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 頁


等生存。自然與人類不可分割,人類是自然的生命之一,各種生靈與自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自身也構成了自然的血肉骨骼。因此,人與自然一體,人與動物平等。這是基本的樸素的道理,今天卻成為我們必須大聲疾呼的聲音。沒有多少人關注
作者:胡蜂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蛇女傳奇: 序言:人心是最大的怨(1)

楊志軍

這是一部關於生命的小說。原始、野性、粗糲、強悍的生命圖景,是這部小說最有重量的底色,它因此給我們提供了觸目驚心的閲讀。
我讀的這部小說是胡全明的。
與生命有關的內容是誕生、愛、復仇、死亡,人與蛇就在這樣的軌跡中開始了各自的悲壯行程。他們依照古老的生存法則,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世界,面對世界,也以自己的能力摧毀世界上的生命。他們彼此隔絶,孤獨暴力,又恩怨糾纏,殘酷無情,生命和生命的遇合是偶然也是必然,而生命間的相互廝殺卻是赤裸血腥。
天地間最重要的不是金錢,不是權力,而是生命,是生命在自然中的平等生存。自然與人類不可分割,人類是自然的生命之一,各種生靈與自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自身也構成了自然的血肉骨骼。因此,人與自然一體,人與動物平等。這是基本的樸素的道理,今天卻成為我們必須大聲疾呼的聲音。時尚書屋
沒有多少人關注生命本身的意義,也沒有多少人視動物的生命為生命,更沒有多少人在生命遭受滅絶時有更多心靈的疼痛。物慾生活超越了一切,人的貪婪淹沒了良善,人類揮舞的屠刀遮蔽了天空的光亮,血紅的色彩塗抹着我們的視閾,自然成為慘絶的戰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就是我們今天所面臨的現實,它不是一時一地的妄想,也不是自然僅有的風景,而是自然千瘡百孔的軀體上緩緩流動的血河,讓我們窒息得尖叫。我曾經到過號稱「無人區」的可可西里,那是青藏高原一個高寒貧瘠的地方,如今已是人們關注和熟知的地方。人們關注和熟知它,不是因為它富庶或輝煌,恰恰是與之相反的原因,可可西里是人類不可居住的地方。就是這樣的「無人區」,卻成了自然保護區,成了動物和植物藉以休養生息的避難所。時尚書屋
可可西里生命荒涼,地域荒寒,植被稀疏,維持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驢和野氂牛等野生動物的食用需要,已是岌岌可危。然而,就是這樣苟延殘喘的生命,這樣掙扎無奈的活着,人類都不能發點慈悲。偷獵、捕殺、宰割、死亡的聲音,是迴蕩在可可西里的葬禮進行曲,那悲慘、恐怖、殘暴的屠殺,是可可西里永不能安息的血腥噩夢。可可西里如此貧瘠,野生動物還要選擇它作為棲居之地,這本來已經是無可選擇的選擇,退無可退的退路,而人類,這偉大文明的人類,仍然堂而皇之、理所當然、窮凶極惡地肆意掠奪動物的生命,只是為了滿足文明世界人類的極端私慾。時尚書屋
這是怎樣無道的暴行,也是怎樣不可饒恕的罪惡!
我想,這也是胡全明在中要表達的關於人和動物生存的命題,雖然他寫了一個民國時期的故事,這個文本顯然有着更為現實的基礎。一邊是人的生命,冒闢塵一家百多號人一夜之間被人盡殺,他因為是私生子不為人知才僥倖活命,復仇成為冒闢塵唯一的生存目的,而江湖上也因此掀起滔天巨浪,與此綫並行的是他苦苦追尋的仇家為官做宦導演的人類的血腥戰爭;一邊是蛇的生命,嗜蛇成性的人捕蛇、殺蛇、吃蛇,甚至連蛇的孩子也不放過:把幼蛇放在不能生孩子的婦人腹中,婦人生下了「蛇人」。從此血雨腥風,江湖亂倒。已在世上絶種的千年靈蛇突現人世,突襲人類,所到之處驚天血案駭人聽聞,令人肝膽俱裂,究其原因,原來它是一路追蹤劫奪了它的幼蛇的冒闢塵而來。時尚書屋
人與動物的命運環環相扣,恩怨糾纏,愛恨分明,是誰,造成了這天地間的生命殺戮?
胡全明試圖找出答案,他讓書中的兩個主要人物蛇人汝月芬和蛇醫陸子磯以各自不同的生命方式殊途同歸:
蛇人汝月芬就是被人放入婦人腹中生下的小靈蛇,她夜夜在夢中遊走于天地間,尋找自己的生命出處,這個聰慧、善良、憂鬱、靈性的少女,是自然的精靈,也是人類眼中的異類。她多次目睹自己的同類乃至親人被人類捕殺宰割,悲傷和憤怒鬱積在她的心裡,她的吶喊道破了自然的玄機——這世上有毒的東西多了,但它們有人毒嗎?這世上有人不招惹的東西嗎?不管有毒還是無毒的,它們都逃不過人的手掌心!好些毒物,它們有時確實會危及人的性命,可一般來說,人不去惹它,它也不會惹人。你們自家要活,但也得讓人家活呀!
蛇醫陸子磯醫道精湛,一生救人無數。他自覺與世無爭,只為了天道正義,於是在發現所謂危害人類的千年靈蛇後,突然被激發起了可以揚名于世的雄心,長途追蹤巨蛇,致使身負重傷的靈蛇被激流捲走。陸子磯的良知和悲憫在浩茫野性的山水間迸發出人性的光亮——你之所以覺得自己有生擒或者捕殺它的資格,僅僅因為你是人類,而人類又憑什麼對它操有生殺予奪的權力,僅僅因為它是蛇類!這靈蛇何罪之有,是的,這靈蛇何罪之有?倘若,你不為虛名所困,跟蹤追擊至此,它仍將存活這天地之間。是你殺了這條千年靈蛇!
這是人類對自然的懺悔,這是生命對生命的顧惜,同時,它指出了人心才是所有「怨」的根源。有了這樣的懺悔和顧惜,人類的明天才有希望了。
胡全明的描寫呈現了鮮明的現實批判指向。他對人與自然關係的關注,對生命的尊重和瞭解,在裡是最為動人也是最為尖鋭的書寫,這樣的文本在中國當代文學的現實書寫中已經少見了,可以說,是對熱衷于描寫人類蠅營狗苟、拉拉扯扯、俗不可耐生活的反撥和超越。我有理由相信,胡全明的現實主義立場決定了他的書寫的重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