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5 頁


得像頭死豬!」阿鐘一上來就向阿德告金山的狀。他在金山睡的屋窗下輕言悄聲地喊了許久,也不見金山有什麼回應,弄得阿鐘又是瓦片又是石子的,往裡猛扔一氣,金山才醒轉過來,翻窗出來。 金山看著臉色鐵青的阿德動氣了,便不住地打躬
作者:胡蜂 / 頁數:(105 / 0)

這時,一個人影從隔壁吉家的門洞口飄了出來,把阿德唬了個半死。他定睛一看,林立生!「嚯,嚇殺人了!」阿德拍拍自己的胸口,對穿了一件長袖土布褂的林立生擠壓着喉嚨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不住,對不住!」林立生連連道歉。夜里約過林立生幾次,他從不失約,而且總是比別人早到。日裡,他自告奮勇地要來等他阿德的。
他倆迅速橫過街口,像兩隻野貓似地向混堂弄口奔去。一到弄口,他倆就靠在牆上等阿鐘和金山。金山和阿鐘他們相互聯絡,誰早就喊誰。但阿德和林立生等了很久,還是不見金山、阿鐘的人影,阿德開始罵人了。時尚書屋
正當兩隻貓在半弄裡發出一聲聲要死要活的哭叫聲時,金山、阿鐘來了,金山的眼皮有點腫,他是他們中間唯一睡了一覺的人。
「還說早點來叫我,自己困得像頭死豬!」阿鐘一上來就向阿德告金山的狀。他在金山睡的屋窗下輕言悄聲地喊了許久,也不見金山有什麼回應,弄得阿鐘又是瓦片又是石子的,往裡猛扔一氣,金山才醒轉過來,翻窗出來。
金山看著臉色鐵青的阿德動氣了,便不住地打躬作揖,說了一籮筐好話,阿德這才作罷。
「那就走!」阿德目光灼灼地看了同樣是目光灼灼的阿鐘、金山和林立生一眼,就將手舉到空中一舞,便向前猛然衝去。
一簇紅光一閃,隨阿德他們飄去。紅光很快被風化開,融入黑暗之中。
阿德、金山、阿鐘和林立生一字形排開,既緊張又興奮地走在寶塔街上。他們微微喘息着急急地邁動雙腳,一律麵皮緊繃,眼睛閃閃發光。
夜色中的望夫塔比白日裡看上去更冷峻,還帶著幾分令人望而生畏的神秘,但那猶如一柄刺破青天的利劍似的塔尖與一群無聲無息地穿行在夜空中的黑蝙蝠,又使寶塔顯得有些猙獰。而大拱橋則顯得非常清秀而又精神。如寬幅帛帶的河水泛出一片灰白色,駁岸下不時傳來水波的拍打聲。
阿德、金山、阿鐘和林立生直接衝上橋頂,如一排鳥似地着地坐在溫乎乎的橋階上,定定地看著層層疊疊的七級寶剎。
涼風習習,阿德覺得今夜這事是他一生中最最刺激的一件事。他神情激動地看看貼著水面飛掠而過的一雙蝙蝠,穿過橋洞,又從橋的那面矯健升空,嗖嗖地從他們頭頂飛過,加入環繞塔尖和塔身翩然來去的蝙蝠群中。
南禪寺內一片黑暗,但寺院和塔院後山的古柏影影綽綽,清晰可辨。與拔地而起一路向天的寶塔,完全融為一體。黑暗中的寺院寶塔和古木,給人一種玄機無限的印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坐下來後,起先阿德他們懷着摻雜着幾分驚懼的興奮,屏着呼吸,几乎是一眼不眨地在看寶塔,但沒過多久,他們的注意力有些渙散了,人也漸漸地懈怠了起來,開始低聲下氣地東拉西扯開來。
「啥時候能在塔裡困一夜天,就好了!」金山無限羡慕地看看塔,看看阿鐘。
因為阿鐘的爹在這兒做過幾天和尚的緣故,阿鐘在學堂裡的綽號就叫小和尚,小時候,他老在寺院裡進進出出,還曾經陪他爹在南禪寺睡過不止一夜。
「要是有人家在寺裡做焰口,困到半夜裡還有半夜餐吃呢!」阿鐘咂咂嘴空嚥一口唾液道。這兩天因為人手不夠,寺院裡的僧人叫上他爹一齊外出忙着做些超度亡靈的法事。
「你爹他們夜裡可看見過有東西從塔上飄下來過?」林立生恭敬地問阿鐘。
「他們什麼東西沒見過?他們什麼都看得見,但又什麼都只當沒看見!」阿鐘挺挺小胸脯,儼然一副權威口吻,「這種事情,我想同你講,三天三夜都講不完。」

「那我今夜困在你屋,你就同我講講,可好?」林立生懇求道。阿德同阿鐘講好了,林立生回頭就睡他家。
在這一點上,阿德非常眼熱林立生,他爹娘几乎不管他,放學回去早了晚了關係都不打緊。
阿鐘矜持地搖搖頭,一副天機不可泄漏的樣子。
金山不屑地撇撇嘴看一眼阿鐘道:「你還有啥事沒講過?你倒再講一樁出來聽聽呢!」
「那個啥,吃鷄蛋的故事呢?」阿鐘睜大眼睛問金山。
金山哼哼道:「耳朵都起繭了!還有啥是你沒講過的?」
「可我沒聽過,講講呢,他們可以不聽,就同我一個人講講呢!」坐在阿德身邊的林立生立即起身坐到阿鐘一邊去了。於是阿鐘就對林立生講起了阿德和金山已經聽厭了的老故事。
「老早老早的時候,這寺邊上住的一家人家的一個年輕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娘家人送來了一籃子鷄蛋。那婦人每天到河裡去洗屎布,可回來後總會發現籃裡的鷄蛋少了。有一日,婦人假裝又下河去了,但馬上又溜回來,躲在後窗偷看。結果見到那個才出月子的毛頭孩子竟下床走到盛鷄蛋的籃子那兒,抓出鷄蛋,在桌沿上一磕兩手一掰,就將蛋放到頭頂心。時尚書屋
他那樣連吃三個蛋,就回到床上去了。那婦人假裝洗完屎布回到屋裡,抱起小孩開始喂水,她往那頭殻上一摸,天哪!」
阿鐘講到這兒,照例打住了。
「結果呢,快點呢!」林立生推阿鐘,一個勁地催。
阿德知道阿鐘這會兒便會幽幽地看聽故事的人一眼,徐徐嘆道:「頭頂心上一張嘴,還在吧唧吧唧吃鷄蛋呢。」

在阿鐘嘴裡,這個故事講到這兒,就會出現不同的版本。阿德也不由得紮起了耳朵。
「孩他娘放下孩子,汗毛林立地走出家門,逃到寺院告訴了老和尚。老和尚就帶人來誦經捉妖,後來就將那小妖捉了回去,放進一口罈子,用咒語封了,葬在塔後的林子裡。」
阿鐘一如從前那樣繪聲繪色,手舞之足蹈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