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21 頁


着身子走過去,挨着床沿坐下。 汝月芬對阿德耳語道:「前日夜裡,一條大得不能再大的蛇。」 「比那日在桑林外頭還大?」阿德頭髮根子又豎起來了。 汝月芬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可這是為啥?究竟是為了啥?」阿德連
作者:胡蜂 / 頁數:(121 / 0)

娘雙眼閉緊,使出渾身的力氣將小女兒的頭臉死死地摁進了滿滿噹噹的水盆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時候,娘有一次也給嚷嚷着頭癢的她洗頭,對她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娘當時還說,一個妖怪,不弄殺伊做啥,讓伊大起來害人呵!從此,郝妹即使頭癢難熬,她也不再叫喚,娘一說,來,給咱妮子洗個頭吧!她的心尖就會顫慄起來。
郝妹彎腰對著面盆,沾着一頭兩手的洋胰子泡沫,愣在了那兒。她忽然聽到樓上傳來了女兒一陣壓抑的哭聲,眼淚就撲撲簌簌地滾落進了面盆的水中。
汝月芬慢慢地止住了眼淚,不哭了。過了一會兒,她向阿德招招手,要他坐到她的床跟前來。阿德僵着身子走過去,挨着床沿坐下。
汝月芬對阿德耳語道:「前日夜裡,一條大得不能再大的蛇。」

「比那日在桑林外頭還大?」阿德頭髮根子又豎起來了。
汝月芬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可這是為啥?究竟是為了啥?」阿德連連問道。
汝月芬茫然地搖了搖頭。
於是阿德就使勁地問自己:那條大蛇為什麼要取她性命?這條大蛇為什麼不像那些蛇行裡的蛇那樣,滿世界地去找像高申這樣的人,而要找她汝月芬?
「其實那條大蛇沒有惡意。」
汝月芬眼睛亮亮地看著阿德說。
「那它是想到你家來做客人?」阿德調侃道,「認你做親眷!」
「我只是說那條大蛇沒有惡意!」汝月芬認真地點頭道,「到學堂裡來的那些蛇,也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人這樣招蛇,這可如何是好啊!阿德疑惑地看著汝月芬心想。同時,他對那些大蛇小蛇,有點怨。但汝月芬不許他那樣。
「它們一開始沒有咬人,人亂套了,蛇才亂套了。」
汝月芬沉思道,「這世上有毒的東西多了,但它們有人毒嗎?這世上有人不招惹的東西嗎?不管有毒還是無毒的,它們都逃不過人的手掌心!好些毒物,它們有時確實會危及人的性命,可一般來說,人不去惹它,它也不會惹人。你們自家要活,但也得讓人家活呀!」
阿德的眼睛開始矇矓起來,他想不通為什麼這個汝月芬總是能想出一些他從未想過的問題來。阿德記起他還是個小小孩時就曾對娘說過,獵人都該下地獄,他們打殺那麼多可愛美麗的小動物。具體到對蛇趕盡殺絶的人來說,他覺得高申這樣的人該死,但那些吃蛇人也該死,沒有那些整日價張開嘴吧嗒吧嗒吃蛇的人,不是這些貨色嗜蛇如命,哪有這些捉蛇的販子和殺蛇的殺家?
汝月芬是對的,她總是對的。阿德一下對那條黑蛇,有了幾分愧疚。
「我覺得我也該像我爹那樣吃素了。」
阿德說。
「哦,為什麼?」汝月芬眼睛亮亮地盯着阿德問。
阿德向汝月芬講起了她出事當日夜裡,他們幾個親眼目睹一領紅得發亮的綢帶攜着星星點點的光斑,在塔尖上舒展開來,而後飄飄忽忽地順塔蕩下。
阿德突然看到汝月芬的臉上掠過一抹極為詭異的微笑,這令他生出幾分不適,這微笑與這張漂亮文靜同時也很虛弱的面孔很不相配。他本來還想說說,既然這是一個有靈世界,那麼這也就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世界。不做壞事,只行善事的人才能有好報。但這會兒他琢磨起汝月芬剛纔的笑來了。時尚書屋
汝月芬忽然正色地問阿德:「哎,如果你能變成這世上任何一種動物,你變啥?」
阿德不假思索地說道:「馬,那種野馬!你呢?」
「鳥!」汝月芬仰天想了想,淡淡地笑道,接着她又眨眨眼睛問道,「你不喜歡蛇,是吧?」
阿德仔細地想了一下,認真地點點頭。因為蛇,他還不喜歡與蛇類似的鱔魚,還有黑魚,他端詳過黑魚頭,覺得也像蛇,那種蟒蛇,由此還可推及到甲魚和龜。
「這世上沒什麼人會喜歡蛇的。」
汝月芬皺着眉頭輕嘆一聲。
阿德脫口道:「也不見得!」
「為什麼?」汝月芬前傾着身子,急急追問道。
「男人喜歡美女蛇!」阿德笑道。
汝月芬嗔怪地打掉了阿德撐在床沿上的手,隨即又變得有幾分憂鬱了。
汝月芬因為憐蛇而惜蛇,阿德理解,但再怎麼樣也沒有一個人願意自己變成一條蛇的,而人想變作飛鳥或者野馬的想法是可以叫人接受的,他以為。
阿德凝視着面前這張安靜而又帶著幾分孤寂的臉,不想說蛇的事了,桐鎮這些天發生了那麼多與蛇有關的事。
阿德抬頭又看了看屋頂,想著那兒竟盤着過一條能掀開屋面的蛇,心裡不覺有些涼颼颼的。但想著那個蛇郎中跋山涉水去捉拿這條蛇,他又備受刺激。他很興奮地同汝月芬說起了陸子磯,說起了他第1次在大橋頭見到陸子磯的情形。
牛郎中叔叔關照過,說為了出毒,汝月芬要不停地喝水。因而汝月芬不停地在喝水。於是,他一會兒一趟,一會兒一趟地到樓上拎熱水瓶上來。汝月芬她娘讓他也喝,那種糖湯水。時尚書屋
汝月芬她娘看他的眼神現在很像阿德自家的娘了。
「這個冒……叔叔,人怪怪的,想不到也是好人,真不知道怎麼報答他才好呢!我原本還不喜歡這個冒叔叔,總覺得他陰陰的,不像是善人。」
汝月芬目光悠遠地看著窗外,無限感激地嘆道,「娘說沒有那個蛇郎中伯伯給娘的兩粒解毒丸,恐怕也撐不了那麼久。那藥丸是娘買蛇藥的時候,蛇郎中伯伯白送給娘的。娘聽外頭講那個中毒的王大毛就是靠蛇郎中伯伯那幾粒藥丸,一直活到現在。」

阿德使勁地點着頭,那個蛇郎中伯伯的情,他也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