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 頁


屁的人。那次,根發從山裡回來,她同他講過那只被勒成條狀七竅流血的野貓,講房梁後頭傳來那陣叫人毛骨悚然的窸窣聲,但不論她怎麼問,他啥反應也沒有,弄得她惱了,罵聲豬頭,就轉過身,自己睡了。這個根發也沒啥,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
作者:胡蜂 / 頁數:(11 / 0)

她的女兒做了個連她都從未去過的黑龍潭的夢!郝妹什麼心思都沒了,再不想講這個黑龍潭的故事了。她三言兩語打發了女兒,就去燒飯了。但整整一天,郝妹始終不住地用驚駭的目光,打量她那個坐在客堂間門檻上又開始賣獃的女兒。她怎麼都閙不明白她的女兒怎麼會做個這樣八竿子打不着的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一黑,女兒就要睡的。郝妹服侍她在隔壁自己的房裡睡下了。有一夜,根發突然來勁了,直接就上來了。她轉過臉去看看女兒,猛地看到女兒瞪大眼在看她,看根發。時尚書屋
從那以後,她就同女兒分房了。
今兒晚上,郝妹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着了,她不同男人講白天發生的事。根發是個三拳頭打不出個悶屁的人。那次,根發從山裡回來,她同他講過那只被勒成條狀七竅流血的野貓,講房梁後頭傳來那陣叫人毛骨悚然的窸窣聲,但不論她怎麼問,他啥反應也沒有,弄得她惱了,罵聲豬頭,就轉過身,自己睡了。這個根發也沒啥,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時尚書屋
仔細想,在女兒身上出過這種不着四六的事。有時根發進山時間長了,郝妹也會問問女兒:「你倒說說看,你爹啥時候迴轉來呀?」小芬會一臉嚴肅地想想,認真地告訴她:「大約是今天半夜。」
結果是根發半夜到的家。有時一早要拆洗被縟晾曬衣物,她也會問問她的小芬:「落雨不?」女兒看看朝霞滿天的天空,極其肯定地點點頭。時尚書屋
最後是不到中午,一場大雨如期而至。但這些,她都不怎麼往心裡去的,她還笑眯眯地用指頭戳戳女兒的額頭道:「你仙人呵,你!」可今兒那個黑龍潭的夢,她很在意,因為那是個凶地。不知咋了,她因此生出一種不祥的感覺。
這時,女兒突然在隔壁一聲疾叫,郝妹猛推一把根發,點起風燈,拔腳就往女兒房裡奔去。她一進房,就見她的小芬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人好好的。她抬頭小心翼翼地看看房梁,再掃一眼緊閉着的老虎天窗,才問女兒:「咋啦,咋啦?!」
女兒的眼睛滿是駭然,小臉通紅通紅的,一頭汗,連頭髮都是濕的。
「一隻手,潭子河裡伸出隻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兒一頭撲進郝妹懷裡,大着舌頭說。
「做個夢!」郝妹拍拍女兒的背心,對踢踢踏踏走過來的男人說。
天大亮了,郝妹才起床,女兒昨兒夜裡,哼唧了半天,才重新睡着,她等到女兒睡踏實了,才回到男人身邊躺下。
男人早就到山塘街開店門去了。郝妹又去女兒的房裡瞅瞅,見女兒睡得好好的,才下樓揩把臉,弄杯水漱漱口,然後去換掉拖鞋,準備出門。她最看不上那些拖着拖鞋上街的人了,那些拖着拖鞋滿世界亂竄的人,一看就是才將兩腿泥洗淨不久的鄉瓜,雖則他們的穿著長相與鎮上的人沒多大區別。
郝妹虛掩上大門,站在大門的踏步上,朝蒲包老太家門喊了一嗓子,讓她去照看一下她家小芬。每次出門,只要把女兒單獨留在家裡,她都這樣。郝妹在蒲包老太一連串慇勤的應諾聲中,提個小菜籃,走出蚌殼弄,直奔大橋頭去了。
桐鎮的清晨,除了設早市的舭定街大橋頭,大約就算沿這街這橋的這條河忙碌了,載着瓜果、蔬菜、魚蝦的小船來往如梭,顯得特別閙熱,有些菜船就將纜繩系在駁岸肚襠處的鐵環上,有的則直接將纜繩輓個扣,套在駁岸的拴馬樁上,在河裡與駁岸上的主婦交易。
平日裡,買小菜是郝妹最愜意的時刻,她把這個看作是一個鎮上人的標誌之一。但今兒,她覺得胸口有點堵,仔細想想,這與女兒那個黑龍潭的夢有關。怎麼會呢,一個人怎麼可以夢見一個她從未去過的地方呢?!
周圍有點亂哄哄的。在路上,買菜的男人女人繃緊着面孔短促地交談兩句,便匆匆忙忙地向通太橋那兒走去。郝妹攔下一張熟面孔,問道:「說啥呢,出啥事了?」
那張熟面孔兩片薄嘴唇皮上下翻飛道:「喏,潭子河裡死個人,也不知是男是女,哪兒的人,大清老早就被下河橋口淘米的張老太發現,她一見河裡伸出隻手……」

郝妹直覺頭皮一麻,腦袋裏轟的一聲,什麼都聽不見了。
那張熟面孔走出去很遠,還回頭不住地向立在原地獃若木鷄的郝妹張望。
桐鎮的鎮北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湖,叫蠡湖,相傳吳越春秋時,越國大夫范蠡在此隱居過很多很多年。蠡湖是個荒湖,湖岸上只有一間孤零零的頽敗的茅草棚,只有采菱摘蓮蓬頭的季節,才有些人氣兒。但湖灘四周不時地可以看到零零碎碎地堆着一些碎磚破瓦。
阿德凹肚挺胸,脖子上戴着那枚黑白麒麟玉珮,邁着自以為非常得體的步子,向一堆碎磚破瓦走去。那玉珮隨着他的腳步,輕輕地叩擊着他的胸骨,似乎告訴他,他戴着那玉珮呢。這玉珮是娘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從走門串戶收玉又賣玉的王瞎子那兒買的。王瞎子不是兩眼全瞎,是獨眼龍,做玉生意有好多好多年了。時尚書屋
這枚黑白麒麟玉珮買下後,一直戴在阿德脖子上,除了汰浴,几乎從不離身。因為戴的時間長了,阿德有時會忘了自己戴玉珮的事。
阿德大頭瘦身,圓臉圓眼,眼中什麼時候都透出一股子疑惑。他不停地揚起兩條有些高低的眉毛,疑疑惑惑地看一眼隔湖那間從來沒有看見有人住過的茅草棚,他心想,要是夏天,他肯在那兒過夜的。他打算獃一會兒領他的小哥們到那兒轉轉。
阿德彎腰開始在那堆碎磚破瓦裡選削水片的瓦片時,又偷偷摸摸地向那個紅衣女孩瞅了一眼。她是蚌殼弄的,但她遠離着蚌殼弄的人,和另一個女孩站在一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