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09 頁


,在他的胸膛裡淙淙地流淌開來。但一想到面對著瓦礫發獃的根發,心裡虛極了。 「去球子!」陸子磯罵一聲,又大步前行。 前面一叢散髮着極其難聞氣味的蒿草的草葉上有被重物碾壓過的痕跡,陸子磯趕忙停下來在周圍仔細察看一番,
作者:胡蜂 / 頁數:(109 / 0)

罵你,罵你,活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白頭蟒突然不見了,陸子磯立即一聲唿哨,唿哨聲起,他的白頭蟒便從前面屋頂探出烙鐵似的大頭,而後又奮力向南遊行而去。
天色微明之時,白頭蟒搖首擺尾如犬前行,陸子磯一氣兒急追趕至一片密林中。
不一會兒,太陽高高地升起來了,林中一片氤氳水氣。一對美麗的小鳥發出極其熱烈快速的鳴叫聲,它們高翹着尾翼,上下翻飛追逐。其中一隻如矢墜地,另外一隻即刻欺身而上,它們齊齊兒抖戰着雙翅尾翼,令人心顫地叫了。它們交尾了,一下,二下。時尚書屋
兩隻鳥又同時抖松一身羽毛,心滿意足地飛落枝頭,梳理着羽毛,一高一低地唱出一片和聲。
陸子磯眼熱地向那雙小鳥看一眼,小腹處一片溫和。
看到小鳥交歡,陸子磯也有這麼一片溫婉的和聲,在他的胸膛裡淙淙地流淌開來。但一想到面對著瓦礫發獃的根發,心裡虛極了。
「去球子!」陸子磯罵一聲,又大步前行。
前面一叢散髮着極其難聞氣味的蒿草的草葉上有被重物碾壓過的痕跡,陸子磯趕忙停下來在周圍仔細察看一番,他知道這種蒿草附近必有七星草和三葉竺。每個蛇醫都清楚,帶傷的大蛇小蛇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本領,它們都能準確無誤地找到長着這種能療傷的藥草的地方。
陸子磯雙目嘩地放出光來,果不其然前面有一株葉面寬大肥厚而又堅韌的三葉竺,這株三葉竺的葉子大都已被撕去。他突然看到一片已是凹形的殘葉上有一排尖利寬大的齒印,不由得一震,所有的柔情蜜意即刻煙消雲散,一股寒氣自腳底直衝腦門。他傻傻獃獃地愣在了那兒。
《明代蛇考錄》中那段文字立即一咕嚕地從陸子磯腦袋中冒將出來:「其吻如蟮,滿口利牙如鋸齒,性酷烈,其毒天下無雙。」

陸子磯難以置信地盯着那株三葉竺殘葉上那一排尖利的齒印,不知如何是好了。看到文字是一回事,但看到被文字描摹過的事實又是一回事。他感到視線有點模糊,眼前白花花的,居然看不清那株破損得非常厲害的三葉竺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白頭蟒游遠了,陸子磯一斂神,疑疑惑惑地邁開小步去追白頭蟒。他在想會不會還有其他什麼動物吃食了這株三葉竺,而留下了一排齒印。
白頭蟒非常興奮,遊走的速度奇快無比,陸子磯拔腳追了很久才趕上。
靈蛇?一種消失了千年之久的奇蛇,竟會以這種方式重新出世!陸子磯覺得這跟做夢似的。他雖然有些將信將疑,但還是因此而繃緊了每一根神經,小心翼翼地地撥開面前密集的草叢向前闖去。
突然,陸子磯渾身一緊,他愣愣地看著那一叢散髮着臭蟲味兒的蒿草,前邊還有一株殘破的三葉竺。
這巨蛇如那些真正的智慧的虎豹,顯然在陸子磯身後悄聲靜氣地劈開草葉堅定地遊行而來。一個老獵人曾對他說,他從不獵殺這樣的生靈,那是造物主的傑作。
陸子磯用唿哨喚回白頭蟒,而後捏出那棵蒿草的液汁,塗抹在身上。他口含草團和他的白頭蟒一起爬上了旁邊一棵巨大的香樟樹。
陸子磯的手攥了滿把一步倒,神經綳得緊緊的,屏氣凝神觀六路聽八方,可周圍再未有半點動靜。但他知道那條巨蛇就在附近蟄伏着,他已經感到了當年捕獲有中華蛇王之稱的那條大林蟒時所有的那種對峙的感覺,他甚至聽見了流向心髒的血流聲。
白頭蟒慵懶地搭在樹杈上靜止不動,如藤蔓。幾隻小鳥突然嘩啦一聲疾叫着在林子上空徘徊。白頭蟒引頸抬頭,順着樹幹往下出溜。
陸子磯忽然聞到了一股沖鼻的腥氣,他止住白頭蟒,舉起了一步倒,等待巨蛇現身。但是,腥臭味又漸次淡出,繞着林子飛一圈又一圈的小鳥又呼啦啦地落回林中。陸子磯耐着性子等了又等,周圍的一切仍如常照舊,並無異樣。
他意識到巨蛇已經游離此地,就從樹上返回地面,又喚白頭蟒跟蹤追擊。
白頭蟒游向一股溪水,沿溪水逆流而上。
陸子磯走走停停,不放過任何可疑之處。突然,陸子磯發現白頭蟒不見了,大吃一驚地愣在那兒。
每隔一段時間,他總要喚出白頭蟒,以確認自己前行的方向。但這會兒任憑他千呼萬喚也不見白頭蟒的蹤影,他折一樹枝挑開每一處可能藏有白頭蟒的草叢灌木。
陸子磯四處搜尋未果時,不免焦躁起來。這條他自小養大馴化的白頭蟒跟了他十多年,突然間就這麼沒了,他的心尖如同針扎。陸子磯清楚它已遭遇不測。於是,便異常狂怒地抽打着岩石灌木草叢,打得落葉草莖紛紛揚揚飄落一地。時尚書屋
在這之前,陸子磯覺得自己追蹤此蛇,有一個捕蛇者期待的榮耀和似乎也有要向那個汝家女人作個交代的意思,但此時,他對那條大蛇添了幾分恨意。
失去了白頭蟒,他知道這山野會變得愈加險惡可怖。
一道似有似無的巨蛇遊走痕跡,離水溪越荒原穿林而過,向遠方的崇山峻嶺漫延而去。
陸子磯有時几乎是伏地而行,似乎在詢問每一塊岩石每一叢灌木草葉;有時他又疾步如飛,如走馬奔襲。
學堂大門內外,站着一簇一簇的人。他們張牙舞爪地在說著什麼,神情異常亢奮。
大門一邊的牆頭上有一紙告示,底下也圍了一堆的人在小聲議論着,還有三五成群的人懶懶散散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阿德在路上已經知道學堂因為昨天蛇的事,放假兩天,許多家長昨兒都到學堂來閙過了,有的女生跌跌撞撞逃回家後,不吃不喝,一直哭個不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