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3 頁


過,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玉麒麟雖然破相,但玉珮的主人,自此更將這黑白麒麟玉珮,視如珍寶,越發愛惜有加。 方老爺子最後講到這玉珮主人的名字——複姓司空,單名一個伯字,這着實令施朝安也大大地吃了一驚。司空伯祖上在宋高
作者:胡蜂 / 頁數:(103 / 0)

這塊黑白麒麟的玉珮主人自打收到這塊玉珮,愛不釋手,從不離身。一日玉珮主人橋上踏空跌倒,滾下橋去,跌得極重,極重。那人跌這一跤時,已經年過七旬,人老骨酥,右胯骨到右腿足踝墨騰徹黑,一動不動。當時,看到這老爺子的人,都料定,這人算是廢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待他們將老人用船載到縣上,曾經在宮裡太
醫院當過禦醫的吳老先生一查,這老爺子竟然只是傷筋,沒有動骨。那家人為此喜極而泣。當日,這老爺子意外發現玉麒麟有一綫裂紋貫通胯骨至右腿足踝,與他受傷筋絡完全重合。這個發現令吳老先生和老爺子的家人驚訝至極,他們爭相傳看了這枚黑白麒麟玉珮後,不得不認定是玉麒麟替老人搪了那麼一搪,代人受過,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時尚書屋
玉麒麟雖然破相,但玉珮的主人,自此更將這黑白麒麟玉珮,視如珍寶,越發愛惜有加。
方老爺子最後講到這玉珮主人的名字——複姓司空,單名一個伯字,這着實令施朝安也大大地吃了一驚。司空伯祖上在宋高宗年間,曾出任會稽太守,他的祖父還是明代震湖的第1任縣令。司空伯與乃父兩代均是吳門畫派耆宿,但司空伯在海外的名氣遠在他父親之上,在天官坐高堂之前,桐鎮人也曾將司空伯視為桐鎮的榮耀。桐鎮司空坊,便是以司空家族姓氏命名的,但三十多年前,司空家大院那把衝天大火將司空坊悉數化為灰燼。時尚書屋
方老爺子的這個故事,又令施朝安的腦子一亮。他以為這枚黑白麒麟玉珮出世,就意味着三十多年前,官家有關司空家大院那把大火「純屬意外」的結論有誤。坊間雖有「司空家主僕百人不僅無一人,而且也無一物倖免于難」這一說。但退一步講,就算玉珮可以撿漏,這本來也沒有什麼可忌諱的,天上落,地下拾,可現在有人對這玉珮何以存世的來龍去脈,恐懼殊甚,一而再,再而三地死活掐斷這可以追根究底的線索,這不能不使人對當年官府對此案所下的「純屬意外」的結論起疑。時尚書屋
如能推倒此案,並查他個水落石出,那麼他施朝安便能青史留名。一想到此,施朝安不能不激動。
於是,他千叮嚀萬囑咐方老爺子,不要將今日有關玉珮之事外傳,便匆匆離開方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根據案中誰是財產的受益得利者,誰便有可能是罪案疑犯的推定原則之一,施朝安這兩日徹查了司空家族田產的去向。司空族人在這場大火中無一倖免,因而沒有承繼家當之人,所以這田產均交由官家拍賣。可他發現在這千畝良田中,十有七八已轉入王天官之父——王大南之手,這令他驚恐萬狀。在桐鎮,他可以查任何人,發起火來,豁出去了,他甚至還敢查王興國。時尚書屋
但只有一個例外,這就是王天官和他的嫡堂大佬王伯爵。
不過,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信,當年的桐鎮鎮長王大南會為了司空家族的這點田產,弄出這起當時在全國造成極大轟動的火災案來。昨夜,他又私下拜訪了當年就在縣衙做事的老呂頭。七老八十的老呂頭嗓門亮亮地告訴他,三十多年前的司空坊大火,一直是桐鎮的一大疑案,雖說是深更半夜,人睡得死,但火也是一點一點燒起來的,這一百多號人既沒有捆,也沒有綁,可竟沒有一人能夠逃生。這事,實在有點蹊蹺,要說強盜搶,桐鎮也曾發生過多起,但從未有滅門一說。時尚書屋
一般而言,大湖強盜從前到鎮上來打家劫舍,常常蒙面而來,不到萬不得已,不開殺戒。他也一直覺得那把大火,另有隱情。至于有傳言說,是王大南為霸佔司空家田產,與強盜勾結,弄出一場司空坊滅門大案,純屬無稽之談。王大南只是近水樓台罷了,官府當時賤賣司空家族田產,純粹只是為了斂財而已。時尚書屋
司空家族滅門案與王大南霸人田產無關這番話,施朝安很買賬,因為說這番話的人從不打誑語,這人說話的可信度很高,這方面的口碑很好。至于主僕百十來人無一逃生,施朝安想,也只有一個解釋法:那就是,先殺人,後放火,毀屍滅跡!但問題的關鍵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喪心病狂?這其中必有緣故!
「能解開這樁三十多年前驚天血案之謎的,是這黑白麒麟玉珮!」施朝安的腳步聲在街路石上發出很重的空響,他又繼續想這兩日一直盤桓在腦海中,且揮之不去的那個問題——那麼死活要掐斷這可以追根究底線索的人又是誰呢?既然司空家族的人都死絶了,他又怕什麼呢?
巷口那兒有人進來了,施朝安一提勁,兩腳在牆上交叉一點,飛身上了院牆,幾個起落,便過了屋面,矮身而去。
桐鎮人大都有早睡的習慣,冬日夜裡八九點鐘,有不少人已經睡過一覺了,而夏天一過十點再睡,一到大人嘴裡那就成了天塌地陷的事了。
阿德眼睜睜地等到爹娘房裡的座鐘敲過十一點,就撩開帳子,輕悄悄地把自己從床裡拖了出來。同阿鐘和金山到漁園的望江樓那次,爹娘下了最後通牒,再有下一次,他們就叫他脫層皮。
「哼,這一回,神不知鬼不覺!」阿德不禁有些得意地拎着鞋,慢慢地赤腳走下樓梯。
滿世界只有爹和娘的呼吸聲,他們的呼吸有一種呼應,此起彼落,十分和諧。
汝月芬最後啥事沒有,到了晚上,她娘居然還來了,這讓阿德着實吃驚不小。她娘是提了一包點心來家的,對他是讚不絕口,把他誇上了天。他也看得出,爹再看他時,目光顯得異常溫和友好。娘則一直站他身後,與汝月芬娘說話的當兒,還不時地撫摸他的頭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