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2 頁


種較勁全是秘而不宣的,有關這一點,阿德是清清楚楚的。阿德還清楚那個長得又壯又黑的男孩,是蚌殼弄的頭兒。不用搭脈,一望便知。 哈松在蚌殼弄的那撥人一片唧唧喳喳聲中,奮力將一塊瓦片削了出去,瓦片在水面上嗖嗖嗖地帶出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2 / 0)

紅衣女孩若有所思地凝視着湖面,時斷時續地將手中各色野花拋入湖中。另一個女孩,用青竹條撈着湖中的水草。那些被她撈起來的好似龍鬚菊的水草吸附着零零星星的白殻小螺螄,亂亂地堆成小堆,水草草葉迅速脫水,皺縮着很難看地堆在河灘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認識這個文靜似水的紅衣女孩。他和她家雖則隔開好幾條街弄,可偶爾也會打個照面,不過卻從未說過一句話。每次都是她走出很遠,他才折身趕過去幾步,細細地看那個紅晃晃的背影消失。
鎮上的小孩結幫大都以住地劃塊,有時互不相識的兩幫,為點屁事火拚前,報上名頭時,全是我是什麼街或者什麼弄的誰誰誰。這蚌殼弄的同他們藕河街的剛纔相互一通報,便一聲不吭地開始削水片比賽。這種較勁全是秘而不宣的,有關這一點,阿德是清清楚楚的。阿德還清楚那個長得又壯又黑的男孩,是蚌殼弄的頭兒。時尚書屋
不用搭脈,一望便知。
哈松在蚌殼弄的那撥人一片唧唧喳喳聲中,奮力將一塊瓦片削了出去,瓦片在水面上嗖嗖嗖地帶出一圈又一圈水花。
「五個!」蚌殼弄的人齊聲喊道。
阿德選出了兩片特別上手的瓦片,二話沒有,歪頭展臂,一抖腕。只見那瓦片劈劈劈激起一連串大大小小數不過來的水花,然後前搖後晃,稍息片刻,悠悠沉入水中。
哈松在藕河街的人的歡呼聲中,向阿德翻了一次白眼,又翻了一次白眼。但阿德完全無所謂,讓人沒勁的是削完水片,他向那個紅衣女孩丟了一眼,發現她看都沒有向這兒看過。
蚌殼弄的那個叫泉福的胖墩,立即挺身而出,削出一片。
「一、二、三,觸!」蚌殼弄的人很是泄氣。
長得尖嘴猴腮的阿鐘挺起他高高的鷄胸,咬牙切齒,噴出一口大氣,也削出一片。
「一、二、三、四、五、六——」藕河街的人像唱票似地唱道。
「觸!」哈松低聲罵道。
比賽結果,藕河街遙遙領先。他們的瓦片,削得比蚌殼弄的圈多不說,還比他們遠,而且還密。這自然惹得蚌殼弄的人很是不滿。
削水片比賽,不歡而散。他們自動分成兩撥,分別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阿鐘遠離眾人,在湖灘上溜躂着。他突然沙啞着嗓子叫了起來:「金山,快點來呢,一條死蛇哎!」
阿鐘是藕河街有名的賊眼,沒有他發現不了的物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叫金山的同樣也長得瘦骨嶙峋的,他爹開了一爿米行,不像阿鐘家頓頓素小菜,但用金山娘的話說,肉呀魚呀盡多盡少都倒得進去的,但他就是隻長骨頭不長肉。
一聽阿鐘喊,金山撩起汗褂擦着臉上的汗,露着半扇琵琶肋骨,顛顛地奔過來了。
隔開一段距離的兩撥人,蜂擁而至,又迅速匯成一股。
死蛇,如一大捆草繩,隱在一片漿板草下。烏青色的蛇身粗如鍬把,散散亂亂,七扭八歪,與水草融為一色。但有蜂窩狀圖案的蛇腹,卻是一片乳黃色,新新鮮鮮,煞是搶眼。
「泉……」
蚌殼弄的哈松推推一邊的泉福,但突然掩口噤聲。
「到你屋裡去困覺,你……你想害人呵!」金山忽然醒悟過來了,哭聲哭腔地向發現死蛇的阿鐘撲去。
「不是有意的呀,又不是有意的!」自知闖禍的阿鐘雙手護頭,任憑金山劈頭蓋臉打上來。
「沒完了嗎?」阿德見金山又下腳踢人,上前拖開阿鍾不滿地說。
「今夜裡,要有一點點事,就找他算賬!」紅衣女孩身邊的小姑娘為金山抱不平。
大家都知道,看見蛇,尤其是死蛇,不能說人名,否則必有禍事上身。夜裡,死蛇找上門來的事,又不是沒聽說過。阿鐘號哭着離群而去。一個小小孩獨自一人翹着屁股,在亂磚堆裡翻尋什麼。時尚書屋
哭着跑過來的阿鐘飛起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小小孩一個狗吃屎,一臉泥爬起來,扎着兩隻臟手,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路「姆媽來呀,姆媽來呀」,跟在同樣哭天抹淚的阿鐘後面離開湖岸。
死蛇隨着水草起伏不定。
阿德見獨自站在一邊的紅衣女孩眼神憂鬱,臉色發白,他心裡很不好受。
「叫綽號行不?」有人問。
「那也不行!」哈松權威地說。
「白皮頭,這蛇咋死的?」泉福不無得意地問哈松。
「矮佬佬,你說說看!」哈松也很得意地向一個矮小的男孩投去一眼,嗓門高高地說。
夕陽,銅鑼似的,又大又圓,彤紅彤紅落在湖對岸。紅衣女孩一聲不出,兀自面湖而立。
晚霞打在紅衣女孩的前胸後背,她全身籠罩在一片炫目的紅光之中。
阿德聽著他們怪腔怪調地胡亂稱呼,覺得真他媽的滑稽,也很噁心。又不是你們弄殺的,怕個屁!
「我叫卞德青,住藕河街四十七號!」阿德腦子一熱就這麼說了。
「你傻了哇,你傻了哇!」住阿德對門的玲玲凶悍地搖着他的臂膀。
霎時,藕河街、蚌殼弄的人,眼裡滿是哀憐地看著阿德。在死蛇跟前說出人名,本來就是一劫,那死蛇會在月黑風高中喊着聽來的人名,四處遊走,滿世界找人,但若是無人應答,死蛇只是無的放矢,它不知你住哪,還不能把你咋的。這個阿德居然直接報出名字地址,那麼,死路一條!
阿德眼尾掃一眼紅衣女孩。她一直看著死蛇,一臉淒惻,似乎並未留意他的壯舉。
說話間,走來一個粗壯的中年農夫,隔老遠就喊:「哎,你們看啥,死蛇一條,對吧!」
紅衣女孩突然杏目圓睜,凜然地看著中年農夫。
「幹嗎,這麼看人,寒絲絲的!」中年農夫對紅衣女孩道。
紅衣女孩垂下眼睛,向邊上走出幾步。她的眼裡是一片躍動着的火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