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丑時の玻璃鞋 第 3 頁


是否合腳?若不合腳,我們會請師傅修改一下。」 本來是沒那個心情的姚麗雯,看他說得那麼誠懇、客氣,也不好拒絶他的請求,只得乖乖伸出腳來試鞋,「還真是訂做的鞋,尺寸適中,穿起來也滿舒服的。」 「那就好,那接下來請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難道那位經理不知道——好夢由來最易醒嗎?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JJWXCJJWXCJJWXC
翌日,當姚麗雯醒來時,已過了晌午時分。
該回家了嗎?
若不想讓自己的爸媽擔憂,她確實是該回去了,只是……
她實在沒有把握,以自己現在的心情是否能平靜的面對雙親。
因此,她決定繼續留宿飯店。
不想單獨對著空蕩蕩的飯店房間,姚麗雯決定到飯店的餐廳用餐。
當她踏入餐廳,正準備喚來侍者點餐時,飯店的經理又再次出現,依然客氣的笑着對她說:「小姐,我正打算上七○一號房,把這雙玻璃鞋送去給你。」
話說到此,經理把那雙做好的玻璃鞋擱在地上後,開口說:「小姐,麻煩你試試看這雙鞋是否合腳?若不合腳,我們會請師傅修改一下。」

本來是沒那個心情的姚麗雯,看他說得那麼誠懇、客氣,也不好拒絶他的請求,只得乖乖伸出腳來試鞋,「還真是訂做的鞋,尺寸適中,穿起來也滿舒服的。」

「那就好,那接下來請小姐跟我走一趟。」

「去哪裡?」這要求姚麗雯可不讚同。
「去見金未來先生啊!難道小姐已經忘了昨晚我對你解說的一切嗎?」經理一臉訝然的開口,實在搞不懂這位小姐的反應。
「哦!我想起來了,你曾說我還可獲得世界級的預言大師——金未來先生為我所作的預言是吧?」姚麗雯終於想起經理昨夜說的話,只是她的眼眸中依舊不見一絲一毫的興趣。
「對,請小姐跟我來好嗎?」
就因他實在太過客氣、有禮,使得姚麗雯不得不鬆口答應:「好吧!」話落,兩人即一前一後往目的地走去。
就在這一刻,一名相貌堂堂的男子與他們擦身而過。
再次看到昨晚那個喝醉酒的女人,何篤生不由自主的開口就想喚住她,可一想到她昨晚的態度,他便卻步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想這女人還是少惹為妙,要不還不知道又要替自己惹上什麼麻煩。
工作、工作,他可千萬別忘了自己這次上台北的主要目的。
除此之外,其他的閒事還是少管的好。
對!就是這樣。
JJWXCJJWXCJJWXC
一瓶上好的白蘭地已被她喝得只剩一半,躺在七○一號房間大床上的姚麗雯,眯着一雙醉眼,腦子裡浮現的是「你未來的另一半,會是丑時出生的男人。」
這個荒唐得不能再荒唐的預言。
倘若那位金先生的預言是真的,那她的另一半就不是那個跟她交往了七年的他了。
七年,好漫長的歲月,一個人有幾個七年可以浪費?
想到此,姚麗雯突然悲從中來,忍不住翻身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她哭,哭自己浪費了整整七年的時間去培育這段沒有結果的戀情。
她哭,哭他竟然無情的背棄他與她之間的誓言。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他曾說,縱然弱水三千,他也只獨飲她這瓢甜美的甘泉,其他女人都無法闖入他的心靈。
而今,言猶在耳,他懷中躺的女人卻竟然不是她。
姚麗雯突然有大笑的衝動,還有種噁心至極的感受。
受不住的她,乾脆穿著飯店贈送的那雙玻璃鞋下床,打開飯店房間的落地窗,奔出去大吐特吐。
接着她就像個瘋子一般,爬上了陽台的欄杆,坐在上頭,一雙小腳晃啊晃的。
高處不勝寒。這句話,姚麗雯直到這時候方纔領悟,原來坐在這麼高的地方真的有點冷。
忍不住地打了個寒顫,她搖搖晃晃的正想爬下欄杆,哪知右腳的玻璃鞋因此鬆脫。
「哎喲!」
沒有玻璃鞋破碎的聲音,反倒是人痛呼的聲音,這是怎麼回事?
努力撐開迷蒙的眼,姚麗雯往下一看——
「天啊!小姐,你千萬別動,千萬別想不開啊!」何篤生這次可真的被她給嚇壞了。
他看到那位醉酒的女人就坐在陽台的欄杆上,就怕她會一時想不開,在他的眼前往下一縱,那可就不好玩啦!
「哼,誰想不開啊?」
她忘了自己依舊坐在欄杆上,一臉不屑的對著樓下的那個男人叫着:「我雖然失戀,但也懂得愛惜自己的生命,天下的烏鴉一般黑,我才不會為了一個臭男人想不開呢!」
何篤生擰起一雙劍眉,抬起頭來仔細端詳住在他樓上的女人,「小姐,你又喝酒了對不對?」
「哇!你好厲害喔!」離這麼遠的距離,他都能知道她喝了酒,真是厲害。「你是不是也是個預言大師?」
「我不是……」
話說到此,何篤生突然看見樓上那個女人身子往外傾斜,不由得開口大喊:「小心!」
晃啊晃的,她往外傾斜的身子又晃了回來。「喂!住樓下的,我覺得你說的話好矛盾喔!又叫我要小心,又說你不是要我小心,你到底是要我小心還是不要小心呢?」
真是混蛋!這女人醉得連話也說不清楚了。
而且,再這麼下去,難保她不會真的就這樣跌下來。
為了輓救一場可能會發生的悲劇,何篤生毅然決定……
「小姐,我撿到了你的玻璃鞋,現在我幫你把它送回去好嗎?」
皺了一下眉,姚麗雯突然開口問了個不相干的問題:「先告訴我,你的長相好看嗎?」
這是什麼問題,簡直就是牛頭不對馬嘴嘛!
「你為何這麼問?」聰明如他,也想不透這女人為何會突然問他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
「因為前不久金未來先生預言我將來的另一半會是一個很醜的男人,而現在你又說要幫我把掉下去的玻璃鞋撿上來給我,這樣一來我豈不是成為童話裡頭的那個灰姑娘,而你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王子了,不是嗎?」
「這跟我們現在談的這個問題有什麼關聯?」不是他的領悟力比別人差,而是這女人的醉言醉語實在很難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