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 頁


的窸窣聲。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碎聲音消失了很久很久,郝妹依然冷汗涔涔地盯住熟睡中的女兒,立在原地,半天不動。 後來,她就一頭血污,面對那只齜牙咧嘴的野貓,閉着眼睛在女兒的床邊坐了一晚上。 從此,郝妹几乎寸步不離她的
作者:胡蜂 / 頁數:(10 / 0)

她恨它,但也怕它。尤其是在暗中,兩隻晶晶發亮異彩紛呈的眼睛,像鬼火一樣朝她幽幽飄來的時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水開了,水氣將鍋蓋頂得嘭嘭響。郝妹立即放下鞋底,退出桑桿柴,撳滅火頭。她拿着水舀子,把水灌進一隻隻竹殻熱水瓶。明天一早,店裡的夥計就要來拎熱水瓶的。時尚書屋
突然,樓上房傳來一聲嬰兒般撕心裂肺的慘叫。郝妹手裡的水舀子砰然落地,她拔腳就奔出灶間,「小芬小芬」地驚叫着,風一般地刮過後天井,向樓上衝去。
郝妹一沖進房門,即刻被淋了一頭一臉黏熱的東西,她用手一抹,一手的血。她慘叫一聲,險些乎嚇傻過去。這時,一團黑糊糊水淋淋的東西從房樑上嘭地落下來。
那團黑糊糊水淋淋的東西,竟是那只斷尾的大黑貓,被勒成條狀七竅流血的肉團就掉在她的腳下。在郝妹又一聲嘶叫聲中,後樑上傳來一陣更加瘮人的窸窣聲。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碎聲音消失了很久很久,郝妹依然冷汗涔涔地盯住熟睡中的女兒,立在原地,半天不動。
後來,她就一頭血污,面對那只齜牙咧嘴的野貓,閉着眼睛在女兒的床邊坐了一晚上。
從此,郝妹几乎寸步不離她的女兒,無論走哪都背上抱上。她的小芬就在她提心吊膽的注視下,長到了三歲。可更令郝妹心焦的是,不是她的小芬飽一頓,饑一頓的問題。三年下來,小芬一直不哭不笑,不言不語,常在天井的石階上一坐半日,痴眼望天。時尚書屋
郝妹、根發為此有些喪魂落魄,這一副水秀聰靈模樣的女兒該不會是個啞子,痴子?於是他們四處求神拜佛,燒香磕頭。
月芬三歲生日那一天,郝妹領月芬去乾泰祥綢布莊扯布,給她做件褂子。布莊周老闆拉出一匹匹花花綠綠的綢布讓郝妹定奪。
「叫我說,就這吧!」周老闆眼見挑花了眼的郝妹舉棋不定,便做主抽出一板湖藍底色的白花綢布。郝妹將綢布在月芬身上比來划去,然後點頭稱是。但在周老闆舉木尺操剪刀下手之時,月芬對娘細語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紅的。」

這一聲輕如游絲,郝妹卻如五雷轟頂。她見女兒眼望束之高閣的紅綢,一臉神往之色,不由得雙手合十,喜極而泣道:「我的老天爺啊,囡囡不是啞子,不是……」

從此,不論春夏秋冬,月芬總是一襲大紅衣褲,輕飄飄來去。
這個一身紅衫紅褲的女兒整日價就在郝妹的眼門前這麼七繞八繞的,又一點一點地長大了。眼見女兒一點一點通人事,郝妹常常想起娘說的那句有苗不愁長的話來。自女兒開口說話,郝妹對她的日子是心滿意足,她啥都不缺了!不過,女兒雖然開口說話了,但話極少,更多的時候,大睜着墨黑墨黑的眼睛,神情恍惚地看著自己。隔壁鄉鄰,尤其是住斜對門的蒲包老太動不動就關照她:「同小芬講閒話呢,你多講講,伊多聽聽,總歸好的呀!」於是,郝妹有時即便是忙得前腳踢後腳,她也要有一句沒一句地同她的小芬說話。時尚書屋
女兒喜歡聽故事,有時閒下來,她就講故事,可時間一長,實在沒得故事講了,她就開始敷衍,講那個老和尚同小和尚的故事——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住着個老和尚同小和尚……弄到後來,女兒一聽見「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住着個老和尚同小和尚」就叫。老和尚同小和尚的故事實在講不下去了,於是她就開始編:一個採藥人拎藥簍,提藥鋤,進山採藥,他走呵……走呵走呵走……她一邊做事,一邊就拖腔拖調地說道:「採藥人那麼走呵走呵走……」
有時候,女兒會瞌睡矇矓地抗議道:「娘,怎麼一老走呵走呵走,咋還沒走到哇!」
「是呵,走呵走呵走,路可遠可遠了呢。」
於是女兒便在這「走呵走呵走」中睡了過去。
但今天無論怎樣,女兒都不幹了,她一把抱住郝妹大腿,採藥人今兒再走不到他採藥的地方,她就不讓郝妹做事。郝妹無奈而又幸福地笑了。她一步一步地移着大腿,把依舊抱住她腿的女兒拖到天井的小竹靠板椅上,決定同她的小芬說說那個她在做小姑娘時曾經編排了又編排了的故事。
那個故事是這樣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以採藥為生的父子,在山崖上採藥,爹爹失足墜崖。那個叫小豹子的孩子為了尋找他爹爹的屍骨,翻山越嶺來到了與那山崖一岡之隔的莊子,同一個美麗的山妹子相識。小豹子在山妹子的幫助下,闖入龍潭虎穴,找到了竟仍然活着的爹爹。最後,那老爹在山妹子的家中養傷時,小豹子深深地喜歡上了山妹子。時尚書屋
那老爹養好傷後,爺倆離開了山妹子的莊子,但小豹子一長大,就帶著媒人和聘禮,重新回到了莊上,娶走了始終等着小豹子的山妹子。從此,小豹子和山妹子恩恩愛愛一直過着幸福的日子……
但郝妹剛講到小豹子和他爹背着藥簍來到黑龍潭千仞筆立的山崖上時,神情恍惚的女兒輕輕地「哦」了一聲,接着,她搶先說到了那個古木森森的斷谷,那條大河,河水在雲山霧罩中一躍而下,還有水瀑和水瀑下臨的深潭。
「快點告訴娘吶,囡囡怎麼知道山崖下有條河,河上有瀑布,還有個水潭的呀?」郝妹不由得大驚失色,女兒從小到大,從沒踏進小連莊半步。在桐鎮,她絶口不提小連莊黑龍潭的事,爹娘第1次來桐鎮,她也預先關照過,要說是李家莊人。在桐鎮地界你只要說是小連莊的,人家就會用怪怪的眼光看你。
女兒仰起臉來,悠悠地看著她,小臉上掠過一縷詭秘的笑,她說:「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