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丑時の玻璃鞋 第 27 頁


起了什麼爭執,便走向他,纖細白皙的柔荑自然的搭在他的肩上,「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陳聖芝一看那女人跟何篤生如此親密,不由得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何先生,不是我說你,你既然已經有了女朋友,就不該再去招惹麗雯,你可知你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0)

在自己辦公室裡,完全不察外頭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何篤生,好不容易跟琳達談完一筆生意之後,禮貌的送琳達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不自覺的瞟向自己心儀女人的位子,心裡正考慮是否該把姚麗雯介紹給琳達認識。
哪知卻看到那位子上竟是空的,什麼人也沒有。
看到這情況,何篤生馬上轉頭詢問陳聖芝。
「麗雯呢?」
這當兒他完全忘了平等對待她和所有同事的原則,直接開口叫出她的芳名。
「問你自己啊!」
姚麗雯跑出事務所時,陳聖芝也馬上跟着追了出去,只可惜,她追得太慢,失去了她的蹤跡,又顧慮到現在是上班時間,不敢跑得太遠,只好作罷獨自回到事務所。
「問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陳小姐,我現在問的是麗雯的行蹤,你說問我是什麼意思?」
一旁的琳達看到何篤生跟她像是起了什麼爭執,便走向他,纖細白皙的柔荑自然的搭在他的肩上,「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陳聖芝一看那女人跟何篤生如此親密,不由得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何先生,不是我說你,你既然已經有了女朋友,就不該再去招惹麗雯,你可知你這樣會害慘她的?」
一聽有人誤會自己是何篤生的女朋友,琳達愛玩的性子一起,故意偎向何篤生,嗲聲說:「達令,你看,你的員工好凶喔,她好像是在指責你背着我拈花惹草喔!」
「琳達,你給我正經一點,要不我會直接打電話到美國,向大衛告狀。」
何篤生怒喊着,再轉頭對那滿臉愧疚的陳聖芝說:「按理說,我根本毋需容忍你的無禮,可看在麗雯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只要你向我解釋清楚你方纔的那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想麗雯可能誤會你跟這位……呃,琳達的關係,因為受不了你們那親熱的樣子,一時生氣便跑了出去,當然啦!我有追出去,可是我追出去時,早就看不見麗雯的蹤影了,因此我也實在不知道她會跑到哪兒去?」
一聽這話,何篤生當真是又憂又喜。
喜的是從姚麗雯的表現看來,他知道她對他畢竟有心;憂的則是她對他的誤會,這下可真難以解釋了,再則,他更擔心她究竟會跑到哪裡去?
想到此,何篤生當真是心急如焚,「今天你們自己各忙各的,該下班就下班,該休息就休息。還有,陳聖芝,謝謝你告訴我麗雯的事。」
話落,何篤生即往外衝。
「何先生,你要去哪兒?」陳聖芝開口大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篤生,你要去哪裡?」惟恐天下不亂的琳達也跟着一起大吼。
「找我未來的妻子回來。」

這幾個字把所有的人全都嚇傻了。
未來的妻子,這也就是說……嗚!她們全都無望了啦!
JJWXCJJWXCJJWXC
跑到姚麗雯所租的公寓找不到人的情況下,何篤生當下即趕緊打電話回事務所,要陳聖芝調出姚麗雯台北老家的住址給他。
一有了她家的住址,他馬上再趕回家去拿了一樣東西,然後便一路開車北上,追回他未來的老婆。
好不容易來到姚麗雯家門口,他跳下車,猛按姚家的門鈴,出來開門的是一位看起來非常慈祥的老伯。
「伯父您好,請問麗雯是否在家?」
姚父仔細端詳眼前這個年輕人,看他長得相貌堂堂,說話又有禮貌,不由得對他產生幾分好感。
「我女兒是在家,不過她有交代,不管什麼人來找她,她全都不見,怎麼辦?」
一聽姚麗雯當真回到了家中,何篤生總算是稍稍的放心了,但是還得見到姚麗雯,確定一件事情之後,他方能完全的放心。
「伯父,求求您,請您看在我對麗雯真心誠意的份上,通融一下,讓我見見她。」

「可是……」

看這年輕人說得那麼誠懇,姚父也想成全他,只是……
「伯父,求求您,麗雯是因為誤會了我,因此才不想見任何人,我相信只要給我一點時間,把所有的誤會全部解釋清楚,她自然也就不會再傷心了,求求您,好嗎?」
聽他這麼一說,姚父總算知道自己的女兒為何會滿臉淚水的哭回家了。
聽這年輕人說一切都是誤會,他不由得心軟了。「好吧!麗雯的房間就在二樓的第1間,你自己上去吧!」
「謝謝伯父,謝謝伯父。」
一聽自己可以見到姚麗雯,何篤生便急急的往前奔,途中遇見了姚母,他匆匆的點頭向她問好:「伯母您好。」
簡單問候之後,他便飛也似的奔上二樓。
JJWXCJJWXCJJWXC
正在房間裡哭的姚麗雯,一聽有人敲門,還以為是自己的父親或者是母親,為了不想讓他們兩位老人家為自己擔心,她趕緊伸手抹乾臉頰上的淚,乖乖的把房門打開。
房門一開,意外的竟看到是——
「大哥。」
一看到站在她房門外的是何篤生,姚麗雯直覺的想關上門,就怕自己的心事被他知曉。
何篤生哪肯吃閉門羹,伸腳一擋,之後輕易的把門給推開了。
「大哥,你怎會上台北來呢?」這聲大哥,姚麗雯叫得好心痛,只是不這麼叫,她又該叫他什麼呢?
「你自己說,我為什麼會追着你上台北來?」何篤生不說出真正的原因,要這小女人自己去想。
「我知道,我這樣把工作拋下的態度實在不應該,可是我、我……」

她實在受不了看見他跟別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模樣,這會讓她的一顆心宛如刀割。
「唉!」何篤生覺得無奈。
看來,這輩子想要這女人自己領悟他對她的感情,恐怕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此他不如就直接……
沒有任何言語,他直接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完全不給她開口抗議的機會,吻住她所有想說的話。
這一吻,既纏綿又深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