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丑時の玻璃鞋 第 4 頁


可不可以先請你爬下那個欄杆,先去幫我開門?」 「好啊!我現在就去幫你開門。」 姚麗雯突然砰的一聲往下一跳,讓樓下那個跟她耗了將近一個鐘頭的男人看得心驚膽顫。 「我去幫你開門了喔!你別讓我等太久,知道嗎?」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唉!」姚麗雯煞有其事的搖了搖頭,無奈的開口:「你這人還真是笨哪!這麼簡單的道理也想不透,跟你說話讓我覺得很累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累?他才是那個很累的人好嗎?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何篤生索性回答她說!「你有一雙玻璃鞋,可能會成為童話中的灰姑娘,可是你放心,我再怎麼也不可能變成童話中的那個王子的。」

「嗯,你這麼說也對啦!好吧!既然如此,我允許你把我的玻璃鞋撿上來還我。」

對這樣不知好歹的女人,他根本可以不必理她,可是……唉!算了!就當自己在做好事,救她一命。
「你要我把這只玻璃鞋還你,你總得先幫我開門吧?所以可不可以先請你爬下那個欄杆,先去幫我開門?」
「好啊!我現在就去幫你開門。」

姚麗雯突然砰的一聲往下一跳,讓樓下那個跟她耗了將近一個鐘頭的男人看得心驚膽顫。
「我去幫你開門了喔!你別讓我等太久,知道嗎?」
「知道、知道。」
唉!連續兩夜遇見她,他還真是倒霉。
看著手中的玻璃鞋,何篤生暗暗斥責這家愛情飯店,幹嗎沒事搞這種無聊噱頭,害得他疲于奔命。
想想,這一切不都是飯店惹的禍嗎?
第2章

何篤生才剛跨近七○一號房,那房門即應聲而開。
出現在何篤生眼前的,是一幕他始料未及的景象。
一個女人,一個看起來非常幹淨秀麗的女子。
她身上穿著一襲性感的睡衣,那件睡衣簡直就是專門為了考驗男人的自製力而製造的。
看到這樣的女人,何篤生相信就是聖人也不可能毫不動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可諱言的,他確實對這個女人產生了慾望。
「你的玻璃鞋我已經幫你拿來了。」
何篤生說著,可卻沒把他拿在手中的玻璃鞋還給那醉醺醺的女子。
「謝謝。」
姚麗雯很客氣的開口回答,也沒伸手向他取回自己的玻璃鞋。
她並沒開口邀他進去,那現在呢?「需要我幫你把這只鞋穿回你的腳上嗎?」
「好啊!」很乾脆的回答後,姚麗雯更是乾脆的讓出路,請門外的他進房。
何篤生大大方方的走進她房裡,繼續有禮的開口請教她:「請問,需要把門給關上嗎?」
「好啊!」
同樣幹脆的回答,彷彿這種事情在她來說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平常。
也就因為她這種輕佻的表現,讓何篤生認定這女人不是什麼正經的女人,那他是否可以……
「喂!你到底在想些什麼?」看那個男人兀自站着發獃,坐在床上的姚麗雯不耐煩的開口:「我都已經坐了老半天,一隻腳抬得都快斷掉了,你到底要不要把我的玻璃鞋還我啊?」
「啊,是。」

一聲是之後,何篤生修長的身子即矮了半截,他跪坐在她的面前,將拿在自己手中的玻璃鞋套上她白皙的纖足,他頭一抬,正想對她說幾句話,哪知就這麼恰巧的看到她雙腿間的秘徑。
他不自覺的呼吸加快,無法移開雙眼,他吞了吞口水,聲音沙啞的開口!「你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特別為誘惑男人而穿的嗎?」
「你真的好聰明喔!我都沒說,你就已經猜到我身上這件美麗的睡衣是為了誘惑男人而穿的,只不過……」
話說到此,姚麗雯忽然悲傷的一笑,「我突然感覺那個男人根本不值得我花這些冤枉錢。你知道嗎?單單是我身上穿的這件睡衣就花掉我將近一個月的薪水,更別說睡衣裡頭這套別緻的內衣褲了。」

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姚麗雯還特別翻開自己身上的睡衣,讓他瞧個清楚。「如何?這套內衣是不是真的很美,很別出心裁呢?」
「呃……是的,確實是很美。」

他這下不只聲音沙啞,甚至開始流汗了。惟有他自己知道,他口中的美,並非指那套內衣。
說實話,這女人的身材比她身上的那套內衣還要來得美上千分。
豐胸、翹臀、細腰,比例勻稱,這個女人的身材可以說是何篤生至目前為止見過最好的。
她身材好到令他呼吸急促、汗水直冒。
看他紅了臉,姚麗雯抿唇低笑。「我知道,你很喜歡我這身裝扮,對不對?」有點撒嬌、有點放縱,她藕臂一伸,勾住了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的頸項,而且大膽的把近乎赤裸的胴體依偎在他的懷中。「嘿,不准搖頭,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可是很討厭男人對我說謊的喔!所以你千萬別犯這種要不得的毛病,要不我可是會很討厭、很討厭你喲!」
「不!我不會對你說謊,我確實是很喜歡你這身裝扮。」
像是為了不讓她討厭自己,何篤生趕緊提出聲明,只是……
「有一件事,我想我可能必須先提醒你一下,你若不希望事情的發展脫出常軌,最好是不要再這樣抱著我。」
這是他給她的最後警告,她若不懂得把握的話,那可就別怪他可能會在一時衝動之下,直接把她送上眼前的這張大床,好好的跟她溫存一番。
「常軌?」皺着眉,姚麗雯煞有其事的思索着,那天真的模樣,彷彿她完全聽不懂他的話。
「你當真不要我抱你?」
她雖搞不清楚「常軌」這句話的意思,卻還是可以看出眼前這男人根本就是口是心非。
意思就是說,他根本打從心底不希望她離開他的懷抱。
「我、我……」
對這問題,何篤生一時答不出來,想他縱橫商場多年,何曾遭遇這般窘境,也惟有眼前這女人能令他說是也不對,說不是也不對,能令他連自己要的是什麼都搞不清楚。
「你在困擾!」
醉醺醺的姚麗雯,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因為太興奮了,讓她決定要賞他一個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