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5 頁


此時此刻,阿德覺得這個牛郎中叔叔是世界上最最可親可敬的人了。他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同汝月芬說這個牛郎中叔叔在警所的事,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問候一下這個牛郎中叔叔。人家遭了這樣大的罪,問都不問一聲,顯得特別失禮。剛纔忙
作者:胡蜂 / 頁數:(115 / 0)

「咋回事,咋回事?」有幾個人路過門口聽見哭聲,都圍攏過來,其中夾着那個賣香煙的人。他們七嘴八舌地問訊,臉上寫滿了好奇,聲音中透着興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走,人家要死要活,看啥個熱閙!」蒲包老太煩死了,她揮着手,像趕鴨子似的,將人趕出門去。接着,她又吞吞吐吐問這個牛郎中:「這啥個藥,像煞盜來的仙草,這樣的靈法子……阿要幾多銅鈿的呀?」
冒闢塵馬上皺緊眉頭,一搖手道:「啥人再說銅鈿銀子的事,我就趕人了!」
蒲包老太連忙說:「我……我問問,只是問問。那麼我替小芬,小芬她娘多謝了。好人,善人呵,你個牛郎中!」
此時此刻,阿德覺得這個牛郎中叔叔是世界上最最可親可敬的人了。他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同汝月芬說這個牛郎中叔叔在警所的事,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問候一下這個牛郎中叔叔。人家遭了這樣大的罪,問都不問一聲,顯得特別失禮。剛纔忙着救汝月芬,也沒顧上。時尚書屋
於是,阿德決定問問他的傷全好了沒有。
「叔叔的傷全好了啊,好得真快呀!」阿德捏着手腕,仰起刷白的臉,齜牙咧嘴地看著冒闢塵說。
但冒闢塵沒有回答,只是使勁地摸了摸阿德的頭。從冒闢塵的手上,阿德一下子感覺到了他要說什麼了。那手彷彿對他阿德說,謝了,幸虧你了,我心裡有數!阿德高興極了。
冒闢塵轉而看了看阿德的脖頸,終於問道:「你的玉珮呢?」
阿德發覺冒闢塵剛纔已經幾次看過他的頭頸了,他忙不迭地告訴這個牛郎中叔叔:「喏,就是那個施警長借走了。」

「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若有所思地沉吟道,臉上又恢復了原先的表情,慢慢地朝西屋走去。
阿德突然覺得把玉借給施朝安,很對不住冒闢塵。那個施警長叫人把他打得血糊拉拉的,可他阿德還要借玉。他抱歉極了,追過去對冒闢塵一迭聲地道說道:「對不住,牛郎中叔叔,真個對不住了!」
冒闢塵笑了,他向阿德一揮手,就推門進去了。
阿德忽然想到那牛郎中叔叔在司空坊老橋看到這塊玉的樣子,他冒出了一個念頭:一還回來,就送給他!同他救汝月芬的命相比,送這麼塊破玉,算得了什麼!爹爹和娘要是問起來,就說繩斷了,玉丟了,頂多敲一頓,撐死了,還能咋樣!
牛郎中是神醫的消息在外頭不脛而走,聞訊而來的人在門口越聚越多,蒲包老太趕忙出去擋駕,不讓人擁進來。
眼淚始終答答滴的郝妹,再次把渾身是汗的女兒用薄棉被裹得嚴嚴實實的,一把抱起,準備回家。蒲包老太開始推人,好讓郝妹娘倆出門。但她同時,對郝妹朝西屋努努嘴,示意高興得昏了頭的郝妹再向冒闢塵謝一聲。郝妹恍然地「嗯」一聲,抬起衣袖擦把眼淚,抱著女兒,反身推開西屋房門,阿德很想跟了過去看看冒闢塵屋裡啥樣。時尚書屋
但被蒲包老太叫住,讓他去還對面人家的菜刀。阿德從桌上拖過菜刀,就奔出門去。
站在桌邊的冒闢塵手握正要放入匣中的錢袋,聽到門開了,才知道自己沒有閂死房門。他如一匹孤狼,渾身一震,一旋身子,就過來了。他在轉身的同時,手裡已經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柳葉刀。
郝妹大驚失色地看著那把令人膽寒的柳葉刀,繼而看到了冒闢塵手裡的那只黑牛皮錢袋。這錢袋袋外那一隻由銀絲綴成翩然翻飛的鳳蝶,一下撞入了她的眼睛。她一眼就認出了這只當年在連大爺家血案現場出現過的錢袋,臉上依次閃過了驚異恐慌和排斥的表情。
冒闢塵手裡的柳葉刀抖了抖,眼裡飄過了一絲令人不難察覺的殺氣,他很清楚,這汝家娘子這種表情,表明她在小連莊或者是王莊見過這只錢袋。但他隨即收起錢袋和手中刀。
他嚥了口唾沫,想說這只錢袋是撿的,普天之下,只有這一隻錢袋不成!但他感覺到這種解釋,可能會弄巧成拙,反而會使這個女人對他產生更加強烈的排斥。她現在只要哇啦啦喊一聲,那麼,頃刻間,他所有計劃,統統都將化為泡影,什麼國仇家恨都將無從談起。他冒闢塵就他娘地為這一天活着的,絶不能讓這個女人給攪了!他想弄清她是那兩家殺胚的什麼人,再採取什麼對策。
「嫂嫂不是鎮上人,老底子在哪住着呢?」冒闢塵冷冷地問道。
「黑龍潭的小連莊!」郝妹兩眼發直,聲音異樣地答道。
「你是那家的什麼人?」冒闢塵緊緊地抓住他的紅木匣子,眼中充滿着哀怨和絶望。
「什麼人也不是,鄰舍隔壁!」郝妹的眼前晃動着滿臉慈祥的連大爺和他一家人的面孔,她深深地吸了口氣,低下頭來對冒闢塵說道,「你是我女兒的救命恩人,常言道,知恩報恩……你要把我怎樣都行……我只想問一句,這是為了什麼……」

轉眼間,已是一臉沉靜的冒闢塵沉吟道:「就是你說的,知恩報恩,有仇報仇!」
這時,最初的那陣驚慌從郝妹眼裡消失了,她記起了連二嬸說的連大爺那只不翼而飛的楠木盒子。她抬起眼來直視着冒闢塵帶著幾分鄙薄地說道:「知恩報恩,有仇報仇?可聽講……有人積攢了一生的錢財,全放在一隻木盒裡,那木盒隨後再沒找着。」

「那會兒,剛收拾完這賊胚,他家裡已經有人醒過來了。千鈞一髮,誰會顧得上這種什麼盒子!」冒闢塵毫不迴避地看著眼神開始變得鋭利起來的郝妹,他覺得她壓根兒不相信他說的,於是指着包裹着的沉沉睡去的汝月芬道,「嫂嫂,你不知道剛纔你女兒喝下去的這株藥草,叫什麼草,你也不知道這株藥草的價值,但我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