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4 頁


什麼都會過去的!」回家後,阿德把這句話寫在了自己的小本子上。 阿德上床前,偷偷摸摸地把後門的門軸塗了菜油,開門時再也不會發出令人心煩的吱呀聲。而前門即使把油瓶裡的油全倒進去,那開門聲,在夜深人靜時分,也會響得足以將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04 / 0)

阿德不記得他出世至今,享受過如此待遇。自娘到學堂裡看到一群先生和同學簇擁着他時,娘的眼裡一直藴着笑意。在學堂裡,在他身邊的女施先生那隻手一直沉甸甸地搭在他的肩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候一個女生,過來向周教導報告,說萬先生和徐先生讓她來說,汝月芬已經坐起來了,只是頭有點昏,沒啥大事了。周教導更興奮了,他一個勁地對阿德娘說,你養了這麼個兒子,真是福氣。而後又對男女施先生他們說,應當重新認識和評價卞德青同學。
阿德面孔漲得通紅,自覺豪氣衝天。他覺得今兒是天賜良機,他一直想為汝月芬出生入死一回,他辦到了。
阿德看得出娘的心裡樂開了花,再看女施先生對他完全不計前嫌的那種親熱勁,他心裡也同樣樂開了花。這意味着,女施先生所造的那場劫難算是過去了。
「什麼都會過去的!」回家後,阿德把這句話寫在了自己的小本子上。
阿德上床前,偷偷摸摸地把後門的門軸塗了菜油,開門時再也不會發出令人心煩的吱呀聲。而前門即使把油瓶裡的油全倒進去,那開門聲,在夜深人靜時分,也會響得足以將一個聾子吵醒。他一帶上門,穿好鞋,踮着腳尖像個賊伯伯似地一聳一聳地出了弄堂。
高申他們一出事,原來在桐鎮人看來,狗屁不是的那些個蛇,而今早已被人們看作天字第1號的大敵,他們如鼠畏貓似地懼怕每一條蛇。賭咒發誓時,第1句話就是,我要是怎樣怎樣,出門就被蛇咬殺!
阿德始終將高申和那些個蛇販和吃蛇的人的死,視如咎由自取。這番話同阿鐘、林立生和金山講,他們深以為然。但今夜在飯桌上說到這事時,爹勃然大怒。他說,你這算什麼?因為人對生命的輕視,甚至是嫌惡、憎恨而濫殺,從而導致你無視蛇對人的憎惡和殺戮。時尚書屋
虐殺生命,同樣都應遭到詛咒。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任何一類生命對另一類生命的輕視和殺戮都是可恥的。這大約是爹與宗教無涉,但一輩子都在吃素的原因。可是,這個世界連復仇和懲戒都是可恥的,連報應也沒有了,那麼這個世道還有什麼天理?人他媽的連報應都不怕了,那麼人還怕什麼?阿德根本不理爹這一套,只不過敢怒不敢言罷了。時尚書屋
今天下午再沒上成課,有些大人一聽見學堂裡閙蛇,便都陸陸續續地趕來了。有的人當場急吼吼地把人領走了。
阿德在學堂裡,阿鐘、林立生和一群熟悉和不熟悉的男生,一直不離他的左右,後來趕過來看熱閙的金山也溜進來了,在離開學堂之前,始終緊緊地輓着他的胳膊。而那些在他面前過來過去的女生,看他時,眼睛中滿含敬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鐘、林立生和金山簇擁着阿德,去花山頭看汝月芬咋樣了。看到蛇郎中心事重重的樣子,阿德心裡咚的一下,他當是汝月芬有事。
阿鐘、林立生和金山則不住地去看陸子磯那副厚實粗大的手掌,他們都聽說了虹橋頭一個捉魚人中毒身亡的事,癥狀同那個殺胚王大毛一式一樣。他們寧肯沒有這檔子事,寧肯陸子磯擁有街上曾經盛傳過的毒掌。
不料,蛇郎中告訴阿德說,汝月芬沒事了,已經被先生他們送回家去了。他心裡一樂,不免有點忘乎所以,便激情滿懷地對蛇郎中千恩萬謝。
「又不是你家裡人了,這樣客氣法子做啥呢!」阿鐘擠眉弄眼地看一眼金山,怪腔怪調地說道。
蛇郎中咧開毛哈哈的嘴也笑了。阿德閙了個大紅臉,追打着阿鐘出了花山頭。
一路上,金山繪聲繪色地講起蛇郎中那條神乎其神的白頭蟒,他只要得空,就去看陸子磯出攤,看白頭蟒表演。他喜歡死那條白頭蟒了。
「賽過伊養的一隻獵狗,這條蟒蛇!」林立生也是一臉神往的樣子,恨不得那就是他家養的蟒蛇。
「哼,有的蛇年數一長,就要成精的!」阿鐘又開始說起他那段車軲轆話了。他過上一陣就提這事,什麼很早以前有一個打夜工的人,半夜三更路過望夫塔,猛一抬頭,看見一條紅綢帶從塔頂飄下來。他現在斬釘截鐵地說,他爹講了,其實那就是一條蛇,一落地就變成了人,一如那兩條世人皆知的白蛇和青蛇,着地一滾就成了白娘子和小青。而紅綢帶從塔頂飄下來的時辰,在阿鐘嘴裡充滿着變數,阿德記得他最早說的是夜裡一點三刻,而這會兒又成了夜裡十二點半。時尚書屋
「啥時候阿有種,一齊到寶塔底下去等喏?」阿鐘這傢伙最後向阿德和林立生提出來。
阿德突然又是腦子一熱,翻了一眼阿鐘道:「那還等什麼,就定在今夜,誰不去,誰就是狗觸!」
「好的呀,不去,就是狗日的!」阿鐘眼睛迅速一閉,定定神,硬着頭皮,用國語強調道。狗觸用國語說,就是狗日的意思。轉而他又宣佈:「林立生可以不算,他家住得遠。」

「不,林立生一道去!」阿德宣佈道。夜闖漁園的事,沒有帶林立生去就算了,那日他阿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去那個鬼地方,可後來連說都沒敢給林立生說,他覺得自己很不哥們,特別不夠意思。
林立生脖子一犟,臉一紅,也毫不領情地拒絶了阿鐘,他也去。
「要是到時候,啥也見不着,就弄殺你,扔河裡。」
金山最後還對阿鐘說。
「隨便!」阿鐘硬着頭皮道。
他們說好了,夜裡十一點,等大人睡死了,大家一齊溜出來到混堂弄口碰頭再出發。施家祠堂,自那日有人被捉,他們又去過一次,結果從喇叭花裡躥出來一條北方大漢,一個飛腿,把他們全都踢翻在地。他告訴他們,再來,見一次打一次!那人壓低的聲音中滿含着一種怕人的威勢,那是真的,他們再不敢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