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0 頁


地圍成一盤,半截蛇身乙字形地懸在她的胸口之上,昂首吐信,威猛地逼視着離它一步之遙的阿德。 這時擁堵在門口的人已經被周教導他們死拉硬拽地扯開,疏散了,那兩個昏過去的女生也被施先生救了出去,而縮在教舍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幾個
作者:胡蜂 / 頁數:(100 / 0)

阿德回過身來,從再次擁堵的人推中擠出去,往汝月芬的位置看去時,心中一凜,眼前頓時一片模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人七撞八碰而倒地的汝月芬,在爬起來的當兒,一腳踩上了她身邊糾纏成團的一窩蛇,那團蛇一律張開大口紛紛轉首,對準她的腿腳就是一口。
汝月芬悶吱吱的一聲,像片紙似地再次滑落在地。那團蛇迅捷地游散開去,有的直接一頭紮進地板洞中,擺擺尾梢消失了。
阿德如同發瘋般地推翻擋礙他去路的一張張桌子,撲向汝月芬。
已經盤在汝月芬課桌上的那條黑蛇,這時輕巧地從桌面上蜿蜒而下,先他一步衝向汝月芬。那蛇貼著汝月芬的臉頰,迅速地圍成一盤,半截蛇身乙字形地懸在她的胸口之上,昂首吐信,威猛地逼視着離它一步之遙的阿德。
這時擁堵在門口的人已經被周教導他們死拉硬拽地扯開,疏散了,那兩個昏過去的女生也被施先生救了出去,而縮在教舍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幾個女生,則在徐先生的引領下,如跳舞似地避開地上滾成蛋蛋的蛇,逃出門去。
這時仍有蛇嗖嗖嗖地鑽入教舍牆腳下的地板洞逃之夭夭,但有十來條顏色灰暗的小蛇,不知何故,竟紛紛游向教舍門口,面向周教導和男施先生他們揚起三角蛇首,而後是蛇進一尺,人退一丈。此刻,教舍裡除了阿德和汝月芬已不剩一人。
教舍的門口窗外,人聲鼎沸,甚囂塵上,到處都是黑壓壓的攢動着的人頭。操場上走廊裡不時地傳來一陣陣遇到蛇後的驚叫聲和追殺聲。
阿德不顧一切地向前一撲,那蛇浮地向前一躥,又將阿德逼回去。
汝月芬緊閉雙目,一臉薄汗,臉色漸漸地由紅轉黑,由黑而紫,氣息漸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要死了!一股熱流轟地直達阿德頭頂四肢,阿德哭叫一聲,便一躍而起,撲向黑蛇。
教舍門外一撥先生在學生中朝裡頭的蛇跳腳尖叫,女施先生被萬先生攙着,一副隨時再準備倒下去的樣子。這時幾大步衝過來的施亞平,一把推開站在門外提把竹掃帚在那瞎悠忽的周教導,搶過竹掃帚,向在教舍門口逡巡的那些蛇橫掃過去。那些蛇遭到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扭曲着身子滾到一邊,而後毫不猶豫地向四處逃竄,紛紛落入地板洞中。
施亞平一下子躥到阿德身邊,雙手捂着阿德緊緊掐着黑蛇蛇頸的兩手,死命一箍。黑蛇蛇尾拍打阿德的頻率越來越慢,越來越無力,最後終於停止了擺動,耷拉了下來,於是纏在阿德身上的那一圈又一圈蛇身也隨之鬆脫,像一個解了扣的大繩套一樣松落在地。
阿德張開了血紅的眼睛,朝那張漸漸回攏的同樣是血紅的大嘴和兩顆暴突的眼珠看了一眼,雙手無力地從施亞平的手箍中滑脫出來。萬先生和徐先生繞過施亞平和阿德,抄起汝月芬就向外奔去。
「送花山頭那個蛇郎中那兒去看!」周教導在他們身後喊道。
從黑蛇血紅的大嘴裡拖拉出來的分叉舌,像它的內臟又如章魚的觸手,軟軟地耷拉在阿德的手背上,阿德不由得一陣噁心,他抖抖沾滿黏液和鮮血的手臂,死活從施亞平的懷裡掙扎出來。
施亞平噓出一口長氣,然後挺胸收腹像扔一捆破繩般把手裡的黑蛇扔到教舍的牆腳下。
阿德雙膝一軟,嘭的一聲,坐在地板上。
那些遠遠地站在門口的一雙雙腿腳挨挨擠擠地向阿德這邊漫過來了。
那盞洋油燈的燈光灑落在屋角的一摞摞藥匾裡,那兒的草藥已經所剩無幾了。陸子磯站在一摞摞藥匾前,想著這兩天得出趟遠門,進山採藥了。
這幾日,他根本就無須出攤了,那個賣梨膏糖的被蛇一咬殺,鎮上的人就直接上這來買藥了,而今早那個蛇行老闆和殺蛇賣肉的倆夥計被一群蛇毒殺,那家學堂裡鑽出成百條蛇來後,他的蛇藥就賣瘋了。
他是從蜂擁而來,到他這兒買藥的人嘴裡知道這些的。那個在大橋頭先攪局後又要包銷他全部蛇藥的高申和他的夥計,一夜之間由人變鬼,這使他極為吃驚。且不說他陸子磯了,就是爹和爺爺也從未聽說過世上竟有這等奇事:從高申倉房逃脫的群蛇居然按圖索驥上門尋仇!
這世界,他是越來越弄不懂了,先是自古以來連小孩都知道的無毒之蛇也會發毒,然後是王大毛和那個捉魚人竟中了所謂千年靈蛇之毒,再就是汝家郝妹的那個女兒!
本來因為捉魚人,靈蛇之毒已與這女孩沒有干係了,但現如今這女孩又令人見疑了。
她是學堂裡唯一一個中了蛇毒之人,換作他人,甭道是一群蛇,就是其中一兩種蛇毒就足以要他性命。學堂裡的先生拎來的死蛇中,不是蝮蛇,便是蝰蛇,他們說咬傷這女孩的就是這幾種蛇。那條行為怪異的聽起來像是有黑寡婦之稱的黑蛇,腦袋几乎已被那些個孩子搗扁了,但竟兀自活過來,趁人不備,滑進地板洞中逃之夭夭。他不知道此蛇有沒有傷及這個女孩,但即令排除黑蛇傷人,那些毒蛇也足以使這個女孩斃命。時尚書屋
可是,打他從漁園趕到學堂,再從學堂趕到家中,那個被抬到他這兒等候多時的女孩居然已經不治而愈。她雖然面色蒼白,渾身虛汗,還有些頭暈目眩,但幾處為蛇創傷之處,黑氣已然褪去,蛇毒已被悉數吸收化解,已無性命之憂。天,這只有在毒蛇和毒蛇之間才能發生的事竟會出在人與蛇身上,這豈非咄咄怪事!為安全起見,他還是給她灌了一碗煎藥下去,同時,有關蛇人的想法再一次浮上心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