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4 頁


「賣谷?嘿,一年收成頂多撐個大半年,剩下的吃吃菜粥也都不敢敞開肚皮呢,還賣谷!全是莊子裡東家西家順帶托我們挑出去還人家的谷,我們也是還谷,舊年借下親眷的谷。」牛眼睛不厭其煩地說道。 「你要採藥?藥草倒真是多得很哩
作者:胡蜂 / 頁數:(114 / 0)

「喔喲,多少年了。我們石莊裡有的人現在啥營生都不做,弄把鍬背只蒲包,整天價外出掘鼠洞。掏出來的麥稻,就夠吃一陣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後頭打赤膊的也歇下擔子說。時尚書屋
「你賣老鼠藥,阿對?嘿,這方圓幾百里,你賣啥都行,就是別賣老鼠藥。賣不動的,藥不過來!」牛眼睛說。
陸子磯告訴這兩人自己捉蛇,賣蛇藥,順便也採藥。
「捉蛇?採藥,還賣蛇藥?哼,多少年了,這兒蛇是越來越少了,全捉出去賣銅錢了。」
赤膊者說。
「好的,謝謝,那就再會!出去賣谷呵?」陸子磯看看那兩人的籮筐裡全是糙谷,便隨口一問,打算走了。
「賣谷?嘿,一年收成頂多撐個大半年,剩下的吃吃菜粥也都不敢敞開肚皮呢,還賣谷!全是莊子裡東家西家順帶托我們挑出去還人家的谷,我們也是還谷,舊年借下親眷的谷。」
牛眼睛不厭其煩地說道。
「你要採藥?藥草倒真是多得很哩,不過數黑龍潭那一帶多,啥藥草都有。但那兒沒有好路走的,全是老林,密不通風,日裡夜裡都弄不清楚。頂要緊的還不是這個,那個地方,不太平,性命交關!人一進去,經常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我看你也省省吧!」赤膊大漢說。時尚書屋
「阿要在山裡隨便買點啥,我給挑出去,到你們桐鎮不算工夫錢,只要請我吃兩碗餛飩,就成。十多年沒吃過餛飩了!」牛眼睛滿懷希望地看著陸子磯問。
陸子磯收回目光,充滿歉意地擺擺手,抬腳折向通往桐鎮的山路。
牛眼睛響亮地嘆道:「啥辰光能吃上幾碗餛飩,再來只豬蹄髈,就是立馬死掉,口眼也都閉了!」
「吃幾碗餛飩不算,還要吃蹄髈!要麼請你吃只卵,阿要?走走走!」赤膊大漢笑罵道,「嗨」的一聲挑起擔子。
陸子磯心中一動,從懷裡掏出幾個銅子,跨幾步默默地遞給牛眼睛。
「這是幹啥,幹啥?我和你非親非故,你這是幹啥?」牛眼睛連脖梗都紅了,他手足無措地看著陸子磯,一臉僵硬的微笑。
「算我請你!」陸子磯誠心誠意地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送貨還差不多,我都七八年沒去過了,今日脫脫空空專門去趟桐鎮吃碗餛飩,不要笑殺外國人呀!」牛眼睛笑道。
「那就得便了,再去。」
陸子磯堅決地將錢塞進牛眼睛手裡。
「那……那我真的不客氣啦!」牛眼睛兩眼放光大叫道。
「連個謝字都沒有,一天到晚嘆苦經,一身的癆病,你個狗娘養的!」赤膊大漢憤憤地挑着擔悠一悠,繞開牛眼睛看都不看陸子磯就走了。
陸子磯出門那會兒並未多揣錢,他歉疚地看著油光鋥亮的赤膊大漢從自己面前經過。
「謝你,真的謝謝你!」牛眼睛一迭聲地道謝,挑上籮筐追上去。
「真是麵皮老,肚皮飽。到時候分幾隻我吃吃!」
「分幾隻就分幾隻,今朝真是撞上了財神菩薩了!」
挑擔人的話一字不漏地順風飄來。
「所謂魚米之鄉,也尚且如此……唉,這個鷄巴世道!」陸子磯嘆一聲,疾步走向通往小連莊的山路,滿眼都是那個臉如滿月穿著藍底白花的肚兜甩動兩條朝天辮的女孩。
忽然,陸子磯心頭一沉,當下止步不前:黑龍潭,黑龍?哦!
他看看遠方那一長溜壁立千仞的山崖,看看這條咆哮奔流的山河,不由得血脈賁張。這巨蛇的巢穴該不會就在那個黑龍潭吧?
陸子磯的雙腿因極度興奮而哆嗦了起來。
冒闢塵把湯藥給汝月芬一氣灌了下去,就開始給阿德包紮腕上的傷口。阿德渾身顫慄,把頭擰到一邊,他不敢看他自己的翻開着的血乎乎的皮肉,也不敢去看汝月芬。
沒多久,阿德就聽到蒲包老太說汝月芬開始出汗了,緊接着蒲包老太發出一聲大叫,她通報汝月芬臉上的黑氣在一點一點地褪去。隨即,阿德就聽到汝月芬一聲一聲痛苦的低吟。
汝月芬的呻吟,叫阿德既揪心又驚喜,那呻吟令他的胸口一陣陣脹痛,但同時,他也清楚這個汝月芬算是得救了。
猛然間,一直忙着替汝月芬揩汗的郝妹一聲驚叫:「小芬醒了!」
阿德扭臉一看,汝月芬熱汗涔涔的臉頰紅艷欲滴,兩隻眼睛眨一眨,立即放出一脈活氣,繼而大放光明,像阿德第1次在她家見過的那般模樣,猶如出水嬌蓮。汝月芬深深地看了阿德一眼,又慢慢地閉上了眼睛,顯得異常虛弱。
郝妹掩面垂首,喜極而泣。
冒闢塵看著眼前這個女孩甦醒過來,睜開黑幽幽的眼睛看著他的一剎那,覺得他的心尖不知被什麼東西戳中了,那雙滿是哀怨疲倦和悲傷的眼睛,使他許多許多年來積澱在心底的沉積物悄然泛起。他甚至記得很多年前,第1次見到這個女孩的感覺。這個文靜的目光憂鬱的小女孩,使他想到了花妮。面對這個女孩的眼睛,他覺得金龍草用在這個女孩身上是物有所值的,她彷彿就是他印象中正在長大着的花妮。時尚書屋
冒闢塵這時猛然生出了一種想一生一世保護這個女孩的衝動。
「醒了,喔喲,觀音菩薩唉!」蒲包老太也是一聲長調驚叫。
「這就好,這就好!」冒闢塵也是一臉壓抑不住的興奮,那對一直透着些暴戾之氣的眼睛居然掠過一絲羞澀。
蒲包老太拍手拍腳對牛郎中道:「賽過仙草呵,你的藥草!」
郝妹一抹眼淚,不顧冒闢塵阻攔,死活跪下,對他咚地磕了一個響頭。
「這頭是要磕,要磕的!」蒲包老太拉著再次去攔擋郝妹磕頭的冒闢塵。
郝妹拜完冒闢塵後,又站在一邊嗚哩嗚哩地哭起來。
一串眼淚迅速地划過汝月芬腦門滴在地下,阿德見狀,眼圈立即也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