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3 頁


續不斷地從西屋門裡飄了出來,這香味令人神清氣爽,血脈通暢。蒲包老太、郝妹和阿德不約而同地吐出一口長氣。 一縷明麗的陽光像一隻溫情脈脈的小手,落在阿德蒼白的臉上,他的臉上寫滿了暖暖的愛意。阿德凝視着汝月芬死灰色的臉龐祈
作者:胡蜂 / 頁數:(113 / 0)

郝妹死命地抱著女兒,直到她不抽了,才鬆手,手忙腳亂地擦女兒流了一胸口的白沫。然後又緊緊地摟着女兒。她不知女兒下一回的抽風啥時候開始,她怕死了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停!」蒲包老太拽出掖在大襟上的絹頭,趕忙將阿德的手腕紮起來。
「你……救過小芬一次了。這次她活過來,阿姨同她一道上門去謝你……」
郝妹又哭了,她騰出手,來接那只滿滿噹噹的血碗。
「還是我來,你去扶頭!」蒲包老太用肘頂開郝妹。
阿德緊握包裹着絹頭的手腕,一臉汗漬地看著蒲包老太像挖魚鰓似地挖開汝月芬的嘴,將熱氣騰騰的血,一點一點地灌進她的嘴裡。這時,他的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快意。
在這期間,一股隱隱然帶有些杏仁味的異香,持續不斷地從西屋門裡飄了出來,這香味令人神清氣爽,血脈通暢。蒲包老太、郝妹和阿德不約而同地吐出一口長氣。
一縷明麗的陽光像一隻溫情脈脈的小手,落在阿德蒼白的臉上,他的臉上寫滿了暖暖的愛意。阿德凝視着汝月芬死灰色的臉龐祈禱着:「醒來吧,真的醒來吧……」

西屋的門開了,一股令人頭暈目眩的異香在屋裡厚厚實實地瀰漫開來。冒闢塵目光平和地翹出一根彎指頭,端着一隻砂鍋,走到眼中蓄滿淚水的阿德面前。
砂鍋中熱氣繚繞,一株花葉仿如蟹爪,花朵形如蛇首的花草,在金紅色的湯湯水水中蕩來蕩去,猶如一條引頸向天的異龍。
陸子磯完全失去了那條大蛇的蹤跡,他焦躁地在山間林中搜尋半日,沒有一點結果。他動了放棄追蹤大蛇的念頭,精疲力竭地坐在一塊大石上歇息。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冷靜下來前思後想。
凡中蛇魂散之蛇,毒發後乾渴難耐,勢必奔水而去。在短時間內必須大量飲水,方能緩解腹內如烈火中燒之痛。但這條巨蛇一開始便在遠離水源的山間林中從容不迫與他周旋,他不難感到那廝依然精神兇猛,力道非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開始懷疑蛇魂散的藥力,這是陸家幾代人代代推陳出新的藥物,是蛇類的剋星,但現在看來蛇魂散對這樣的巨蛇似乎無效。他思量再三,決意返回白頭蟒失蹤的地方,那是在這半日間他遇見的唯一水源。那條大蛇留在陸路上的蛛絲馬跡,很有可能是它的障眼法。陸子磯揣測受傷的巨蛇極有可能入水而行。時尚書屋
那水洶湧澎湃呈S形繞過一個山岡繼續一路奔流而去。於是他從背簍中取出長繩,將一頭做成活套,然後嗖的一聲將繩套奮力拋上山壁一塊向前凸伸的岩石上,而後使大力一拽,束緊繩套,步壁而上。當他登臨岩石,腳踏實地時又將繩套奮力拋上生在山上的一棵老樹,一束緊繩套,他又繼續步壁而上。如此再三再四便一舉而登頂。時尚書屋
山風吹來,山石嶙峋的山岡上和周邊的山岩罅隙中的野草前仰後合,亂成一團。一條山道蜿蜒伸向谷底,澗谷中發出嗚嗚的空響。山路旁的一蓬蓬骨節草有重物壓碾後斷裂的痕跡,陸子磯為之精神一振,但待他細細檢視,乃是走獸,與巨蛇無干。
陸子磯束束腰帶,又將繩頭輓成活套固定在一塊筍石上,而後順長繩蹬壁而下。
山水蹦蹦跳跳地奔下谷底,從從容容地平鋪直流,如一條白綾無聲無息地飄向遠方。
陸子磯落地後,向上一揚一抖長繩,大力向下抽動,那棕繩活結便自行解脫,如飛蛇騰空直落而下。他收好長繩,便直插那條嘩嘩作響的溪流,與奔流而去的山水一路同行。

突然他看見一尊如

怪獸般蹲伏在山水中央的黑色大石邊,有明顯的刮擦痕跡,滿是青苔的大石邊緣牽牽扯扯地拖掛着一溜溜青苔草皮,隨波起伏。他踩着水中幾塊鵝卵石,躍上大石。大石後的水灘濕泥地上有一道粗大深陷的長槽。
陸子磯喜出望外地束束背簍上的背帶,抖擻精神,沿河道顛顛地飛步走去。不論怎樣,他心意已決。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這條已經顯山露水的巨蛇。
陸子磯一拐過彎去,眼前猛然出現了一個山莊。
那山莊遠遠地攤在一條奔流不息的山澗一側,破破爛爛的,大多都是東倒西歪的茅屋,茅草屋頂上的陳年宿草,經年風吹日曬雨淋,如一領領煙灰色的屍衣。
陸子磯心尖一顫,輕呼道:「小連莊!」
這山下周邊一塊塊稻田,此刻已收割一空。空蕩蕩的田野裡滿是齊整、嶄新的稻茬,只剩下密密麻麻稻茬的田畈,偶爾可見零零落落的幾小捆濕淋淋的癟谷,攤曬在田埂上。放眼看去,周邊一片死氣沉沉,顯出幾分冷寂和淒涼。
一隻蒼鷹從山梁那兒一圈一圈盤旋而來。一塊塊稻田中似星如棋鋪張開去的稻根根茬,忽如自行向四面八方犁開似的,一波一波地向前翻捲躍動。
「天哪!」陸子磯張目四顧,不由得目瞪口獃。
成百上千的田鼠,爭先恐後地向田埂土坡四處逃散開去,頃刻間便消失得無蹤無影。眼花繚亂的蒼鷹唳叫一聲,掠過山莊,飛向遠方。
這十幾年,陸子磯走南闖北看到不少地方閙鼠災,但從未看到過這樣驚心動魄的場面。這不禁令他感慨萬端。
兩個山裡人一前一後地挑着兩擔糙谷,向陸子磯走來。
「小連莊的?」陸子磯睜大眼睛問打頭的那個後生,那後生長着一雙牛眸似的大眼。盛谷的大籮外寫了一個大大的「連」字。
牛眼睛擔著挑子停下步來,愣愣地看著陸子磯,然後搖搖頭,「石莊!你呢?」
「桐鎮過來的。」
陸子磯有點失望地讓出道來。
「收山貨?阿要用人挑出去?」牛眼睛精神一振,擱下了挑子問。
陸子磯搖搖頭說:「你們這兒閙鼠災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