哪一個男子不願得他為婿,哪一個婦人不願得他為夫?自
從傳諭之後,日日有幾個媒婆尋他說親。小戶人家任憑他上門去相,若是大戶人家
要顧體面,或約在寺院中,或定在荒郊外,倆下相逢,以有心裝作無意,相得分明
。惹了多少婦人回去害相思,他卻個個都看不上眼。有個媒婆對他道:“這等看來
別的女子都不是你的對頭,只有鐵扉道人的小姐名叫『玉香』,才配得你上。只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