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丑時の玻璃鞋 第 7 頁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難得還有人如此關懷她,這讓姚麗雯感動得差點落下了淚。 「不必謝我,只要你別在我的面前掉眼淚我就阿彌陀佛了。」陳聖芝這輩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有人哭給她看,那會讓她手足無措。 「是,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小雯雯,都已經是午休時間了,你不要這麼認真好嗎?有什麼事情等喂飽肚子之後,再來好好努力不就成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聖芝是篤生會計事務所的一員,年紀足足大姚麗雯十歲的她,總喜歡暱稱這位可愛的小妹一聲「小雯雯」。
她就坐在她隔壁,算是會計事務所裡跟她最有交情的同事。
「陳姐,不成。」
姚麗雯搖着頭開口:「這份報表客戶下午就要,我非得趕在下午他們下班前把它送過去,要不就來不及了。」

「需要我幫忙嗎?」陳聖芝非常熱心的開口。
「不用了,就剩一點,我想應該來得及趕完才是。」

「好吧!既然這樣,我也不吵你了,你繼續努力,我幫你帶個便當回來,以免餓壞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陳聖芝邊說邊拿起自己的皮包。
「謝謝你,陳姐。」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難得還有人如此關懷她,這讓姚麗雯感動得差點落下了淚。
「不必謝我,只要你別在我的面前掉眼淚我就阿彌陀佛了。」
陳聖芝這輩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有人哭給她看,那會讓她手足無措。
「是,遵命。」
俏皮話一說,把陳聖芝以及在場的幾位同仁給逗笑了。
「好啦!既然你不出去用餐,那這辦公室就麻煩你照料了,我們走嘍!」其中一位同事交代了她這麼一句。
「沒問題,一切交給我吧!」
就在所有的同仁都離開辦公室,姚麗雯專心于趕製報表之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姚麗雯拿起話筒,「篤生會計事務所,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服務的地方嗎?」
「你是陳聖芝嗎?」對方如此問着。
「對不起,我不是。倘若您急着找陳姐的話,那麻煩您打她的手機試試。」
姚麗雯不卑不亢的回答他。
「那你是林惠鈴嘍?」對方又問。
「也不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為了不讓他再猜下去,姚麗雯索性自己開口回答:「我是姚麗雯,是這家會計事務所新來的同仁。」

「哦!原來是新來的同事,難怪會認不出我的聲音。」

怎麼?認不出他的聲音是很嚴重的事情嗎?感覺這通電話實在無聊透頂的姚麗雯,真想乾脆的把電話給掛了算了,若非怕得罪客戶,她真會這麼做。
「敢問先生貴姓大名,有什麼需要我們服務的地方?」壓抑滿腔的不耐,姚麗雯客氣的請教着。
「我是何篤生。」
他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何篤生是何方神聖?為何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呢?突然,姚麗雯想起……完蛋了!何篤生正是她的頂頭上司、衣食父母呢!
姚麗雯趕緊站起身子,恭敬的開口:「請問老闆有什麼事?」話一問完,她突然感覺自己的行為很可笑。
她到底在幹什麼啊!對方又看不到她不是嗎?她這樣戰戰兢兢的,要給誰看啊?
這一想,姚麗雯乾脆又坐回自己的椅子,邊審閲自己桌上的報表,邊聆聽話筒那邊說的話。
「我需要『東慶百貨公司』去年的損益表,你能幫我找找嗎?」
「好。」
她剛剛纔看過東慶百貨公司去年的損益表,現在那份損益表就在她桌子的抽屜裡頭。
「老闆,需要我幫您傳真過去嗎?」
「呵呵!沒想到你的工作效率這麼高。」
讚美了她之後,何篤生即開口給了她一個傳真號碼,「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儘快收到。」

「沒問題,我馬上幫您傳真過去。」

此時交談的兩人,誰也沒想到對方就是那個曾在「愛情大飯店」跟自己有過一夜溫存的人。
JJWXCJJWXCJJWXC
清晨,房裡只有閙鐘走動的聲音。
突然,一聲好大的鈴響,無情的吵醒了正好眠的姚麗雯。
她伸手一按,利落的把那吵人的聲響解除之後,正打算繼續睡下去。
突然,她雙眸一張,飛快的起身,開始刷牙洗臉、沐浴、更衣,只因昨天陳聖芝才告訴她,今天是老闆回公司的日子。
為了給何篤生一個良好的印象,姚麗雯不得不用心準備。
除了這些每天必做的梳洗程序之外,來到台中之後,姚麗雯在外表上做了很大的改變。
她用深色的粉底以及粉餅遮掩住她那白皙的皮膚,用寬鬆的衣服遮掩她玲瓏的身段,配上一副黑色平光的眼鏡,一頭長髮也用一根髮簪緊緊的盤了個髻。
這一身打扮,就是為了跟天底下所有的男人撇清關係,阻斷所有不必要的麻煩。
在愛情裡,她已經跌倒一次,這樣的經驗已經夠苦、夠痛的了,她不想再來一次這樣痛苦的經驗。
不管身旁所有關心她的人怎麼勸她,都無法改變她的心意,就算是親如父母也是一樣。
好不容易裝扮完成,姚麗雯忙得連吃早餐的時間也沒,便匆匆忙忙的踏出自己租賃的公寓,趕上公車,出發上班。
JJWXCJJWXCJJWXC
才剛踏下公車,姚麗雯便急着往電梯的方向直奔。
在這短短的路途中,一名男子也加入了她。
一對男女在電梯前,相互睇了對方一眼。
何篤生心想,奇怪?這女人是誰,他怎麼不曾見過她?
可奇怪的是他就是感到她很熟悉,那種感覺若有似無,讓他很難捉摸。
姚麗雯心中也有着同樣的疑惑。
奇怪,這男人到底是誰,為何會出現在此?
就在這時,她腦中突然閃過些模糊的畫面。
那模糊的記憶來得快去得也快,根本無法捉摸。
搖搖頭,姚麗雯甩掉那些令她困擾的疑惑,專心的等待電梯的到來。
噹的一聲,電梯門打開,兩人同時跨入電梯之中。
何篤生搶先一步按下樓層的號碼數,姚麗雯一看他所按的號碼,心裡更是驚疑。
奇怪,她記得這層樓好像只有她任職的那家會計事務所,怎麼這男人會到這一層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