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肉蒲團 第 6 頁


「倒澆蠟燭」,又說倒了夫綱之禮。要搭他兩腳上肩,也費許多氣力。至于快活之時不肯叫死叫活,助男子的軍威,就喚他心肝命肉,竟象啞婦一般,不肯答應。未央生見他沒有一毫生動之趣,甚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8)

「倒澆蠟燭」,又說倒了夫綱之禮。要搭他兩腳上肩,也費許多氣力。至于快活之

時不肯叫死叫活,助男子的軍威,就喚他心肝命肉,竟象啞婦一般,不肯答應。時尚書屋
未央生見他沒有一毫生動之趣,甚以為苦。我今只得用些淘養的工夫,變化他
出來。明日就書畫鋪中買一副絶巧的春宮冊子,是學士趙子昂的手筆,共有三十六
幅,取唐詩上三十六宮都是春的意思。拿回去與玉香小姐一同翻閲,可見男女交媾
這些套數不是我創造出來的,古人先有行之者,現有趙文敏墨卷在此,取來證驗。時尚書屋
起初拿到之時,玉香不知裡面是甚麼冊,接到手中揭開細看,只見開卷兩頁寫着「漢宮遺照」四個大字。玉香想道,漢宮之中有許多賢妃淑媛,一定是些遺像,且看
是怎生相貌。及到第3頁,只見一個男子摟着一個婦人,赤條條在假山上幹事,就
不覺面紅髮起性來道:「這等不祥之物,是從那裡取來的?玷污閨閫,快叫丫鬟拿去燒了。」未央生一把扯住道:“這是一件古董,價值百金。我問朋友借來看的。時尚書屋
你若賠得百金起只管拿去燒,若賠不起,好好放在這邊,待我把玩一兩日拿去還他
。”玉香道:「這樣沒正經的東西看他何用?」未央生道:“若是沒正經的事,那
畫工不去畫他,收藏的人也不肯出重價去買他了。只因是開天闢地以來第1件正經
事,所以文人墨士拿來繪以丹青,裱以綾絹,賣于書畫之肆,藏於翰墨之林,使後
來的人知所取法。不然陰陽交感之理漸漸淪沒,將來必至夫棄其妻妻背其夫,生生
之道盡絶,直弄到人無焦類而後止。我今日借來不但自己翻閲,也要使娘子知道這
種道理絶好受胎懷孕,生男育女,不致為道學令尊所誤,使夫妻後來沒有結果的意
思。娘子怎麼發起惱來?”玉香道:“我未信這件勾當是正經事。若是正經事,當
初立法的古人何不教人明明白白在日間對著人做?為何在更深夜靜之時,瞞了眾人
就像做賊一般,才行這件勾當?即此觀之,可見不是正經事。”

未央生笑道:“這等說來怪不得娘子,都是你令尊不是。把你關在家中,沒有
在行的女伴對汝說說風情,所以孤陋寡聞,不曉人事。你想,世上的夫妻那一對不
在日裡去幹事?那幹事不是明公正氣使人知道的?若還夫妻日裡不行房,這畫畫之
人怎麼曉得這些套數?怎麼描寫得這樣入神,使人一看就動興起來?”玉香道:「這等,我家父母為甚麼不在日間做事?」未央生道:「請問娘子,怎見得令尊令堂不在日間做事?」玉香道:「他們若做事,我畢竟撞着。為何我生長一十六歲並不曾撞着一次?莫說眼睛不曾看見,就是耳朵也不曾聽見?」未央生笑道:“好懵懂
婦人!這樁事只是兒女看見不得,聽見不得。除了兒女,其餘丫鬟使婢哪一個不看
見?哪一個不聽見?他們要做事必竟曉得你不在面前,把門閉了,然後上場。若被
你看見就怕引動春心,思想男子,生出鬱病來。故此瞞着你做。”玉香想了一會道
「他們日裡也常關門睡覺,或是幹此事也未可知。只是羞人答答的,你看我我看你,如何做得出來?」
未央生道:「日裡行房比夜間的快活更加十倍。其間妙處正在我看你你看我,才覺得動興。世間只有兩種夫妻斷不可在日間幹事。」玉香道:「哪兩種夫妻?」
未央生道:「醜陋丈夫標緻妻子,此一種也。醜陋妻子標緻丈夫,又一種也。」玉
香道:「為何這兩種人日間做不得事?」未央生道:“做這事全要你愛我我愛你,
精神血脈彼此相交,方纔會快活。若是妻子生得肌膚雪白,又嬌又嫩,就像美玉琢
成的一般,丈夫把他衣脫了摟在懷中,一面看一面干,自然興高十倍。那陽物不覺
又堅又硬,又粗又大了。只是女子看見男人就像鬼怪一般,身上皮肉又黑又粗。穿
了衣服還不覺,此時脫了醜態畢露,掩飾不來。況與雪白肌膚相映,八分醜陋就覺
有十二分。妻子看了豈不憎嫌?心上既然憎嫌就要形與詞色,男子看見不知不覺堅
硬的也軟了,粗大的也細了。快活事不曾做得,反討一場沒趣。不如在夜裡行房,
還可以藏拙。這是標緻妻子與醜陋丈夫幹事的樣子。那標緻丈夫與醜陋妻子行房的
情敝也與此一般,不消再講。若是我和你這樣夫妻,白對白紅對紅,嬌嫩對嬌嫩,
若不在日間取樂,顯一顯皮膚,終日鑽在被窩裡面暗中摸索,可不埋沒了一生,與
醜陋夫妻何擇?娘子不信,我和你試一試,看比夜間的滋味何如?”
玉香倒此處不覺有些省悟,口裡雖然不肯,心上卻要順從,但覺兩腮微紅,騷
容已露。未央生暗想,他有些意思來了。本要下手,只是此女欲心初動,饑渴未深
,若就與他做事譬如饞漢見了飲食,信口直吞,不知咀嚼,究竟沒有美處。我且熬
他一熬然後同他上場。就扯一把太師椅,自己坐了,扯他坐在懷中,揭開春宮冊子
一幅一幅指與他看。那冊子與別的春意不同,每一幅上前半頁是春宮,後半頁是題
跋。那題跋的話前幾句是解釋畫面上的情形,後幾句是贊畫工的好處。未央生教他
存想裡面神情,將來才好模仿,就逐句念與他聽道:
第1幅乃縱蝶尋芳之勢。時尚書屋
跋云:女子坐太湖石上,兩足分開。男手以玉麈投入陰中,左掏右摸以
探花心。此時男子婦人俱在入手之初,未逢佳竟,故眉眼開張,與尋常
面目不甚相遠也。時尚書屋
第2幅乃教蜂釀蜜之勢。時尚書屋
跋云:女子仰臥錦褥之上,兩手着實,兩股懸空,以迎玉塵,使男子識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