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18 頁


清麗明淨的天空,覺得活着真好。 阿德突然在路邊一扇窗玻璃上看到了自己,於是便貼上去左顧右盼一番。在家中照鏡子,爹要罵的。他對自己的長相忽然很不滿意,他對窗玻璃說:「原來怎麼沒看出來,這樣難看!」他尤其對下巴頦上有一粒
作者:胡蜂 / 頁數:(118 / 0)

「別在人家家裡吃中飯,迴轉來吃中飯,吃過中飯再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爹說。爹知道他要去哪,提出的只是別在人家家裡吃中飯這樣一個要求,阿德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去吧,你娘回來我跟她說。」
爹給了他早點心的錢,開始給自己泡茶了,他每天早上都要空腹飲茶,而後才再吃早點心。
阿德本來就沒打算等娘買完小菜回來再走,爹這麼一說,弄得他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像不認識這個爹似地看了爹一眼,就邁小步出門了。但一出自家弄堂口,他就開始飛奔起來。
街上人不多,天色灰濛蒙的,有點霧。濕潤的樹木在路邊輕輕舞動着枝葉,有的枝梢還被抹上一片一縷一點紅霞,顯得特別精精神神的。但太陽一會兒功夫就躥上了人家的屋頂,阿德看看路邊人家玻璃窗上那個血紅的大圓太陽,又回頭看看跳出人家屋脊的那輪血紅的大圓太陽和一方清麗明淨的天空,覺得活着真好。
阿德突然在路邊一扇窗玻璃上看到了自己,於是便貼上去左顧右盼一番。在家中照鏡子,爹要罵的。他對自己的長相忽然很不滿意,他對窗玻璃說:「原來怎麼沒看出來,這樣難看!」他尤其對下巴頦上有一粒芝麻大小的痣很是氣惱。
「做啥?」窗口猛然探出一張皺縮如核桃的老太太臉。
阿德被嚇了一跳,立即撒着歡往大橋頭跑去,他要去買大餅油條。
施亞平又沿著大河的堤岸跑了回來,然後直接沿河岸再跑回學堂,他每天都這麼幹,但放假這兩天,他就一路跑到山塘街去吃朱阿興的頭湯麵。他仍在學堂的鐘樓上住,施艷林去萬先生那兒過夜,而徐先生則回了鄉下去了。那些匠人日裡夜裡都在忙,煩是煩了點,但踏實,他們通過各種聲響,造出了一天世界的人氣來。否則,一個人住在這,他還真有點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父母親,還有兄弟姐妹都在竹林如海的安吉,唯獨他一人落腳在這異鄉客地。這一切都是因為施艷林那個該死的丈夫。施艷林的男人,也是這所學堂的先生,喜歡寫寫畫畫。他們相識在一次筆會中。時尚書屋
此後,他們便常有書信往來,甚是投緣。於是,他一畢業,這個筆友一招呼,他就來了。
這位筆友是他在桐鎮唯一的談話夥伴,但前年竟毅然去投軍了。施亞平似乎覺得,這位筆友之所以投筆從戎,恐怕與施艷林失貞有關。臨行前,這筆友再三相邀,他雖然對教書已經厭惡極了,但還是拒絶這種邀請。
施亞平厭惡一切戰爭。在他看來目前這北軍南軍之戰仍然可以一言蔽之:春秋無義戰。一如孫大炮所言:「吾國之大患,莫大於武人之爭雄,南與北如一丘之貉,雖號稱護法之省,亦莫肯俯首于法律及民意之下。」
這個護國,那個靖國,這個唱罷,那個登場,熙熙攘攘,皆為一己一黨私利而來,聽其言今日共和,明日共和,而觀其行則是調戲共和,假共和之命,行皇權之實,掛羊頭賣狗肉而已!
他一向認為,溥儀絶不是中國的末代皇帝,或者說他只是大清國的末代皇帝,中國過去將來都不乏「彼可取而代之」者,這是一個「真命天子」繼往開來的國家。觸目皆是幾近奴化畏權畏勢畏死的群氓,放眼一望,遍地是惟武力是從的奸雄!
如此積貧積弱的老大帝國,怎麼可能結出共和之果?指望這一個個高叫王侯將相無種的亂世英豪,為國為民謀利祈福,無異於緣木求魚,與虎謀皮!舞槍弄棒者,除了一個蔡松坡,施亞平覺得几乎全是草頭王,全是狗屁!
施亞平一邊跑着一邊這樣想著,就覺得特別沒勁了。一會兒人像散開來似的,鬆垮得不成樣子,他不知道這個倒頭國家的出路在哪裡,他自己的出路在哪裡!
他已經有很久不寫東西了,《民生周刊》那個吳編輯來過兩次信來催稿了,但他就是不想寫,沒有心思。
施亞平停下步來,無精打采地走起來了。
真是莫名其妙!這兩天,他連着兩夜都夢見了那條黑蛇,前天僅僅是條蛇,呈乙字形弔在樑上,三角形的蛇首和半截蛇身如鞦韆般地在半空中蕩來蕩去,那雙綠瑩瑩的眼睛則始終不渝地盯着他,看得他心裡毛紮紮的。而昨晚,那蛇則變成了一個黑衣少年,掉了半拉腦袋,仍然死死地盯着他看,他知道那是條蛇。這黑衣少年,快天亮時才走,臨走前撂下一句話來:「我是汝月芬的哥,要你管!」
汝月芬幫卞德青如何作弊的事,施艷林同他一說清楚,他就如釋重負了。要不然,這女孩實在叫人感到恐怖。可是一想到由鳥巢飄然而下,後來又從施艷林房間氣窗裡逃逸的那道紅晃晃的光,他還是感到很困惑。到底是連着兩回見到的呀!這光不僅是他一個人見了,如果單是他一個人從窗口上看到的,那也就罷了!什麼睡眠不足,眼花繚亂,怎麼都成,可那到底是他同施艷林一齊親眼所見的呀!他沒法將那道紅晃晃的光當作幻視幻覺。時尚書屋
然而靈異的東西只能在《聊齋》裡,否則不是造謡惑眾就是精神錯亂。但施亞平馬上又問自己,可是這生命存在,非得是你們人類所認識的那種合成方式?要知道,那完全是建立在你們人類,對人本身的認識基礎之上的!
得,得,又來了!施亞平笑了,他趕忙剎住,而後使大力擴胸踢腿,走入人影幢幢的大街。
「呃,卞德青!」施亞平看到阿德手裡拿了大餅油條匆匆從他面前跑過,就喊住了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