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2 頁


在這一片灰白之中。街上靜悄悄,空蕩蕩的,今日天一擦黑,鎮上的人就緊閉門窗,足不出戶。現在是書場不說書,戲館不唱戲了。 蒙面的施朝安身着夜行緊身衣褲,穿街過巷,一路向寶塔街而去。萬一與牛郎中面對面相遇,他不想讓牛郎中認
作者:胡蜂 / 頁數:(102 / 0)

不管大蛇小蛇,一接近他的住處,從來都是聞風而逃,避退三舍。陸子磯沒想到,居然還有蛇自個兒送貨上門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快步繞過堂屋走進後院。
一根系在兩棵楝樹上用來晾衣裳的麻繩在小風中蕩來蕩去的,那片荒地裡的樹叢雜草也是來來回回地動個不停。院裡那幾個及膝齊腰的深淺不一的大坑,張開如夜色那般黑黢黢的大口在黑暗中沉默着,而牆外隔着駁岸的河水則發出了咣咣咣的陣陣悶響。
但當陸子磯抬腳向牆下走去時,渾身猛然一顫。他依稀看到牆上有幾條濕漉漉的寬大的新鮮擦痕,如龍行蛇走。
今夜沒有月亮,天空一片灰白,連幾顆僅有的星星也淹沒在這一片灰白之中。街上靜悄悄,空蕩蕩的,今日天一擦黑,鎮上的人就緊閉門窗,足不出戶。現在是書場不說書,戲館不唱戲了。
蒙面的施朝安身着夜行緊身衣褲,穿街過巷,一路向寶塔街而去。萬一與牛郎中面對面相遇,他不想讓牛郎中認出來。牛郎中在目光中毫不掩飾對他的恨意,他能理解,把人打得血淋帶滴的,人能不恨他嗎?但這目光令他心寒,同時也令他着惱。不過,冒闢塵他不怯,結仇也就結仇了,自己幹的就是與人結死怨的活。時尚書屋
可與王憶陽這條騷母狗結仇,那是他所不願意看到的。想想那日在街上,她看他的那種眼神,他心裡就添堵。
這兩日,他請縣局過來的兩個兄弟對冒闢塵開始盯梢,他原本只想讓自己心裡有個底,看看這個牛郎中值得不值得他關照。但季局長非常欣賞,很有些手段的那兩個兄弟在大白天一先一後都被這個牛郎中甩了,他倆說,這人並沒有意識到有人在盯他的梢,他顯然訓練有素,習慣成自然了,三下兩下就把他們給甩了。他們說,他要發覺就讓他發覺,硬盯。
嘿,對冒闢塵完全沒有霸王硬上弓的必要,白天是白天,但到了夜裡,他能隨隨便便就把人甩了?!再說,大白天冒闢塵能做什麼?關鍵是夜裡,所謂月黑風高夜!哼,別說那倆兄弟被甩了,就沒有收穫了!冒闢塵現在做不做什麼,都不打緊了。牛郎中會甩人,而且是兩次,這多少可以說明點什麼了。只要向楊標打個招呼,一句話,牛郎中他就可以去望江樓洗澡了。李鎮公的人要捉人,你王憶陽再怪啥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楊標說他們在望江樓的靈屋洞裡支了口大鍋,「請君入甕」是李鎮公審人的絶招之一,有多少口供就是在鍋裡被掏出來的,對許多人而言,可以說是一帖藥。但他施朝安現在還不想搭這趟順風船,他就是要憑自己的本事,看看這個牛郎中到底是何等樣人!
哼,一對冒殺氣的眼睛,能做什麼!
仍舊住在王憶陽那兒的牛郎中,現在由縣局的那兩兄弟輪流在火燒弄暗中盯着,施朝安剛纔抽空小睡了一會兒,他要替下那個兄弟。施朝安覺得自己現在是隻貓,這個牛郎中冒闢塵就是一隻鼠,他要玩死這個牛郎中!
今兒奔了這麼一個大白天,他身累,但心更累。雖說高申他們都是為蛇所殺,用王興國的話,是「天災」,但這幾條人命還是讓施朝安他感到胸口有一塊大石壓在那兒。王興國說他覺得特別晦氣,在省上大客人快到桐鎮的當兒出這事。王興國剛纔在鎮公所拍桌子拍板凳地罵娘:「我活了這麼一把歲數,還沒聽說過蛇會找上門去咬殺人的事呢,觸殺伊拉娘!」
他施朝安又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讓他和王興國想不通的還有,跟着竟然還出群蛇閙學堂這種事。幸好沒咬殺人,死小孩比死大人更讓人激憤,死在陰溝裡的那倆小孩,到現在都沒有一點眉目,他知道許多鎮上的人在他背後,戳他的背心呢。王莊那兄弟大佬的親親眷眷,雖說是嘴上功夫,沒到鎮上來閙事,但他隱隱然還是感到很大的壓力。遺憾的是,今兒這一天,他一直沒能得空,也再沒顧上去查捉魚人岳炳生的事了。時尚書屋
「唉!」施朝安重重地嘆了口氣,他總覺得這一階段,是天老爺在同他過意不去。
下午一到那所閙蛇的學堂,施朝安立時想到了阿德,想到了身上的玉珮。這兩日,他怕一不小心摔碎或是弄丟玉珮,索性將玉珮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對自己說,明兒一准把那塊玉珮還給這孩子,玉珮現在對他而言,已經沒什麼用了。再拖,這孩子同他的爺娘,不要當是他要吃沒這塊玉珮!
昨日吃過中飯,他見到禪杖浜的方老爺子,向他說明來意,掏出玉珮呈了上去。這位鶴髮童顏、長鬚及胸的老人一見這玉珮,便大大地吃了一驚。他說有個陌生人前兩日尋到他這兒問過這枚陰陽玉珮的來歷,莫名其妙的一個人,被他當場一口回掉了:「不知這玉。」

「但你是咱們桐鎮的狄仁傑,這玉又涉及人命案子,我應當說說。」
方老爺子對他藹然笑道。
方老爺子說他玩了一輩子的玉石,但能看入眼裡的,也就那麼三塊。一塊是住南潘浜的文生手裡的壽山石,石中日月同輝,紅白相映,雲天怒海,滿目愴然。另一塊是他的堂房兄弟手裡的翡翠,如笏如帶,晶瑩剔透,猶如琉璃,一派傲視天下俗物的貴族氣派。這兩塊天然玉成,無人工斧鑿的玩意兒,可令見者神迷智痴。時尚書屋
最後一塊便是這鬼斧神工的黑白麒麟玉珮,人稱霸王佩。
方老爺子閉起雙眼,將長鬚一捋到底道:「要命的是,這玉珮是個活物!」
說到這裡,方老爺子猛地睜開精光四射的眼睛,灼熱地盯着施朝安遞過來,他接過玉珮,細細地審視撫摩着,隨後便講了一個玉珮的故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