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2 頁


」郝妹抬起腫腫的眼睛看她。 「那也不能在這等死呀!」蒲包老太摸摸汝月芬額頭凶凶地說。 郝妹聽到個「死」字,裂開嘴又哭開了。 「哭個屁呀,你這個做娘的得想個法子啊!那個蛇郎中一天不回,兩天三天不回,你咋辦?」蒲
作者:胡蜂 / 頁數:(112 / 0)

根發既不看郝妹,也不看阿德,垂頭喪氣地出門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黑窗下那些箱籠裡動靜越來越大,壓在底下的一隻嵌有篾條格的箱體,一條條色彩斑斕的蛇來回穿插,躁動不安。有的箱蓋還發出被蛇輕輕撞擊的聲響。
阿德不時地用手背擦擦湧出的眼淚,想著在小河邊活蹦亂跳的汝月芬,他壓抑不住地發出一聲嗚咽。
郝妹伸出手來摸一把阿德的頭說:「等陸郎中回來就好了,被蛇咬得多重的人他都看得好的。我家小芬沒事!」
一個閒人,像挺屍一般地豎在門邊,一句話不說,只是眨巴着眼睛,靜靜地朝裡看。這會兒,他也許站累了,想摸進門來找個地坐下。
「看個魂呵看!」蒲包老太一進門將那閒人撥開,順勢推到一邊。而後走到汝月芬跟前,翻弄她的眼皮,對郝妹說:「還沒事呢,人到現在都醒不過來。那倒是趕緊用藥呀!」
「這不是沒有嘛!」郝妹抬起腫腫的眼睛看她。
「那也不能在這等死呀!」蒲包老太摸摸汝月芬額頭凶凶地說。
郝妹聽到個「死」字,裂開嘴又哭開了。
「哭個屁呀,你這個做娘的得想個法子啊!那個蛇郎中一天不回,兩天三天不回,你咋辦?」蒲包老太不滿地剜了郝妹一眼。
「那你倒說說看,我有什麼法子?」郝妹跺跺腳,哭得更凶了。
阿德驀地想起很久以前,一個老頭對另一個老頭說,童子尿解五毒,童子血可解百毒。阿德的眼睛亮了。
阿德在屋內四處搜尋,想找一把能割開手腕的利刃。桌上只有一隻用來喝水的大青瓷碗。他站起身衝出門去橫過街,敲對過人家的門。
「做啥?」門開了,那個老者問道,他的那條威猛的狼狗在他身後向阿德齜牙。
「借把小點的刀,是對門的!」阿德說。
「只有切菜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切菜刀就切菜刀!」
「切啥?」
「切……肉!」
老者轉身回去拿把菜刀遞給阿德道:「待會兒記住還回來!」
阿德謝過,立馬又奔回來。
冒闢塵一聽到阿德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了。雖然他不清楚這個孩子在警所為什麼要相幫,但這不妨礙他喜愛上了這個孩子。聽到這個孩子噠噠噠地奔出去,又聽到他向對門借刀,冒闢塵便起身拉開西屋的門來。
汝月芬頭臉上的被縟,被掀開了,躺在兩條並在一起長凳上的,冒闢塵一見之下,心尖一顫,他不知道中蛇毒的竟會是這個小姑娘。
阿德又如旋風般地奔進屋來,只見他拖過飯碗,一手捉刀對準左腕就是一刀。蒲包老太和郝妹一反應過來,同時發出一聲驚叫。
「你這是做什麼?」冒闢塵一身酒氣地撲出門來,一把奪過刀。
一陣貫徹心肺的痛疼,使阿德的身子彎成弓形,血從他手腕上的那道長口子裡緩緩地滲出來。但他看都不看冒闢塵,一手捏着血如泉湧的手腕死活湊到碗上。
「是的呀,沒想到,老法子裡童子血可以解毒的!」蒲包老太一把拉住郝妹說。
阿德的血呈一溜悠悠地淌入碗中,血滴在碗中化成一朵朵血花,先濃後淡地化開去,然後不緊不慢地匯成一片,融為一體。
阿德哆哆嗦嗦地去擠壓手腕,好讓血流得快些。一滴血落到碗沿上,猶豫一下,沿著外沿淌下來。蒲包老太伸出手指,像娘盛菜時把那些掛在碗外的湯汁刮回碗中一樣,將血刮了回去。
齜牙咧嘴的阿德始終不看碗裡的血,他直覺得自己的心在流血,心臟一抽一抽的。
「夠了吧,罪過呵,害你弄這麼多血!」郝妹垂着眼睛顫聲說道。
「總歸要滿一碗,弄都弄了。小孩的血養幾天就回來了。」
蒲包老太目不轉睛地看著碗中清亮的血,嘰裡咕嚕地說。
冒闢塵握著菜刀,僵直地站在一旁。他眼神空洞地盯着這個奄奄一息的小姑娘,覺得腦袋裏一片空白。
忽然,小姑娘又開始抽搐了,她的嘴裡還湧流出了一股又一股雪白的黏液。
冒闢塵知道,這癥狀表明這個小姑娘離大限不遠了。他看看那個臉色慘白如紙的男孩,看看那只漸漸注滿了的血碗,在那汝家娘子和老太的尖叫聲中,放下菜刀,轉身回到了裏屋並再次閂死了房門。冒闢塵閂死房門的聲音,讓阿德心裡咯噔了一下。
冒闢塵握著一柄柳葉小刀走到對面牆邊,插入磚縫撬開磚來,從磚牆洞迅速內掏出匣子,打開匣蓋,取出牛皮錢袋中那一隻密封的筆盒,他將錢袋放一邊,趕緊去開筆盒。那筆盒蓋一開,一股異香撲鼻而來,那是筆盒中一束一枝兩花的乾枝花散髮出來的香味。
筆盒中的那束乾枝花帶著一蓬捲曲的根須,仿如一雙雙蟹爪的花葉,照舊怒氣沖沖地向前抓撓着,而那兩朵呈
長三角形的花苞兩側微微凸起的兩點,依然狀如眼珠,苞尖那幾絲花蕊仍如須舌,長長短短地向前伸着。當年那片鵝黃,此時已經褪作一片金紅。
冒闢塵當年在省城遭遇一位滿腹經綸的草藥師,曾描下這引頸向天,形如蛇首的異花,向他求教。老藥師一見之下,兩眼頓時大放異彩,大驚道:「這乃是《神農藥典》記載的金龍草,此藥草舉世罕見,千金難求!它能克天下毒蟲,解世上百毒,實屬稀世之寶,稀世之寶呵!」
於是,老藥師便打破沙鍋,再三追問,而冒闢塵則百般搪塞。但他向老藥師道別時,老人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此草還有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之說,請好生收藏!」
顯然,老藥師死活認定他冒闢塵真人面前說了假話。
老藥師的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之說肯定只是一說而已,但冒闢塵卻願藉此吉言,將此草視如幸運草吉祥物護身符。從那以後,他一直帶著這株金龍草走遍大江南北,以祈順風順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