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8 頁


蟒微微搖擺着烙鐵頭,沿壁至梁,躥上屋面,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陸子磯剛要離開房間,忽然看見床頭上掛着那女孩的紅衫,再看床下,是那女孩的一雙搭配鞋子,心裡不覺一沉。 陸子磯下樓時,郝妹就站在樓梯下等他。郝妹現在只要看著陸子
作者:胡蜂 / 頁數:(108 / 0)

這是他,同時也是他陸家祖孫三代最後兩粒解毒的藥丸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想著這次出去又是捉蛇又是採藥,不知得花多長時間。於是,陸子磯找來紙筆,寫下了「蛇郎中出門採藥,看病買藥者,勿等!」的告示用飯粒粘貼在門上。接着,他又從屋裡找出一大捆棕繩和幾樣雜物裝入大背簍,而後掏出箱中的白頭蟒,扛在肩上,奔回汝家。
郝妹一見陸子磯身上昂首擺尾的白頭蟒,就再沒有跟着上樓,她現在是恨天下所有的蛇。根發則獨自一人留在女兒房裡,面對著一地的狼藉發獃,他皺着眉頭看著陸子磯,一句話也沒有。
陸子磯對根發微微點頭,算作招呼,然後令白頭蟒在一地的碎瓦破磚上嗅過一嗅,用唿哨示意它遁這氣味而去。白頭蟒微微搖擺着烙鐵頭,沿壁至梁,躥上屋面,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陸子磯剛要離開房間,忽然看見床頭上掛着那女孩的紅衫,再看床下,是那女孩的一雙搭配鞋子,心裡不覺一沉。
陸子磯下樓時,郝妹就站在樓梯下等他。郝妹現在只要看著陸子磯黑亮的眼睛和膀大腰圓的身胚,就會讓她覺着心裡特別踏實,這頭豹子過去和現在都讓她有一種安全感。
陸子磯走時,那根發在灶間沒出來,他一心一意地在燒水,一壺一壺地將所有的熱水瓶沖滿。陸子磯走到天井裡,回頭向跟過來送他的郝妹看了一眼,他感到這個汝家娘子對他有一種依戀。這一點,他第1次到汝家來時就感到了。看到陸子磯要走,郝妹的心裡,確實又馬上感到空落落的了。時尚書屋
陸子磯立住腳,又問郝妹,她的女兒到底是否住她房裡,他說他想去看看她的女兒。
郝妹對問話時表情複雜怪異的陸子磯生出幾分莫名其妙的警覺,她一把拖着陸子磯,定要問個究竟,到底咋啦!陸子磯沉吟一晌道:「凡中蛇魂散之毒的蛇類,立時便會一身黑氣,脊骨上還會出現許多如紅疹似的出血點。」

郝妹心裡馬上生出一種極為不祥的感覺,她聲音顫抖地問陸子磯:「陸師說的是中了蛇魂散的蛇,身上會有黑氣,背脊會有紅疹?可我們小芬是人呀,你不是講過,這種藥粉……這種藥粉……對人畜沒有害處的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人畜是沒有害處,可是……可是……」
陸子磯結巴了,他不知怎麼說才好了。但猶豫了一下,他一咬牙,將他對汝月芬的種種疑點,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郝妹頓時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一下傻了。但如天下所有母獸那樣,她馬上精神一抖,目光凶惡地盯住企圖傷害她幼崽的不共戴天的敵手。
郝妹盯着陸子磯,心裡折騰了半天,如果他不是小豹子,她就撲上去咬他,狠命地扯下他的衣裳,劃碎他的頭臉。她堅硬地搖了搖頭,斬釘截鐵地說:「小芬好好的,身上沒有黑氣,沒有紅疹,啥也沒有,也不可能有啥!王大毛中毒,關小芬屁事,誰知道他在哪裡中的毒,他被蛇咬,沒有翹掉,那是咬他的蛇,沒毒!」
「沒有就好,沒有就好!」陸子磯狼狽極了,他尷尬萬分地向大門外退去時說道,「請相信我,我絶沒有糟踐你家女兒的意思,我只想向你提個醒,這樣對你,對你女兒都好。我的話多了,這些話本該讓它爛在肚子裡的,可不知怎的,腦子一熱就說了!」
「我要是再聽見你……聽見你,說第2遍這樣的話,我就同你拚命!」郝妹咬牙切齒地說道,她餘怒未消,仍舊有些不依不饒。
「得罪了!」陸子磯顯然也有點惱了,冷冷地一拱手,轉身就向他的白頭蟒追去。
他是小豹子,是小豹子呀,他是幫你的呀!想到這裡,郝妹慌了,那股子勁頃刻之間一瀉千里。她愣一愣,便風一般地刮到陸子磯身後,顫顫地說道:「對不起……陸師,對不起!」
陸子磯回過臉來,轉怒為喜地對這位滿臉羞慚的汝家娘子擺擺手,繼續向前走去。他猛地猶豫了一下,便轉身走回來,很費勁地從內衫袋裏掏出一隻麂皮口袋,塞進郝妹手裡道:「不用,回頭你還我。如果,你女兒要出剛纔說的這種癥狀,你就把這兩粒藥丸給她碾碎服下。這也只能是試試,蛇魂散沒有解藥,也從來還沒有想著要給……那個啥,用解藥。」

陸子磯說完話,沒有看郝妹,轉身迅速離去,很快地隱沒在黑暗中。
郝妹面朝陸子磯消失了的方向,佇立在晨風中,望了很久,才悶悶地轉身回去。走到蒲包老太門前,她看看手裡那只麂皮口袋。
將那袋藥粉撒出去,那蛇就掀塌屋面逃了。此後女兒就一直那麼睡着,她根本就沒有再注意過女兒身上有無異常。在小豹子跟前,她之所以硬撐,因為無論如何,她也不能接受小豹子這樣嚼蛆。
郝妹抬頭想了一下,緊緊地捏着那只麂皮口袋,推門而入。
汝月芬裹着一條薄花被就躺在吃飯間兩條並在一起的長凳上,郝妹撲過去,掀開汝月芬身上的薄被。汝月芬的雙手從長凳上耷拉下來,顫個不停,一團黑氣從脖頸一直籠罩到她的臉頰。郝妹夾起她的女兒,掀起了她後背的衣衫。
郝妹看到一背脊的紅疹,便一頭栽到了地下。
陸子磯跟在遊行于屋面上的白頭蟒後面,疾步如飛地向前奔去。他想趁天大亮之前,找到那條叫人心驚肉跳的大蛇。不過,此時此刻,他几乎可以確定這個女人他肯定在什麼地方見過。這時候,那種感覺又來了,在黑夜遮蔽下的自以為是的一些想法,天一亮,他便會覺得這種想法,扯他媽個大蛋!他現在覺得昨夜躺在床上東想西想,似乎能吃準這個女孩有異人類的想法,荒唐可笑至極!怪不得要被人家罵得個狗血淋頭,這汝家娘子沒有請你吃巴掌,已經算客氣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