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0 頁


也沒見阿鐘和林立生的影子。昨晚上床後,他驚魂不定,怎麼著也不能入睡。 真困呵!此刻阿德腦袋暈暈乎乎的,直想睡去。 阿德雙腿軟軟地四處走動着,所到之處,認識和不認識的同學都用無限崇拜的目光看著他,並極為熱情地向他打
作者:胡蜂 / 頁數:(110 / 0)

阿德對昨夜的事已經無話可講了,他們逃回藕河街時,几乎已是魂不附體。他們一致認定,這世界是個什麼東西都有的魑魅魍魎世界。林立生還哆嗦着說,從今以後,除了蒼蠅蚊子,他啥也不殺,免得有什麼東西來找他麻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通往教學樓的空地上有幾個先生在值勤,教舍和走廊裡空蕩蕩的,但可見一些木匠師傅動作幅度很大的身影,聽得見鎚子激烈的敲打聲。學堂裡到處是這種砰砰啪啪的聲響。另有幾個泥水匠提着灰刀拎着灰桶,走向學堂的院牆,去封死那些牆根下的雨水出口,昨兒的蛇几乎全是從這些口子裡進來的,最後又都是從這些口子裡逃掉的。
阿德明知可以掉頭回家,但還是向人多的地方走去。他四處看看,沒見汝月芬,也沒見阿鐘和林立生的影子。昨晚上床後,他驚魂不定,怎麼著也不能入睡。
真困呵!此刻阿德腦袋暈暈乎乎的,直想睡去。
阿德雙腿軟軟地四處走動着,所到之處,認識和不認識的同學都用無限崇拜的目光看著他,並極為熱情地向他打招呼。
阿德挺了挺胸脯,很嚴肅認真地一一回應。
哈松邊上圍滿了人,他眉飛色舞地在講着什麼。
「汝月芬屋裡出事了!」老米頭快步過來,神情緊張地對阿德說。然後把從哈松那兒聽來的一五一十全對他說了。
「瞎了你的眼睛!」阿德抬頭看天,覺得這個世界算是亂了套了。
他極敷衍地和老米頭及圍到他這兒來的同學打了個招呼,打算走了。這時哈松也跟過來,含含糊糊地朝他點頭,然後不知說什麼才好了。阿德沒有睬他。哈松頓了頓,又把汝月芬家屋塌的事,專門又對阿德說了一遍。時尚書屋
雖然大夥全知道這事,但哈松一說到地動山搖的坍塌聲,班上還是有人發出誇張的驚嘆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這時什麼心思都沒了,他毫不掩飾地說他要去看看,不待大夥反應過來,他已經扭頭走了。
哈松冷笑了一聲,搖搖頭,他看到也在人堆裡向別人講這事的泉福在向他招手,便也獨自離去了。
大家目送着阿德綳得緊緊的身子遠去,才各自散開。
鎮上的人在議論高申和學堂閙蛇的同時,又加入了汝家屋頂坍塌的內容。
小街一邊有一堆肥肥大大的婆娘也在說這事。一個頭髮蓬鬆,衣衫不整的婦人道:「昨日夜裡山塘街開山貨店的汝家裡,房頂都被蛇弄坍塌。這汝家裡有個女兒不吃蛇肉就不吃飯,結果就這樣。蛇瘟生,再碰不得了!」
阿德向那人丟了一眼,迅速地離開這些滿嘴跑馬,空着肚子都要嚼舌頭的長舌婦。
汝月芬家樓頂上有幾個泥水匠在拾掇屋面,門口起步石下儘是沙灰。一小桶盛滿紙筋灰的小桶,沿巷壁磕磕碰碰地被拽上屋面。牆壁上多處被磕出一個個唇形的印跡。
「你怎麼又到這兒來了?」蒲包老太站在自家屋門口,掂塊抹布朝探頭探腦的阿德大喝一聲。這個老太婆火眼金睛,一下就認出自己是誰。阿德喪氣地看著別處,說出他和汝月芬的關係。
「噢,小芬生病了,昨晚上睡了再沒醒過。怎麼都弄不醒,今兒一早才發覺連氣都快沒了,這才趕緊送到鎮上的診所看郎中。郎中都說是中毒,都說還是被學堂裡那些蛇咬了的緣故,夜裡就發出來了。哼,當時偏說沒事,這可好,現在是針也打了,腸也灌了,都不管用,剛纔又到那個蛇郎中那兒去了,我說我拾掇拾掇,一會兒再過去看看!」蒲包老太用抹布擦擦臉又擦一把門。時尚書屋
阿德的心被一把揪緊了,他撒腿就向花山頭跑。
老山泉的潭泉,前兩日突然就不出水了,這些天完全靠潭裡殘留的水,和原本儲備在一口口大水缸裡的水撐着。好在茶館店請來的唱書先生被桐鎮的蛇嚇怕了,寧肯違約賠錢,也要走人。唱書先生一走,書一斷檔,這兩日,除了一些老茶客,已經沒什麼人來這兒吃茶了。
冒闢塵走進了已經冷清了許多的老山泉茶館店,在大堂找了靠園子的桌子坐下。振興伯一手稍許提着長衫的前片,拎着壺嘴飄着熱氣的大銅壺,大步走來。
振興伯給牛郎中點完茶後,並不急着離去,放下大銅壺,接過阿三伯隔空拋來的熱手巾,雙手呈上。一見小茶房託過來幾樣茶點,他立即搶上去,親手將這些碟兒盤兒一一擺上。
這時,店裡那個臉蛋挺俏,但卻有着一副煙酒嗓子的娘們,拎只大銅壺,放著捷徑不走,特意繞到這邊,到另外的桌上沖茶。她眼睛花花地看過來,粗聲大氣地問候着冒闢塵。這個娘們的男人,早幾年醉酒失足,摔進河裡淹死了。這幾年,她一直瞄着到這兒來吃茶的單身茶客,想瞅個機會把自己再嫁出去。時尚書屋
冒闢塵每次來,她便如陀螺般地圍着他轉個不停。
振興伯和這個女茶房都使冒闢塵感到不安,但他的眉頭還未皺在一起,振興伯便一聲「慢用」,就招呼女茶房一齊離去,到其他桌上忙乎去了。
但振興伯和女茶房一走,旁邊幾個白相人立即湊過頭來,隔桌開始同冒闢塵寒暄起來了。他一通敷衍,而後拿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勢,他們便識相地縮了回去,相互有一嘴沒一嘴地扯了開去。
冒闢塵呷着茶,吃着薰豆茶乾和橘紅糕,目光落在了敞開着的落地長窗外面的後花園。
那一潭老山泉就在一大片土丘那兒,清清亮亮的一潭水,坐落在一圈參差錯落的旱大湖石中,這些旱大湖石落地生根似地從地裡頭長着,或立或臥,俯仰生姿。後花園的牆邊照例是幾簇修竹幾株碧綠生翠的芭蕉。但那扇很少打開的後門口,卻長着幾棵泡桐一類的雜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