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6 頁


進,如燕翻飛。 「阿是夜夜都要飄下來的呀?」林立生問阿鐘。 「不知道!」阿鐘沒好氣地說道。 金山的眼睛在暗中一亮道:「不知道可不行,我們半夜三更跑到這兒來,就是因為你說,夜夜一點三刻或者是十二點半,伊要出來的
作者:胡蜂 / 頁數:(106 / 0)

林立生輕輕地吐口氣,戰戰兢兢地問道:「阿是真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山笑道:「怎麼這次捉妖的又成了寺裡的老和尚了?有一次你說的是張天師,後來又是正巧路過這兒的野和尚,還有一次是……」

「狗眼老太婆!」阿德寬容地笑道。
在桐鎮民間,狗眼老太婆能見到常人見不到的事物,是個半人半神的東西。
「好了,好了,不講了,不講了!」阿鐘惱羞成怒地剜了金山一眼。
於是,他們又不作聲了,抬頭去看那一層層如傘的坡檐寶塔。
一陣風吹過,長在寶塔瓦檐上的幾蓬勁草雜樹一齊亂搖了起來,一層層塔檐翹角上的銅鈴,也丁零丁零地響了起來。但那些蝙蝠仍然從塔頂一層的東西南北四面殘破的門洞裡掠出掠進,如燕翻飛。
「阿是夜夜都要飄下來的呀?」林立生問阿鐘。
「不知道!」阿鐘沒好氣地說道。
金山的眼睛在暗中一亮道:「不知道可不行,我們半夜三更跑到這兒來,就是因為你說,夜夜一點三刻或者是十二點半,伊要出來的,我們才來等的。要不,我們到這兒來尋死呵?」
「我說過是每天夜裡都要出來的話了嗎?」阿鐘有些氣短了。
「你要不是這麼說的,我跳起身來就死掉!」金山冷笑一聲。
「停!到哪都掐,你們是鷄同百腳呵?」阿德不高興了,他覺得這樣特別對不住林立生。百腳是蜈蚣,與鷄相遇,便有一斗。阿德不記得這兩兄弟不知從啥時候開始,便成了一對冤家了,動不動就是這一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次誰再要同你一道出來,誰就不是人養的!」阿鐘惱怒地翻了一眼金山,又對林立生說,「走,不看了,就是有人在這兒口吐蓮花,我也不看了!」
金山霍地起身,攔住阿鐘道:「走?你倒是試試看!」
阿德剛要發作,只覺渾身一寒,自感頭皮一麻,毛髮慢慢地豎了起來。
那群始終像蚊蚋似的,大團大團在塔上哄來哄去的蝙蝠忽然發出一片令人驚駭的尖叫聲,轟的一聲向四處逃散開去。夜空中霎時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驚叫着的蝙蝠和同樣從塔裡逃出來的飛鳥。那些驚鳥跌跌撞撞地飛向灰暗的雲際,但那些撒滿寶塔上空的蝙蝠,仍然在夜空中疾叫起舞。
一領紅得發亮的綢帶攜着星星點點的光斑,在塔尖上舒展開來,而後飄飄忽忽地順塔蕩下。
阿德、阿鐘、金山和林立生一聲未發,如驚鹿從橋階上一躍而起,爭先恐後地躥下拱橋,如箭矢般地沿著石路沒命地逃走了。
突然他們身後傳來一聲重物落水的巨響,這聲響在靜夜中顯得驚天動地,叫人肝膽皆裂。他們一聲尖叫,像一陣狂風似地掠地而去。
第10章
追 蛇(1)
屋面上幾片屋瓦嘎嘣嘎嘣的破碎聲隱隱傳進了房間。經年露宿荒郊野外,使根發對一切異樣的聲音極為敏感,但這首先讓他想到的是那條家蛇,他一個翻身想朝裡睡去。可再一想,不對呀,這家蛇來來回回多少次,從來都是來去輕盈,如煙似魂,人不知鬼不覺。想到這,他完全清醒了過來。時尚書屋
這時,郝妹同樣聽見了屋面上的那陣異響,她一下驚醒過來,倏地坐起身來,戰戰兢兢地點上了洋油燈。這時,她覺察到她的心又開始在打滑了。
下午,當全桐鎮的人都在議論高申他們被蛇咬殺的事時,女兒的同學,一個滿臉雀斑的女孩,魂不附體地衝進門來,語不成聲地告訴郝妹,她的小芬在學堂裡被蛇咬傷了。從那一刻起,郝妹覺得她的心就一直跳得不對了。
郝妹一手摀住心口,瞪大眼睛,吃驚地看著人字形的屋頂,似乎都能感受到屋面經受沉重壓力時,那種令人不易察覺的顫抖和掙扎。這種壓力來回東遊西移,星星點點的細塵也由此從上面一路飄落下來。不一會兒,那種持久的壓力終於由此及彼漸漸地向女兒房間游移而去。兩眼發直的郝妹一骨碌翻下床,打開壁櫥,一把抓出豹子留下的皮袋,直奔女兒房間。時尚書屋
根發隨即也翻下床,追出來,但他又返回去端油燈。
郝妹還未踏進女兒房間,就感到一股濃烈的腥臭撲面襲來。她飛身撲入了女兒房間。天哪!郝妹立足未穩就見模模糊糊一團活物在老虎天窗口,猶豫不決地進進退退,那活物如發麵似地在膨脹,源源不斷地湧入老虎天窗口,在半空中交纏堆積着。
郝妹突然看到一雙綠如藍焰的雙目出現在天窗口,她渾身一涼,毛髮倒豎,尖叫一聲,扯開口袋,大抖大甩着袋子,將蛇魂散全部向上撒去。
房內一片霧狀粉末立時向四下瀰漫開來。
郝妹扔掉袋子,怒目擴張,縱身一躍跳進床裡,一把抱起依然熟睡着的女兒跌跌撞撞地向門外逃去。汝月芬緊皺着眉頭,胸脯劇烈地一起一伏,突然在郝妹的懷裡渾身一抽,兩眼猛然一睜,但隨即雙眼一閉,頭一歪,雙手從她娘的懷裡耷拉下來,顫個不停。
「郝妹……」
根發擎着油燈咣咣咣地沿走廊奔過來。
根發奔進女兒房間,披頭散髮的郝妹緊緊勒着女兒聲嘶力竭地狂吼亂叫,一見根發一把將女兒塞過去大喊:「快逃!」
突然天崩地裂,一聲巨響,老虎天窗及毗連屋面轟然塌下。屋頂被生生撕開一個大口,一方黑深深的天空直裸在根發眼前。
根發抱著女兒奔下樓梯,衝過天井,奪門而去。
一道紅光顧首不顧尾地滑下屋面,落入那座荒廢的園中,園子地上的破磚碎瓦發出一片響聲,響聲由近及遠,漸漸地消失了。
「 地震了,阿是地震呵?」巷內有不少人衣衫凌亂地逃出家門在黑暗中驚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