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6 頁


,倒栽蔥插進他自家門口的那口糞缸裡,活活悶死的慘樣。她的臉又繃緊起來了,此刻她直想問問,連大爺把你個牛郎中咋了,你要這樣殘忍法子。「說啥哉,這麼半日,走吧,回頭再來謝,先走吧!」一直站在門口不讓那些人進來的蒲包老太催
作者:胡蜂 / 頁數:(116 / 0)

「哦……可不是嗎,這可是能使人起死回春的藥草呵!」郝妹的眼神立即又變得柔和了起來。但一想到連大爺的五個兒子四個媳婦三個孫子兩個孫女被勒殺後的慘狀,她的呼吸又變得粗重起來了。她又仿如討債似地問道:「上代的事,是上代的事,可同他的兒子,還有那些媳婦小把戲有什麼相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深深地嘆道:「這也是那個人在想的問題。除了那個老幫子,賊強盜,他的兒子和那些女人同小把戲的事,跟那個人一點兒不相干,就同那個足有一兩百斤的精壯漢子,被人在河灘頭摜成肉餅的事,同他毫不相幹一樣!」
「老四不是人殺的,這世上沒有人有如此神力!」這在當年是有定論的,誰都把這賬算在了那黑煞頭上了。看來,他的話沒有什麼虛頭。但郝妹看著眼前這個當年在山岩上如猱似猴地蕩來蕩去的人,又想起慈眉善目的連大爺被剜眼割舌,捆成粽子,倒栽蔥插進他自家門口的那口糞缸裡,活活悶死的慘樣。她的臉又繃緊起來了,此刻她直想問問,連大爺把你個牛郎中咋了,你要這樣殘忍法子。時尚書屋
「說啥哉,這麼半日,走吧,回頭再來謝,先走吧!」一直站在門口不讓那些人進來的蒲包老太催道。郝妹抱著女兒朝一臉冷峻的冒闢塵瞥了一眼,耷拉著眼皮,腔調生硬地向他道聲謝,轉身出了西屋,
冒闢塵萬般無奈地向郝妹繃緊着的背影喊道:「嫂嫂……」

「你那樣做事,自有你的道理,我不管,也管不了。我剛纔說了,你是我女兒的救命恩人,別說瞞掉一樁陳年隔宿的事了,我就是為你做牛做馬都肯的。你大可以把心放在肚子裡的!」郝妹頭也不回地說著,從大門走了出去。
「剛纔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成了這樣的了!」阿德捏着手腕,詫異地看著轉眼間都變了臉色的冒闢塵和郝妹。
神情陰鬱的冒闢塵看著阿德的手腕,一句話也沒有說,還是使勁地摸了摸他的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覺得自己的心裡暖暖的,使勁地向這個牛郎中叔叔點了點頭,便尾隨開始馱着汝月芬的郝妹,走了。蒲包老太一邊手向前伸着,像扶着什麼似的,一邊回頭向冒闢塵千恩萬謝。
阿德走在汝月芬和她娘一邊,心裡樂開了懷,他覺得從此在這世上,他多了兩個比自己爹娘還要親的親人。但他不明白的是,汝月芬她娘為什麼一路走,一路要抖個不停。
冒闢塵打發了那個看上去窩窩囊囊的汝家男人,便仔細地閂死大門,拉一拉,再回到西房,在閂死了西房的屋門,他也那麼拉一拉,而後將筆盒、錢袋,一件一件地放回匣裡,掀起一角牆帘布,把匣子送回磚洞中。
合上老磚,放下牆布,他又將原來擺放在那兒的瓶瓶罐罐復歸原位。最後,他仍把那一長包草藥斜放在前,坐在桌邊開始喝酒,直到屋裡墨黑。
他一直深陷在自責中,不能自拔,斷斷不能原諒自己的疏忽。在這期間,他腦子裡幾次冒出要逃走的想法,但終於還是留在桐鎮的念頭占了上風。她不是已經給了他一個承諾嗎?他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斷:汝家娘子雖則深受刺激,但她不是那種空口白話的人,山裡人有一口唾沫一隻釘的民風,她定會信守她和他之間的那個約定的。但萬一,這女人……
該來的擋不住,隨便吧,任什麼都是天意!否則有些事兒,怎麼非這樣,而不是那樣!冒闢塵突然這樣想。想到這裡,他覺得嘩一下子心靜了。
他對著酒壺一口一口地啜着酒,從內衫袋中取出那只用一塊深藍緞子包裹着的小銀鐲。
鐲子很涼潤,帶著一種金屬的固執蜷在他的掌中。握著這鐲頭,他閉着眼睛也能感到鐲上那條張牙舞爪的銀龍片片鱗甲和龍身與鐲身上那種微小至極的變化起伏。
娘說這銀鐲有一對,但不是那種龍鳳鐲,而是一對孿生龍鐲,他和姐姐花妮,一人一隻。
娘從來都沒有怨過爹,他也不怨爹,他一懂人事,便知道自己是個私生子,但他不怨。幹嗎要怨爹呵,娘喜歡爹呀!當一個人真心喜歡另一個人時,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是捨不得呢?
娘也是自幼習畫,但從無高人指點教授。外公與爺爺相識,一日,這兩個老的,在同是兩人世交的一老友家中相聚,外公向爺爺說及娘求師如渴,但苦於無人教習。於是老友中介,爺爺客氣一番,便派爹爹隔三差五搭航船去一趟外公家,爹爹那時已經訂婚,但與娘日久見情,最後便雙雙墜入情網。爹娶了大娘後,不得已便與娘斷了。時尚書屋
此後,爹便有了姐姐花妮,但娘卻始終未嫁。幾年後的一日,爹與娘在外公和爺爺的那個老友家重逢時,復發舊情,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爹與娘瞞天過海,爺爺和外公兩家無一人知曉,直到娘有孕在身。於是山巒崩塌,天塌地陷,但娘打死不招,因而外公到死也不知那姦夫是何許人,而爺爺就更不必說了。
娘身懷六甲之時,被趕出了家門,隻身去了省城,養下了他。起初他和娘不時得到爹的接濟,還能聊以度日,但自從爹一家全都葬身火海之後,他和娘的生活就此墜入困頓,那會兒他剛滿一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